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小小发威(4)


    也就是水纹姐妹俩,当年实在没地方去,又不敢离开三水村太远。

    这才大着胆子,带着年幼的妹妹在这里弄了个窝棚,胆颤心惊的住下来的。

    此刻听到水纹的话,不知怎么的,水山就是觉得有哪里不对,这让他全身不自觉的涌出层层细密的冷汗。

    水纹的语气明明十分平和淡然,她的话明明非常有道理。

    可偏偏,水山就是感觉,她比那些只会撒泼打滚的妇人还要难缠。

    看水山此刻的模样,水纹知道自己的攻心之术凑效了。

    她心里冷冷一笑,脸上一如既往的平静淡漠,哪怕是内心那一抹戏谑,都被她很好的掩藏起来。

    语气依然平静淡然的道:

    “既然如此,我们一家三口,此刻即不是你们水家人,更连三水村人都不算……”

    说到此,她刻意停顿了两秒。

    当水山愕然看过来时,她才继续道:“不知水山族长带着你的族人们围在我家,是想要干啥?”

    不等水山反应,她又继续追问:

    “既然我水氏姐妹、或母子与你们水家早已没了关系,你们又如此兴师动众来我家,还出手伤我妹妹,又为何?”

    说到此,水纹的语调微微抬高了几分。

    这句问话,犹如一道惊雷,直击水山内心,让他身子没来由的一颤。

    看向水纹的目光,变得不可思议起来。

    水纹却不给他反应的机会,一连串的问题抛出。

    “水山族长是觉得我水纹家没了长辈,没了男人真的好欺么?”

    “或者说,水山族长以为,我水纹就永远不会有脾气?不敢对你们怎样?”

    “要不要小妇人陪水山族长去赵环里正那说说理?”

    “或者请你们三水村的真正主子赵大老爷出来,咱们说道说道?”

    最后这句话,水纹语气倏地变得严厉起来,眼神也变得决绝无情。

    直听得水山不自觉感到头皮发麻。

    不知怎么的,水山总感觉此时的水纹有哪里不对,却总又说不上来究竟是哪里不对。

    但听了她这话,水山老脸上,竟闪过一丝尴尬,一时间不知道应该怎样回答她。

    毕竟,人家说得对,水纹姐妹俩从两年多前,便离开了水家,离开了上水村,甚至离开了三水村地盘儿。

    为了不让人说她占家族便宜。

    她硬是挺着个大肚子,带着年幼的妹妹,在这常人都不敢来的贤圣山脚下,搭起了窝棚,还开垦了几亩荒地。

    如今他们这么多人围在这。

    说好听点,是为了来帮助水花安葬她死去的姐姐,照顾水花及水纹留下的儿子。

    说得不好听,还是大家都惦记着她这两年多,在这山脚下开垦出来的那几亩薄田。

    以及那田地里还没收割的,即将成熟的所有粮食。

    不过,这些事儿,大家都心知肚明,谁也不会直接说出来而已。

    “你个贱蹄子,怎么跟族长老人家说话呢?”

    水山被水纹问得一时间说不出话,却有个嚣张的妇人趁机跳出来,大声叫嚣着质问水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