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是谁?


    也许是戴成觉得一个小娃娃实在不足为惧,为了不引起人注意,只派了一个人看守她,甚至没有用多严密的防护手段。

    男子虽然有练气期七八层的实力,但既没有神念,也不懂得灵力为何物,想要抵挡风久的暗算基本是不可能的,所以并没有什么威胁。

    风久现在要考虑的是在解决掉男子后要怎么顺利的等到风爹来接她,这就需要找到一个安全的地点,可偏偏在支罗甘就没有安全的地方。

    一个脏兮兮的小鬼扔在路边估计不会有人去理会,可换成穿着得体精致的小娃娃,就是被人送到手的星币,谁也不会错过,那结果与现在也没有什么不同。

    只是男子到底没觉得她能出什么状况,沿途虽然偏僻,但始终都有人。

    半响后,悬浮车在一处破败的小巷停下,面前的建筑古怪,一个整体都不成型的三层小楼,颜色更像是倒了染缸被浸透过的,很不入风久的眼。

    不过地方虽不怎么样,人却不少,还能隐约听到里面的喧嚣。

    风久看到男子咽了口口水,随即也不管她,径自下了车,还没进去,就有熟人跟他打招呼。

    “你还真是准时,快进去,今天限量的份额可是只剩下最后一份了。”

    “什么?”

    男子听了大急,都顾不得多说什么,急急忙忙就冲了进去。

    风久收回视线,落到悬浮车的控制盘上,是需要基因解码的程序,也难怪男子放心把她一个人丢在这里。

    风久避过车内的监控,试着给风爹发了条通讯,结果提示发送失败。

    这是早已经料到的状况,风久也不意外,收起终端,观察起面前的建筑来。

    这似乎是一家酒肆,没一会,男子进去抢了最后一壶私酿,满脸喜色的出来了,跟在他后面的人却满脸懊恼。

    “兄弟,真的不能匀半壶出来吗?”后者长了一张憨厚脸,眼睛盯着他手里的酒壶,里面都是遗憾。

    “滚,老子自己还不够喝呢!”男子却半点不客气的撵人。

    “明明是我们先来的……”

    憨厚汉子身后的小孩小声嘀咕,只是他也知道不是先来就一定能买得到,被男子斜了一眼就渐渐消声了,愧疚的对憨厚汉子道:“都怪我,不然你能早点来的。”

    汉子有些笨拙的拍了拍他的脑袋,老实巴交的道:“没事,我明天还可以来。”

    可小孩却还是有些情绪低落,跟在汉子身后走出来,忍不住看向抢了他们酒的男子,刚好后者打开车门坐进去,他视线一扫,眸子顿时一睁,只觉得一瞬间心跳失去了控制,“砰砰砰”震得耳朵都阵阵发鸣。

    “你怎么了?”察觉到他的异状,汉子有些担忧的问道。

    小孩一把抓住他的胳膊,眼睛睁到最大,他没有看错!即使只是一瞥,但那么精致的娃娃,他这辈子也只见过那么两个,怎么可能认错!

    但那样精美的瓷娃娃不应该在梦幻一样的庄园里吗,为什么会在这里看见?

    刚才抢了他们酒的男子绝对不是贵族,更不像那些贵族训练有素的仆从,更何况那车子里再没有第三个人。

    下意识的紧张与怀疑充斥了他整个心底,让他有片刻的不知所措。

    “酒以后还会有的。”见他愣愣的看着前方的悬浮车,汉子好脾气的道:“别在意小落。”

    “刚才那个人……是谁?”叶落略有些急切的询问。

    汉子虽然觉得没什么好纠缠的了,但还是道:“我也不是很熟,只知道是给贵族办事的家伙,与我们这些猎人可不一样,轻易还是不要招惹。”

    “贵族?哪个贵族,是……是南边的那座庄园里的吗?”叶落问的小心翼翼。

    “这我就不知道了,但是南边的庄园,你是说区域长的庄园?那怎么可能。”汉子不屑的嗤了一声,随即可能觉得自己这样不好,又温声道:“大家谁不知道新来的区域长有名无实,平时连门都不敢出,不知道有多少双眼睛盯着他呢,可没人肯为他卖命。”更别说这样大摇大摆出来买酒的了。

    汉子说的已经足够清楚,叶落只觉得手脚冰凉。

    如果不是庄园的下人,那风久会出现在这里能会是什么原因?

    他不是长在父母身边被保护的小孩,他挣扎着长到了如今的年岁,见过的脏-污何止点点,可他却无法想象一个如同天使般的娃娃遇到这种事会变成什么样。

    叶落莫名的恐慌。

    “我要追上去!”

    他语气坚决,汉子听的一怔:“什么?”

    “我要追上那辆车!”

    “小落,那酒不……”

    “车上坐着我弟弟!”

    “啊?”汉子有点懵:“你哪来的弟弟?”

    “是以前认识的弟弟。”眼见着悬浮车就要开走,叶落眼带乞怜,急道:“大叔,求你。”

    汉子知道现在不是细问的时候,看了眼前方的车,一咬牙,道:“跟我来!”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