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时人莫小池中水


    那青年攸然色变,手掌以极快的速度摸向腰间,却被老者一个眼神制止住。他虽觉得这少年不简单,却并没有察觉到少年身上带有恶意,更何况,他对自己也颇有些自信,并非什么人都能够伤他。

    “你身上有伤?”

    秦轩走来的第一句话便让两人愣住,尤其是那青年,面色不由得有些发沉。

    哪怕是有老者阻止,他依旧压着怒气道:“注意你的措辞,不知道什么叫做尊老爱幼么?”

    尊老爱幼?

    秦轩有些好笑的望了一眼那青年,没有理会。

    在仙界青帝面前谈及尊老?那些修炼几十万年的老家伙又岂敢在他青帝面前谈及尊老二字?

    “你怎么知道?”反倒是那老者心头一震,颇有些不可思议的望向秦轩。

    他的伤势自己清楚,但放任各个省会医院都查不出来,还是他曾经的一位老友以古中医之术查出,眼前这少年居然一眼便能看出?

    老者记忆还算好,他清楚自己与这少年绝对是第一次见面。

    “看出来的!”秦轩淡笑着,轻描淡写道:“我能帮你治好你的伤势。”

    音落,秦轩便向老者伸出手掌,想要探查一番。

    “放肆!”

    青年当即色变,身旁这老者的身份之重,决不允许有丝毫意外。更何况眼前这少年更是可疑至极,当即便出手阻拦。

    “滚!”

    秦轩眼眸微顿,冷冷的瞥了一眼那青年,体内法力微震。

    霎那间,青年只感觉自己的手掌如同碰到的铁板,一股极为恐怖的反震之力让他后退数步,数年军武生涯所练习的力量仿佛消失了一样。

    “小毅!”老者出声,眼眸中闪过一抹精光,喝住那青年。

    小毅脸色难看到极点,手掌剧烈的疼痛让他的手臂都为之**着。唯有那老者清楚,眼前这少年并非普通人,不是小毅的身手可以对付的。

    此子,居然是习武之人?

    老者异常惊讶,看秦轩的年纪,也不过十七岁左右,容貌稚嫩,竟然随便一震就将小毅震开。

    “恐怕此子已经快要炼出内劲了吧?”老者不由得心头一震,如此年轻居然就即将炼出内劲,此子难不成是静水市某个世家的天才不成?

    秦轩继续将手掌伸向老者的手臂,缓缓将其手臂抬起,搭在其手腕的经脉处。举动之中仿佛充斥着一股毋庸置疑的霸道,根本不在乎老者是否愿意。

    青帝想杀之人,无人可挡。哪怕是想救之人,又岂是他人能够阻拦的?

    这是秦轩上万年养成的霸道,又怎会轻易改变。

    法力顺着经脉探寻一番,寻到老者暗伤的根基,不由得淡淡一笑。

    这老者虽也是修炼者,但体内的气感实在是太过微弱,与他体内的法力相比,不过是溪流与江河的差距。

    “你经脉有几处受损,所以导致运气不通,时常有刺痛感。甚至因经脉受损的缘故,导致肾脏内气血不同,常年累积,生出病痛。”秦轩淡淡道,法力微微一动,将那几处受损的经脉温养一番,道:“我已帮你简单处理一番,我在给你一张药方取药给我,我可帮你炼制些丹药,让你体内伤势完好如初。”

    “什么?”

    老者心头无比震骇,眼前这少年所言居然与他老友所言相差无几。唯一的区别是,眼前这青年居然有自信治愈,而自己那老友却只能暂开药方延缓伤痛。这是治标与治本的区别,哪怕以老者这等身份,也不由得难以相信。

    “你说的是真的?”

    “难不成我会骗你?”秦轩不答反问,仿佛听到天大的笑话般。

    老者一时间不由得被秦轩的语气所震住,眼观这少年年纪不大,口气居然如此狂妄。但秦轩的表现却让他又有一丝信服,尤其是刚刚探入体内那深不可测的内劲。

    眼前这少年居然是一名内劲高手?

    深吸一口夜晚的凉风,老者拿下胸前有些老旧的钢笔,口中发出苍老的声音:“小毅,取纸张来!”

    “莫老,他很可能是骗子,您千万别相信他……”小毅十分焦急,就要从腰间拿枪出来。

    秦轩察觉到,有些惊讶。这老者身边的人居然配枪?看来这老者的身份的确有些不凡,不过那又如何?

    他仿佛视若未睹,反而露出一抹笑意,这样的问路人岂不是更好?

    “我让你取纸!”莫老回头,见到小毅这番举动,不由得一怒:“不允许对这位先生不敬。”

    小毅虽心有不甘,但还是立即转身快步走向湖外的奥迪。

    莫老凝视着秦轩,不论眼前这少年有多年轻,但刚刚探入体内的内劲却如此浑厚,一时间让他心中翻起了惊涛骇浪,语气带有一丝敬畏道:“敢问先生姓名?”

    “秦轩!”

    莫老思索一番,却发现这静水市并未有秦姓家族,不由得有些疑惑。

    很快,小毅便取来纸张,秦轩根据记忆写下一些普通的中药,虽只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