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两个严重营养不良的孩子


    在水纹这么想的时候,身子里仿佛有什么东西悄无声息的消散了一般,一下子轻松了许多。

    水纹唇角扬起一个轻柔的弧度。

    想必,刚刚消散的,就是前身那最后的执念吧。

    因为自己刚刚的想法,她总算是彻底放心的走了。

    心思电转,水纹动作却半点没停,目光落在水花身上。

    看到这样生死不知的水花,水纹心里便多了一分怜惜与疼爱。

    前世的她,从小被扔在孤儿院门外,被老院长捡回去养大成人。

    在老院长的培养下,最终成就了后来的冷艳神医,走到哪里都被人敬着,畏惧着,就是从来没人如此亲近。

    自从老院长过世之后,她便不知道亲情为何物。

    如今看到眼前的小人儿,水纹心里竟莫名的感受到了一种血浓于水的亲近。

    地上的孩子分明已七岁半,可乍看上去,大约才有四五岁的样子。

    面黄肌瘦,头发枯黄,没有半分光泽,细软的头发,用一根野草随便绑起,毫无美感。

    水纹长嘘口气,缓解身体的不适。

    这才快速蹲下身子,伸出三根黑瘦的手指,熟练的搭在眼前孩子的脉膊上,沉下心来,仔细查看了一下。

    还好,孩子没有生命之危,伤得也不是特别严重。

    等下只要进山找几味药,替她治疗一下,就能很快好起来。

    就是营养严重不足,身体虚弱,需要好好调养才行。

    但,这些问题,对如今的水纹来说,都不是事儿。

    她深吸口气,集聚了些力量,伸手将水花抱起。

    孩子很轻,还不足十斤。

    但即便如此,水纹现在的身子承受起来,也显得十分吃力。

    她又深深吸了好几口气,这才稳住身子站起来。

    旁若无人的转身,往床边走去。

    水纹这么一个简单的动作,吓得手刚刚好点的三娃连忙翻身起来,替她让开道,以免再被这女人踩上一脚。

    三娃看向水纹的眼神,变得古怪起来。

    他从来不知道,这个平常任他们欺凌辱骂的小妇人,此刻身上竟有种令人畏惧的气质。

    当然,三娃是不懂这种气质是什么的。

    他只是莫名感觉,现在这个水纹不好惹,不敢惹而已。

    水纹也懒得理会三娃此刻有什么心理变化。

    她只轻柔的抱着水花从三娃身边走过,回到床边将其仔细放上去,替她盖了薄得根本不保暖的破被子。

    目光却在此刻触及到小床里面,那个更小的身影。

    这个小身影正满脸眼泪鼻涕,蜷缩成小小的一团,安静的歪在之前自己躺过的地方。

    看到这个小身影,水纹的心不由被什么东西狠狠揪了一下,疼得厉害。

    这,是前身的孩子,已经快两岁了。

    可水纹此刻看到,这孩子更像是个不到半岁的婴儿,小得令人怜惜。

    水纹深吸口气,情不自禁伸手将那孩子小心翼翼抱起。

    动作温柔得她自己都有些意外。

    她,竟然对一个初次见面的小生命,产生了如此奇妙而自然的慈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