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那小子是谁?


    吼叫着,我一把推开简约,疯了一样冲进屋里。

    入目是一间足有四十平米的大客厅,布置得美轮美奂各种富丽堂皇。

    耳边传来一阵令人羞臊的呻.吟声,我一扭头,看到挂在墙上的那个60寸液晶电视里,正在播放某些画面极其不堪的岛国爱情动作片…

    刷~~~

    我心如刀绞泪如雨下!

    万万没想到,我这个从大学时期起已经如漆似胶的女友,就在眼看要见双方家长敲定订婚日期的前一个月,会在这样一个淫雨霏霏的夜晚,躲在不知道哪个腌臜货家里看这种不堪入目的片子…

    “江潮,江潮,你听我解释…”简约追上来,面色惊慌。

    “解释,解释个几把,你他妈的是想让我放过那个奸夫是吧?”

    我怒火中烧,冲进厨房直接抓起一把锋利的切菜刀,“通通通”连续踹开这间屋子所有的门,四处寻找简约的奸夫。

    然而,每一个房间全都空无一人,甚至衣柜里床底下窗帘后…所有能藏大活人的地方,也根本没有半个人影。

    “江潮,你…”

    “给老子闭嘴!”

    终于,我的目光转向最后那间紧紧闭着的卫生间,面目狰狞咬牙切齿!

    “通~~~”

    随着我怒不可遏的一脚,卫生间的门被踹得四分五裂,磨砂玻璃哗啦啦掉了下来,碎落满地。

    里面,依然没有人!

    但我却看到,下水道那里的球阀已经被拧开,正汩汩地从下面冒着脏水。

    我算是明白了,为什么我说自己是来修下水管道的,简约便丝毫不提防将门禁打开放我上来。

    我真的无法解释,为什么会那么巧?难道她不知从哪儿找到管道疏通公司的应急电话,正等着有人上门服务?

    雨茗联系不上管道修理公司,而简约却似乎找到了…世上的事儿,就是这样捉弄人!

    天可怜见,我虽然搞不明白为什么雨茗的住所里会出现简约,但恰恰是这种万中无一的巧合,让我亲眼见证了自己女人的背叛!

    嘴唇哆嗦着,我抬起头,双眼再一次被刺得酸楚而疼痛。

    我看到,在卫生间那个简易晾衣杆上,正挂着几件男人的衣服!

    尤其是那件猩红色的大裤衩,就像我那被刀刃割得鲜血淋漓的心脏,触目惊心地在空气中微微飘荡!

    靠在卫生间的墙壁上,我像是被人从身体到精神狠狠蹂躏过一样,慢慢蜷缩成一团。

    而,震天动地的哭号声,也终于从我嗓子眼宣泄出来,在这间四居室的豪宅里刺耳地回荡着…

    “呜呜呜,江潮,你,你听我解释。”

    见到我失魂落魄的样子,简约也哭了,冲上前抱着我,“对不起,我应该事先和你说一下的…”

    她哭得期期艾艾,一分钟之后便已经泣不成声,甚至从嗓子眼儿那里发出阵阵干呕。

    意识,慢慢从天际回到我身体里。

    无论是不是被绿被羞辱,我总要给自己一个说法,也要还原事态一个真相。

    “好,你说,现在就说,统统说清楚。”

    我的声音已经不再出离愤怒,只是那种冰冷刺骨的寒意,却让抱着我的简约浑身哆嗦了一下,不由自主抱得更紧。

    要是以往在我们自己的蜗居,别说我根本舍不得对她高声怒斥,仅仅只需她一个动情的拥抱,我便有天大怒火也会瞬间消失掉,从而迷失在简约的温柔里,不用三秒钟就能剥得她不着片缕…

    此刻,由于姿势的原因,简约蹲在我面前,她睡袍下的景色根本不用我刻意去看,便已经完完全全显现在我眼前。

    丰腴修长的大腿,完全没有小内内阻碍视线的魅惑处,以及胸前那白皙刺眼的峰峦叠嶂…还是如以往那般诱人心魂。

    可,我的眼中已经看不到这些香艳的乐符,有的只是更加刺激神经的迷茫和痛苦。

    站起身,我猛然甩开简约的双臂,颤抖着抽出一根香烟,慢慢点燃…

    “说!那家伙是谁!”

    见我的情绪似乎平静下来,简约却不说话了,她倔强而沉默地站在我对面一言不发。

    “说啊,你倒是给老子说啊!”

    伸出双手,我死死地捏住她的香肩,指甲已经在一瞬间陷入她的皮肤里,仿佛只有通过这样的方式才能减轻我心中的苦楚。

    “唉…”

    终于,简约叹了一口气,她的脸因为疼痛而变得有些扭曲,却并没有挣脱或者叫出声,“江潮,我的解释就是,我简约并没有对不起你…”

    “没有?那你倒是说啊!说明白!”

    我的心一半是怒火燃烧,一半是寒冰刺骨…这种痛,不知道人世间有几个能够体会。

    “对不起,我不该瞒着你,可是,我真的没法明说,对不起…”

    简约抬起头问我,“江潮,你到底信不信我?”

    “信?”

    终于,我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