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又是你


    “嘭!”

    风久稳了稳身形才没至于被甩到车壁上,这悬浮车比起风家的差了可不是一点半点,从舒适度到安全性全都有些劣质,不过被撞了一下,车头就凹下去一块,甚至没能迅速的调整平衡,很寒碜的歪在了垃圾堆里。

    男子当即气的大骂,回头看了眼风久,见她没被磕残,立即就开门下了车,怒道:“哪个没长眼睛的挡老子路!”

    风久通过车门空隙可以看到前面那辆车比他们还惨,已经整个翻了过去,随即从里面挣扎着爬出个人来。

    一见到对面的汉子,男子表情顿时更不好了:“又是你!老子特么说了没你的份,撞坏了老子的车你的命陪得起吗!”

    男子是真生气,车里的小不点就是个移动的小金库,有个半点闪失都是要掉价的,他能不肉痛吗。

    可他话还没说完,迎面就被人一拳砸在了肚子上,对方显然没留余力,害得他险些没将胆汁给吐出来。

    可他的反应也不慢,反射性的脚就踹了出去,却意外的踹了个空。

    男子能被戴成委派处理风久的任务,本事不会太差,平时这样的偷袭根本就不可能得逞,可偏偏他今天高兴喝的高了一点,方才更是不小心磕了脑袋,以至于头脑有一丝的不清醒,本能虽在,可对于同样在生死边缘讨生活的汉子来说,这已经是十足的破绽。

    被揍了这么一下,男子当即恼羞成怒,被酒精刺激的大脑让他多了几分火气,以至于没注意到还躲在翻车下面的小小身影。

    叶落紧张的握着手里的电击枪,瞪大了眼睛一瞬不瞬的看着男子,这还是他第二次偷袭成人,却根本不允许他失败。

    他告诉自己要冷静,将心跳强压了下来,视线里再看不见其他,直到男子被推到车子旁边,叶落立马扣动了扳机!

    “刺啦!”

    一阵强烈的电流窜上男子全身,虽然不会让他昏迷,但却会有半刻的迟缓,早就准备好的汉子紧接着就狠狠的在男子脖颈敲了一下。

    眼睁睁的看着男子软倒在地,眼里瞬间的诧异与愤怒变得暗淡,叶落才察觉到自己呼吸粗重的厉害,惊慌的将电击枪还给汉子,几步蹿了出来奔向一旁的悬浮车。

    打开车门,看到风久完好的坐在里面,叶落才松了口气,轻声询问:“你没事吧?”

    风久却只是看着他。

    这个男孩她记得,在庄园两年的时间,仅见过的几张面孔她还不会忘记,甚至方才路过酒肆的时候她也看到了叶落,只是并没有在意,毕竟只是个见过面的陌生人,却不想对方居然会追上来。

    见风久不出声,叶落莫名的有些失落,像是说给自己听一样:“是不记得我了吧……”

    怎么说他离开已经一年有余,那时候的风久还足够小,会忘记也不奇怪。

    叶落伸手想要将风久抱出来,但碰到她之前顿了一下,又仔细检查了一下自己并没有脏_污的地方,才试探性的架住风久的肩膀。

    见她没有排斥,叶落心里的紧张稍稍去了些,手上的动作却格外的小心翼翼。

    这是他第一次抱比自己小的孩子,还是一个精致如瓷娃娃的贵族宝宝,整个人都显得很僵硬,却还是生疏的拍着她的背,低声道:“不怕不怕。”

    风久被他抱的有点不舒服,却也没有挣扎。

    “你是被拐出来的吗?”

    叶落眼里透出一抹关切,虽是疑问,表情却是驻定的,极耐心的安慰道:“别怕,我送你回去。”

    说这话的时候他眉头揪了一下,他当年是为了躲避达鲁兄弟的报复才逃过来的,路上吃了不少苦头,却不知道现在回去会不会再被抓到,难免有些忧心。

    正想着,就听见一道倒抽气的声音:“这是你弟弟?!”

    汉子话里充满了不可置信,实在是面前小孩太过出色了,别说他们这样的平民,就是贵族中也是难得一见的漂亮,更不提她身上的穿着,哪里是叶落这样的野崽能扯上关系的。

    尽管叶落如今也不再是原本灰扑扑的样子,单薄衣服虽旧,却洗的干净,头发剪的稍短,露出应有的银灰发色,整个人都显得清秀多了,但依旧看得出生活落魄的模样。

    只一眼,汉子就能猜出风久绝对是出生贵族家的孩子。

    叶落被他眼里的光看的微微有些不舒服,含糊的应了,转头去看昏迷的男子,还想着要怎么办,却蓦地一惊:“他……他!”

    刚才还只是昏迷的男子,此时脖颈处明显的被撕裂了一道口子,血流出来,已经悄无声息的没了性命。

    见他如此震惊,汉子有些无奈的道:“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我们劫了他的车,如果不收尾,他早晚会找到我们的,到时候可就逃不掉了。”

    叶落知道他说的没错,他也见多了死在野兽抓下的生命,可亲自参与的感觉还是不一样的。

    可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叶落很快收拾好了心情,将风久的小脑袋扣在自己肩上不让她看。

    “我们要快点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