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好东西


    小孩几乎下意识的转身要跑,可速度却依旧没能快过两个成年人,被对方团团围在了中间。

    “你手里拿的是什么东西?”

    为首的男子并不如何壮硕,甚至是有些消瘦的,眉毛极浅,一双倒三角的眼睛不安分的乱转,莫名的让人感觉不舒服。

    小孩将奶瓶握紧了些,抿着唇不说话。

    “问你话呢,小杂-种!”

    见他不出声,另一个壮汉一脚就踹了过去,却没想踹了个空,顿时大怒:“还敢躲!”

    说着蒲扇大的手掌就呼了过去,带着十足的力度,小孩侧身又要闪,可依旧被碰到了肩膀,顿时瘦弱的身体就被整个拍到了地上。

    壮汉尤不解恨,抬脚踩在他的背上,狠狠的唾了一口:“什么玩意!”

    小孩被踩的胸口一窒,但还是硬生生的压下了到喉口的闷哼,握着奶瓶的手却半点不松。

    “还有点我们支罗甘的血性。”

    三角眼嘻嘻笑的道了一句,只是语气略带嘲讽,蹲下身去拿他手里的瓶子:“这东西我看着可新鲜,哥哥我长这么大还没机会见识过了,也让我们瞧瞧。”

    小孩眸色一变,死死握着瓶子不松手,却被壮汉又狠踩了一脚,再也忍不住痛呼一声,同时,手里的东西也被毫不费力的夺了过去。

    “这可是个好东西啊。”三角眼打量了几眼手里的东西笑道。

    “还……我!”

    三角眼动作一顿,垂着眼睛俯视着毫无反抗之力的小孩:“嗯?”

    “还给我!”暗哑的声音没有一点儿童该有的清脆,小孩抬起头,带着血丝的眼眸眨也不眨的盯着他。

    可他这点反抗力在两人看来根本就无足轻重,壮汉嗤笑一声就要再给他点教训,却被三角眼抬手制止了,后者伸手摸了摸小孩的头,笑道:“小子,这里可是支罗甘,别惦记不属于你的东西。”

    语气还算和善,但动作却是完全不相符的粗-暴。

    小孩的头被用力的按在地上,脸与地面粗粝的石子摩擦,火辣辣的疼,可他却一声没坑。

    他早就该知道,在支罗甘这样的地方,根本就没有什么东西是真正属于自己的,没能力去守护,就只有被抢的份。

    若不是还有所谓的律法在,弱者怕是连自己的性命都保不住。

    可与野兽争食,只要一点伤病,结果又能好到哪里去……

    小孩眼里带着倔强,眼神深处隐约藏着几丝绝望与不甘,即使活着并不好受,但依旧忘不了要活着的本能。

    可预想中的疼打并没有落下,踩在背上的脚也突然移开了。

    小孩转了转视线,顺着地平线与杂草的缝隙看到两个走远的人,表情却半点也没见轻松,反倒更深的咬紧了牙关。

    而那俩人还没走远,壮汉就很不满的道:“大哥,你什么时候这么心善了,就是个小杂-种,在支罗甘见到的还少么,你居然打算放他一马?”

    像是说起了什么难以置信的事,壮汉的表情很是夸张:“还有这个破奶瓶,卖出去能值几个钱?”

    “你懂什么。”

    三角眼斜了他一眼,伸手抚了抚瓶子,眯着眼睛陶醉道:“这可是贵族用过的东西。”

    壮汉撇了撇嘴,很是不以为然,对他来说只有钱才是好东西,有钱才能有数不尽的酒肉,享不尽的美妞,贵族?那东西离他们太远,屁用没有。

    何况还是个用过的奶瓶,不好出手不说,卖了能换一壶酒就不错了,他大哥居然还真当成个宝贝了?

    壮汉嫌弃的表情毫不掩饰,三角眼拿眼尾扫了他一眼,慢悠悠道:“老弟,你见过的贵族用的东西有多少?”

    壮汉不知道他为什么突然问这个,但他大哥从小就聪明,也是因着那份聪敏才带着他过上从食不果腹到现在有酒有肉的舒坦日-子,所以他即使有些不满,却不会生气,更何况这个问题挺好回答。

    他从小就没出过支罗甘,在这个混乱的地界也是有一些贵族的,只是他们都将自己保护的太好,以被低贱的贫民看见为耻,因此鲜少露与人前,以至于他见到贵族的次数只有寥寥的一次,还是远远的瞟了那么一眼,连样子都没看清。

    至于贵族们用过的东西他就多见过了那么几次,可依旧是有数的,掰着手指头都能数过来,也难得的记得很清楚。

    挨个数了一遍,壮汉疑惑道:“大哥你问这个干什么?”

    要说那些东西可都比这奶瓶值钱,那劳什子贵族就他娘的穷讲究,什么玩意!

    三角眼不答,只是眯眼笑道:“我们活了这些年头才见到几个,这小杂-种毛都还没开始长,居然就得了这么一个精致的东西,运气真是好啊。”

    好什么啊,最后还不是被咱们给夺来了,壮汉心里腹诽,就听着他大哥又道:“你说他从哪里得来的呢?”

    “我们不是看着他从那边过来的,当然是……”

    壮汉下意识的就回道,可说到一半也终于回过味来了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