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我们亲一个还不行嘛?


    我愣住,的确,我说和雨茗是情侣关系就一定是么?难道雨茗不会因为有把柄握在我手中,从而忍气吞声配合我一起骗警察?

    两名公安大哥显然对类似这样的情况经验十足,他们漠然地注视着我们俩,等着我和雨茗‘证明’给他们看。

    “我们本来就是情侣,你们爱信不信!那你说,我们该怎么证明?”

    我有点儿冒火,就算你们是警察,但也不带这么欺负人的吧?怎么着,还要让我俩当面上演一场负距离游戏,这样才能证明彼此是情侣吗?

    “江潮,注意你说话的态度!”

    警察冷冰冰瞪着我,“你还挺嚣张的是吧?你既然报案,就要对报案这件事儿负责!你以为国家权力机构公务人员是你们闹着玩的工具?你俩大晚上躲在房间里卿卿我我舒服够了,闹脾气报警,我们就要冒着狂风暴雨上门协调!告诉你,别说你们现在证明不了自己是情侣关系,就算能证实,我们也会考虑对你们按照‘故意扰乱社会治安、妨害公共秩序’的情况定性,甚至进行起诉…”

    我听得有发蒙,对方这帽子扣得,好像有点儿太大了。

    这时,雨茗终于开口,她温声对两名警察解释道,“警察同志,对不起,我男朋友说话态度不够好,我代表他对两位公安干警道歉。”

    雨茗深深鞠了一个躬,然后温柔地转向我,伸手搂住我的脖子,忽然凑上香唇,紧紧贴住我的嘴,狠狠吻了一下。

    甚至于,由于我被她的动作惊得半张开嘴,我好像感觉到雨茗的小香舌似乎都已经钻进我的口中,滑腻腻地舔了一下…

    看到这一幕,两名警察也有些不好意思,面色稍缓似乎已经相信我们是情侣关系。

    “算了,我们刚才也有些着急,其实你要是像这位女士一样好好解释,我何至于冲你们发火?还有,以后不要动不动就报警,现在神州各地的警力严重不足,我们希望不要再将有限的警力浪费在你们这种滑稽可笑的报案中,听明白了么?”

    我连忙点点头,“懂了,明白了,谢谢两位警察蜀黍!”

    对方便再次狠狠瞪了我一眼,拿出一张表格,让我们在上面填写意见和签字。

    “呼~~~”

    送走两名不速之客,我和雨茗不约而同靠在防盗门两侧的墙壁上,长出一口气。

    我有点儿不敢看雨茗的眼睛,今晚,我给她带来的麻烦好像太多了。

    低下头,我糯糯地说,“雨总…姐,刚才我太冲动,不会说话,让您为难了…”

    “唉,不要再说这个!当时的情况下,也许接吻是最好、最快让对方消除疑虑的办法…你应该知道一句话,‘越描越黑’!我们解释得越多,他们可能反而会更加怀疑!你想啊,如果真是小两口,至于这么费尽口舌解释吗?我们应该有一百种方式来证明彼此的关系,比如,如果你我已经结婚,完全被可以拿出结婚证…”

    我听得出,雨茗是在为刚才和我接吻的举动找借口,但她好像并没有意识到,的确,我们可以有一百种方法来诠释彼此是情侣关系,但好像当着警察的面接吻,应该在这一百种方式里,香艳程度至少能排进前十的…

    那么,雨茗干嘛非要选择接吻的方式呢?

    两人之间的气氛便有些尴尬,我转移话题,“茗姐,要不您先去睡,我尽快将方案赶完,争取明天上午在路上的时候,您还可以看一遍,修缮一下…”

    她默默点头,转身回到自己房间里,轻轻将门关上。

    竖着耳朵,我并没有听到里面上锁或者落下插销的声音,心中暗想,人家雨茗还真是对我信任有加,难道就不怕我半夜三更旧病复发、起了坏心思么?

    摇摇头,我回到书房,继续将虽然已经成型,但还需要不断进行完善的企划方案填充、修补、删减…

    当我终于停下笔,并且将对应的电子版和宣讲ppt全都改好,再使用雨茗家的打印机重新打好两本已经达到上百页厚度的企划方案纸质版,天色已经渐渐发白。

    我伸着懒腰,睡眼惺忪起身去厕所,却发现雨茗卧室的门不知何时已经敞开,她穿着睡袍,正斜倚在门框边,含笑看着我。

    “茗姐,你起的好早啊,快回去再补一个回笼觉,两个小时后我叫您,绝对不会误了高铁出发时间。”

    她却没有接我的话,反问道,“江潮,你一夜没有睡么?”

    “嘿嘿,是呢,你看我这么勤奋,是不是能够提前转正,并且涨一级工资啊?”我开着玩笑。

    “你呀,还真是傻实在…不过,我们风华绝代广告公司正需要你江潮这种有活力、敢拼敢干的优质同事,从我个人角度,留下你…我很愿意!”

    雨茗看着我,眼睛亮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