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窃听器


    尽管林韵惊叫的声音又大又刺耳,但罗超却依旧置若罔闻。

    他从画中缓缓拔~出自己的拳头,然后把拳头伸直摆到了林韵面前。

    林韵看了一眼罗超面无表情的脸,还有他伸过来的,仍沾染了一些蓝黑色颜料的拳头,气就不打一处来。

    “你这混蛋,居然把我最喜欢的这幅蓝睡莲给弄坏了!”

    虽然《蓝睡莲》的真品收藏在法国巴黎奥赛博物馆,而林韵办公室内的这一副《蓝睡莲》只是精仿的赝品,但好歹也是出自一名英国知名画家的手笔。

    三十万英镑,这个价钱只低不高。

    况且,以林韵的身家等级,她在意的根本就不是钱,而是这幅画的美~感和意境。

    每当她工作劳累之余,她都会坐在办公室里静静地欣赏这幅传世名作。

    因此,当这么美的一幅画作居然被罗超二话不说就破坏了,林韵心头的怒火可见一斑。

    然而罗超却没有说话,他摊开自己的手掌,露出了手心里三枚纽扣模样的黑色物体。

    “这……是什么东西?”

    看到这东西的一瞬间,林韵收敛了怒火,眉头微皱,向罗超递去了一个询问的眼神。

    她知道,恐怕这东西就是罗超破坏画作的原因。

    “米国产k236型军用窃听器,净重6.2克,和一枚一元硬币差不多的重量,却能有效监听方圆五十米内的范围!信号传输更是由专用的间谍卫星完成,就算监听人在国外也能轻松获得想要的讯息。”罗超淡淡地说道。

    “窃听器!”

    一听见这个词语,林韵脸上的表情立即变得恍然大悟起来。

    她不由得喃喃自语道,“难怪,难怪啊!难怪公司最近的一些秘密老是外泄!我开始还以为是有内鬼,仔细调查之后却没有任何发现。”

    “为此,我还特意加强了公司的安保系统,但还是收效甚微,原来是被人安装了窃听器!”

    罗超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然后将手中的窃听器一把捏爆。

    在确认窃听器已经彻底报废后,继续说道,“刚才我在观察这幅画作的时候发现了一些异样,这幅画中间部分的水平高度和四周相比,突出了大约0.8毫米,因此我便怀疑是有人在画里安装了窃听器!”

    “对了,你还记不记得这幅画是怎么来的?”

    “怎么来的?”

    林韵的白~嫩的玉手捏着自己娇俏的下巴,眉头紧锁,仔细回忆起来。

    不多时,林韵似乎是想到了什么。

    她一拍自己的小脑袋瓜,抬起头正对着罗超说道,“我记起来了,这幅画是去年华海市年轻企业家聚会的时候,华海市财团家族孙家的长子,孙博文送给我的!”

    “那家伙自从我上任海晨集团总裁以来,就一直对我死缠烂打,但我实在是看不上他那个纨绔子弟,可那天他当着那么多各界名流的面送我礼物,我也不好意思狠心拒绝。”

    “回家后,我打开这幅画的外包装,看到这幅蓝睡莲宁静淡雅的风格还挺喜欢的,就把它挂在了自己的办公室,没想到,这里面暗藏玄机啊!”

    商场如战场,林韵没想到自己作为一家世界五百强企业的总裁,自以为已经身经百战,却不想还是暗中跌了个跟头。

    若不是父亲给自己安排的这名叫做罗超的贴身保镖,恐怕她这辈子都会被蒙在鼓里!

    毕竟,林韵很喜欢这幅画,她是不可能无故毁画的,也根本想不到居然会有人在画里藏了窃听器!

    “不好意思,我刚才错怪你了……”

    想到这儿,林韵终于从心底深处放下了自己作为女总裁的架子,用细若游丝的声音给罗超道了歉。

    “职责所在。”

    罗超说的第一句话还很正常,但接下来的一句话,却又差点让她崩溃。

    “老婆,你只需要负责,将来给我生一大堆健康的宝宝就行了,当然,男女无所谓,我可不重男轻女。”

    但也正是这句话,却恰好提醒了她和罗超现在的关系。

    从情理上来说,罗超只是海晨集团董事长林国海给自己独~生~女儿林韵雇来的贴身保镖。

    但从法定关系的角度来看,罗超和林韵,却是一对已经领了证的合法夫妻!

    “哼,你这臭流氓,我警告你不要高兴得太早了!谁是你老婆了?!”

    “这只是我那个老不正经的父亲,一时脑抽做的决定,况且,这年头离个婚还不容易嘛!”

    “还有,你是帮我找到了窃听器没错,但你就不会温柔点拆吗?非要把我的画搞坏了才行?!这三十万英镑的损失,你说你准备怎么赔我?”

    林韵抱起双臂,小~嘴一撅,气呼呼的说道。

    “这是我们夫妻的共同财产,严格来说,就算离婚,我也有海晨集团的一部分股份才对,你如果一定要我赔偿的话,就从我的股份里扣除吧。”

    罗超从军大衣里掏出一把红木梳子,一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