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不是亲爹


    小孩睁大了眼睛看着他们,全身都绷成了一张弦,握着长耳兽的手紧到能看清一根根指骨。

    本能驱使着他逃跑,可少有的经验跟现存的理智都让他定在了原地,他逃不过两个成年人,不想太痛苦的话就只能顺从。

    见如此,壮汉哼了一声:“看你还有点眼色。”

    说着就走了过去,劈手夺过了小孩一天的口粮,尽管他们兄弟俩早就不吃腥-酸的长耳兽了。

    灰发小孩没有反抗,低下了头,眼里带着掩不住的凶狠与愤恨,却只能悄悄的藏起来。

    “鲁卡,别那么粗鲁。”

    但预料中的拳脚并没有出现,三角眼反倒一副和善的表情靠近,拍了拍小孩的肩膀,笑道:“我这兄弟一向豪爽惯了,你可不要在意,我们只是想要来跟你商量一桩买卖而已。”

    然而听了这话,小孩不仅没有放松,反而更加警惕了,甚至是有些慌乱的。

    达鲁兄弟在附近这片地域小有名气,听过他们名字的人都知道他们不是善茬,手段毒辣的很,毁在他们手里的人命不知道有多少。

    穷凶极恶的人突然以这么一副无事的口气说话,更加让人恐惧……

    风家庄园,小童临闷闷不乐了好几天,连经常不露面的风爹都看出来了:“小临这是怎么了?”

    童夫人笑道:“大概是因为把弟弟的奶瓶弄丢了。”

    “哦。”

    风爹也时常会找不到东西,并不当回事,将小娃娃举了起来,见他又咯咯咯的笑起来才道:“那以后弟弟的奶就都是小临的了!”

    小童临“啊”了一声,一脸没太懂的转头去看风久……手里的瓶子。

    风久坐在一旁淡定的吸着奶瓶,面无表情。

    这时候就暴露了亲爹不是亲爹的本性,风桐毫不手软的拿过来风久吸了一半的奶瓶递给了小童临。

    后者傻傻的接过,下意识的塞进了自己的嘴里,吸了两口。

    风久却依旧没什么反应,只是瞟了风爹一眼,就闭上眼睛养神了。

    童夫人在后面拍了风爹一下,眼睛瞪着他,以眼神责备。

    风爹却半点也没内疚,凑到她耳边小声疑问道:“这都不哭?”

    “你今天第一次知道?”童夫人没好气的道。

    风爹任由小童临被他母亲抱走,过去将风久搂了过来,盯着她毫无波动的眉眼看了半天,难得有点忧虑。

    还小的时候不说,但如今风久已经一岁了,却依旧不会开口说话,甚至对周围环境变化的反应也很迟钝,不会真的有些呆傻吧?

    谁家的孩子不会哭不会笑,就连表情都不会变一下的,就算他没养过孩子他也知道!

    你看小童临就很正常啊!

    风爹捏了捏自己孩儿的脸,心中迟疑,如今医疗技术已经很先进,呆傻的孩子出现的几率并不高,而且风久出生前的各项检查他都没落下,绝不该出现这样的状况才对啊。

    想了半天也没想出个所以然来,顺嘴亲了自己孩儿一口,风爹心道,傻就傻吧,反正他也养得起,起码还是会走路的嘛……

    吃饱喝足后就是风久跟小童临游玩的时间,后者照常的跑到了防御罩边缘,瞪大了眼睛去扫视外面的一切,可除了远处的垃圾山跟天上偶尔滑翔而过的飞兽,并看不到其他。

    小娃娃有些失望的收回视线,蹲在原地开始自己玩,手里拿着的是一个可以组装拆卸的机甲零件,风爹顺手塞给他的。

    这样的机甲零件对于小娃娃来说有些沉重,也有些过于复杂,他却极有耐心的摆弄着,一点点的将零件拆除,又原封不动的装了回去,如此几次之后,他大概是觉得有些无聊,玩得心不在焉起来。

    “弟弟?”

    小童临有个毛病,就是有事没事都要时不时的叫风久两声,然后看她一眼,就能安心的继续自己玩好一会,接着再叫一声。

    风久眯着眼睛,感受着空气中不断波动的灵气,要说这里的灵气弱并不是假话,但也有那么些意外,比如每个月的月中,会达到灵气的巅值,这个时候修炼就会比平常强上一些。

    用了一年时间来了解这种变化,风久自然不会错过,否则她体内的灵力恐怕会增长的极为缓慢。

    “弟弟!”

    熟悉的声音传入耳内,只是与之前的有所差别,是小娃娃兴奋的时候才会出现的语调。

    风久睁开眼,看到了防御罩外消失了几天的灰发小孩。

    对方走过来的动作有些古怪,表情更是僵硬,小童临却毫无所觉,已经扑到了防御罩上,露出了颊边的小酒窝。

    风久坐在七七八八上没动,只是瞟了眼他来时的方向。

    小孩一直走到小童临面前才停下,低头俯视着他,过长的头发盖住了眼睛,从风久的高度并看不到他的神色。

    小童临这阵子都随身带着奶瓶,见状就举了起来,似乎是想要递过去,结果当然是送不出去的,只能回头眼巴巴的去看风久。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