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6章 射影含沙了?!(内附上千字免费作者有话)


    吴娜的话让我陷入沉思。

    也许她说的对,法律上,我不是简约什么人,但情感和道义上,我又是她最亲近的那个唯一。

    这个世界上,除去她父母,能让简约不顾一切生死追随的,也只有我这个负心汉了。

    不管了,这次我就为简约做一次主好了。

    大致心里有谱,我对吴娜道,“娜姐,你的意思我懂了,那成,我不去想太多,不缩手缩脚,追求初心吧…暂时不告诉老人家了,省得他们担心。”

    吴娜笑了,狠狠点着头,“这才对嘛!江潮,我选你当我们家在南京的代言人,甚至最后把那么一大笔钱白送给你,除了报恩,还有就是看中你的能力、魄力!要我说,小潮你这个人什么都好,尤其干事业是一把好手,但却不会处理男女之间那点儿事!”

    我不服气,辩解,“娜姐,我的情况你基本都知道了,那你说,我该怎么办?”

    说到这里,我突然想,对啊,干嘛不问问吴娜的意见?

    她是女人,应该比我更了解女孩子心思,从她的角度,我怎么做才是更好的选择?

    “你的情况?你是说…”吴娜明显听懂了,但却故意带着疑惑的口气问我。

    “装傻呢娜姐!”我不满,但又不得不说明白,因为我需要听到吴娜的建议。

    垂下头,我有点不太敢看她,说,“娜姐,你也别难为我了,我真是…唉,真是不扛不住了!你知道的,我和简约在一起四年多快五年,我们曾经爱得那么…那么深也那么真诚、艰难,按说我不该和简约分手,可是,阴差阳错我有了雨茗,而且她也有了我的孩子,难道我可以抛弃她们娘俩吗?不可以的…”

    “嗯,我当然知道!”

    吴娜微微点头,却又问我,“江潮,在我回答你的问题之前,我想知道两件事。”

    “娜姐您说。”

    “第一,你心里怎么想的?我的意思是,没有经过太多思考,直觉是什么?其次,对于她们两个,甚至还有以前和你关系暧昧…江潮,我说暧昧你别怪我啊…那好,我继续说,还有其他那些女人,你能接受什么,不能接受哪些,你先回答我好吗?”

    第一个问题,我听明白了,无外乎就是我的初心、本意、直觉是什么。

    而第二个,我有点不清楚吴娜的意思---什么叫我接受哪些,不接受哪些?这话问的,怎么理解不上去呢?不明所以啊!

    于是我问,“娜姐,啥叫能接受,什么是不能接受?你说具体点。”

    “哎~~~你啊,可真够笨的!”

    吴娜伸出手指在我额头上戳了一下,说,“江潮,这还不是明摆着的事吗,举个例子吧,我知道你和cgt集团那个富家小姐,她是不是叫瑶馨,你们关系很好吧,你挺喜欢她的?”

    “瑶馨单纯漂亮多才多艺,而且家世又好,谁不喜欢啊!娜姐,你是没有听过瑶馨拉小提琴,她的琴技在金陵城很出名的。扶摇这个名字你听过没有?那可是本地文艺圈所有男人心中的女神。”

    “啊?你是说,扶摇就是瑶馨吗?这我还真没想到。”

    “是瑶馨,扶摇就是她!”我当即承认,并道,“所以娜姐,你说瑶馨那么出众的女孩,谁不喜欢啊?靠,如果这样,我是不是生理有毛病啊?”

    “去,烦不烦,注意你的措辞!”吴娜脸色一红,有些不爽。

    “抱歉,哈哈。”和娜姐已经很熟了,我才不在乎这个呢,不过还是收敛了些,说,“但我对瑶馨的感情和爱情无关,我一直把瑶馨看成妹妹,知己好友,从来没有往男女之情上想。”

    吴娜嗯了一声,说,“好,就算你说的是心里话,你对她没有那方面意思,但你总归是喜欢她,对她有好感的,是不是?”

    “是,我对瑶馨,就像对娜姐差不多。”

    “是吗?”

    我的比喻吴娜可能没有想到,不由一愣,停了好几秒,然后突然说,“江潮,你这个回答让我有些措手不及,嘿,我后面的问题忽然不知道该不该问了。”

    “为什么不该问?”顿时,我好奇了,心想,我只是拿我和瑶馨的关系打比方而已,干嘛不敢问了?

    “这…”

    吴娜忽然不说话了,起身,在医院病房外的走廊里来回踱着步。

    转了不知道多少圈,我看得眼晕却又不敢问,心里更是纳闷不已。

    七八分钟后,娜姐在我面前站住,问我,“江潮,你的烟呢,还有没有?”

    “你要抽烟吗?”我更迷糊了,啥时候见到过娜姐抽烟?

    “我不抽,我要看你抽。”

    吴娜俯下身,高雅充满知性的精致面孔距离我的眼睛不过十几厘米远,说,“江潮,我想闻烟味,闻你身上的烟草味道。”

    我笑了,说,“娜姐,你这是肿么了?呵呵,是不是想到某一首歌了?香水有毒吗?”

    “是想到一首歌,但不是你说的,而是辛晓琪那首味道。”

    “辛晓琪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