第1014章 来龙去脉(3更)


    简约被送进icu病房,因为案子的缘故,院方安排她住在一个独立的单间里,外面有民警二十四小时看护。

    陪着她,我隔着床单握着简约的手,最后在特护室门口停下,被拦住。

    负责为简约做手术的专家告诉我们,手术很成功,正常情况下简约不会有生命危险,但还需要仔细观察一段时间。

    这个周期最短是三天,如果病人不能在术后四十八小时内苏醒,很可能转为神经不活跃类似深睡眠状态,最坏的结果就是植物人。

    之所以和我们这样说,大夫的依据是简约头部遭到重击,还好当时应该抬胳膊挡了一下,小臂骨折,但毕竟被打到了。

    天可怜见,简约脑部ct和多普勒彩超的检查结果显示并没有血块,应该不存在压迫脑神经的情况。

    就是说,除了身体多处骨折需要卧床静养外,简约的情况算是不幸中的万幸,脑部、内脏都没有出现大出血现象,身上的血迹属于皮外伤,看着流了不少血,但并不是我们想象的那样严重。

    这个消息令所有人都长处一口气,也许就像专家说的,被打成这样还没生命危险,简直就是奇迹了。

    为了宽我们心,这个四十多岁一脸精干的外科主任告诉我们,“一般来说,这种身体被钝器狠狠击中的情况甚至比利器刺穿还要可怕。因为很多隐患当时发现不了,等到病人送来,才发现大脑或者脏器严重受损,我们多次遇到类似情况,患者体表没有创口,可动手术的时候才发现体内大出血,根本抢救不过来。”

    我们谁都没说话,听着,只有听着。

    对方最后道,“以我的经验,虽然不敢打包票,但简约的情况应该属于比较乐观的一类,放心吧,只要挺过四十八小时并且及时苏醒,就没问题了!”

    主刀医师甚至抬手拍了我两下说,“江先生,你是简约的亲属吧?放心,她不会有事的。”

    我诺诺地说不出话,只能不断的、重复说着,“好,好,感谢,太谢谢您了。”

    “不用这么多人,留一两个家属陪着,其他人都散了吧,走廊不能留太多人。”

    对方说完,冲我们点点头,离开。

    直到这时,我的心才算基本放下。

    可这种心放到肚子里的状态,却并未让我有任何轻松感,相反,尽管不再提心吊胆惴惴不安,却变得愈发沉重。

    英婕和吴娜都不走,说什么也要留下陪简约。

    于是,当姜队、杨队等人离开后,我独自走到医院外,看着早已星光闪烁以及万家灯火,点上烟,思索起来。

    我必须面对并且正视一个问题:当简约醒来,痊愈出院,我该怎么面对她,该如何处理和她的关系。

    蛋疼啊!

    我可以为了她奋不顾身,用我的生命去换也在所不惜,可…婚姻呢?我能给她吗?

    简约受伤之前,我还可以因为雨茗、因为孩子,狠着心和她分手,但现在呢,我还能再说一次吗?

    虽然看起来,简约这次遇险和我没有直接关系,但我却比任何人都清楚,要不是因为我,简约根本不存在被王涵伤害的可能!

    事实上,王涵最初也是最终的目标就是弄死我,泄愤、报复!

    但王涵年龄大了,对付我他没把握,而且因为孟婕的缘故,王涵想调动南京街面上的灰色势力对我下手,不但有难度而且很可能走漏风声。

    更何况,如今明眼人都能看出王涵已经日薄西山,就特么是丧家犬,谁还会为他卖命啊!

    于是,他一个人动不了我,只能报复我深爱的女人。

    很不幸,简约成了牺牲品…

    叼着烟,我一边担心简约的情况,又为随后必将面对的难题头疼不已。

    唉,我就搞不明白了,难道别人谈恋爱都和我的情况一样吗?是不是都类似?都要历经种种波折?

    关键是,怎么解决?结局又如何?谁能告诉我?

    连着抽了好几根烟,我一脸萧瑟,再次回到icu外。

    见我进来,英婕道,“潮哥,你回去吧,这里有我和娜姐呢,留太多人没意义的,医生都说了简约应该问题不大,你就别一起耗着了…唉,雨茗有身孕,你还是回去陪她吧。”

    我盯着英婕,好半天才说,“英婕,你说这话有意思吗?这时候你觉得我能离开?”

    见我语气不好,吴娜连忙打圆场,说,“江潮,人家英警官也是好意,你的情况和我俩不一样,我们不拖家不带口,在医院守着没关系的…当然,如果你一定要留下,那就留下吧,别动不动就暴躁。”

    我哼了一声,挨着英婕坐下问,“英婕,警方那边有消息了吗?王涵归案没有?”

    “哪儿那么快!”

    英婕白我一眼,“虽然通缉令已经发下去了,但以王涵的一贯作风,这家伙动手前肯定将后路都想好了,说句难听的,不定已经逃到外市外省了,不好抓的。”

    我没说话,英婕又道,“唉,这件事其实我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