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她这是到哪了(上)


    “娘~,娘亲~哇哇哇……”

    婴孩的哭声,很微弱,声音都沙哑了。

    再哭下去,这声带便会毁了,严重的话很可能永远发不出声来。

    这是水纹身为一名合格的冷艳神医,听到这声音时,脑海中闪过的职业判断。

    随着这道哭声传来的,是一道十分微弱的力量,正在拨拉着自己的衣服。

    “姐姐,姐姐,你醒醒,你不要丢下花儿和仔仔啊!”

    小女孩的哭叫声音,声音同样沙哑而微弱,像是许久没吃饭似的无力,这嗓子也同样要哭坏了。

    “看吧,看吧,我就说这个不要脸的浪蹄子活不长吧,这都不晓得死多久了,身体都硬梆梆的了。”

    “你们快点把她这脏尸体抬出去扔了,看着就觉着恶心。”

    这是恶毒妇人的叫嚣声,颐指气使,仿佛她就是命运的主宰。

    “这要再放下去,就真臭了,族长,你快点叫人把这小浪蹄子抬出去啊,再这样放着可不是事儿。”

    尸体?

    浪蹄子?

    水纹迷迷糊糊间听到这样的叫嚣,忍不住蹙了下眉。

    可惜她现在真的还处于懵逼状态中,一时间并没反应过来,对方口中的尸体和浪蹄子,会与自己有关。

    妇人的叫嚣并没结束:“还有还有,族长,我看再找人伢子把这两个小贱蹄子也买了,免得留在家里也是饿死。”

    “姐姐没死,三婶是坏人,我姐姐她没死,你们不要抬她出去。”

    “姐姐昨儿睡觉前还说过,等她醒来,就去给花儿和仔仔弄吃的。”

    那个微弱的小女孩声嘶力竭哭叫着,一副要与人拼命的架势。

    “唉,这一家子哟。”

    这是稍微还心怀点善意的声音,但却显得十分微弱,很快便淹没在吵杂声中。

    “送走吧,送走吧,送走就干净了。”

    这是一个老男人威严声音,带着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语气。

    “三娃,树根,你俩把这水氏抬出去,挖个坑埋了。”

    那威严的老男人声音直接吩咐着,紧接着便听到有沉稳的脚步声,快速靠近。

    “就一个小浪蹄子而已,直接抬出去扔在乱葬岗算了,还费那劲,埋什么埋?”

    那道嚣张的妇人声音十分不屑的传来。

    “王氏,闭嘴。”

    威严男人似乎听不下去,终于体现出他真正威严的一面来,沉声喝道。

    这下便让那嚣张的声音戛然而止,仿佛被人捏着脖子的鸭子,呐呐说不出话来。

    “不,你们不能抬姐姐出去,我姐姐没死,我姐姐还活着,我姐姐不会丢下花儿和仔仔的,不会的。”

    小女孩微弱的声音立即变得尖锐起来,一个小小的身子,紧紧趴在水纹身上,声嘶力竭的大叫:

    “姐姐,姐姐啊,你快点醒来啊,再不醒来,三婶和族长他们要叫人把你扔进乱葬岗啊。姐姐——啊——”

    听到这声嘶力竭的叫声,水纹内心竟传来莫名的血脉之情。

    这丝血脉之情让水纹眼角不自觉的酸涩起来,一种名叫眼泪的液体便顺着眼角溢了出去。

    咦?

    水纹活了三十多年,自己都不记得有多久没流过眼泪了。

    此刻竟因为那道声嘶力竭的哭喊声而不自觉的流出来。

    那趴在自己身上,大叫姐姐快醒来的,究竟是谁?身为孤儿的自己,何时有妹妹了?

    水纹脑海中意外的闪过这个念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