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279、流氓是遗传的(4)

    半响,权景吾轻咳一声,抬手抱起她。

    “小景!”

    冷不丁被抱起,简清下意识地环上他的脖颈。

    他抱着她走到床边,将她放了上去。

    “在这等我一会。”

    简清看他走向浴室,眸底闪过一抹不解。

    没一会儿,男人端着一盆水走了出来。

    “小景,你这是要干什么?”

    简清靠着床,腹部一阵一阵的绞痛让她眉心多了几分倦色。

    权景吾不语,拉过凳子,将水盆放在上面,随即拉过她的脚。

    简清这算是明白他的举动了,心底一股暖流缓缓流动着。

    “烫不烫?”他小心地将她的双脚放进水盆里,俯下身给她轻轻按摩着。

    温度适宜的水温触及双脚,稍稍舒缓了腹部的绞痛。

    简清摇了摇头,水光潋滟的眸子闪着暖暖的笑意,“小景,以后你要是不在我身边了,那我怎么办?”

    这男人把她惯坏了,让她习惯了,有一天要是没有他在,她都不敢想象她的生活会变成怎么样。

    “放心,你赖不掉我了。”他性感的唇轻勾,不轻不浅地道。

    简清笑了,眼底的柔意愈发温柔似水。

    泡了十多分钟,权景吾拿过毛巾,将她双脚包住,动作轻柔地擦掉脚上的水珠。

    “好了,你先眯一会,我待会再来陪你。”掀开被子,让她躺了进去,权景吾这才起身端走水盆。

    随后,他从浴室里出来,开门下楼了。

    时间还早,今天又睡了很久,简清此时毫无睡意,拿过桌上的杂志看了起来。

    楼下,权景吾没有出去,而是去了厨房。

    权明轩拿着车钥匙,明显刚从外面回来。

    经过厨房时,看到厨房的灯亮着,调头走了过去。

    这大晚上的,谁还在厨房?

    难道是以霏下楼找宵夜吃?

    当走到厨房门口时,看到里面忙活着的人时,权明轩傻眼了。

    这是啥情况?

    最不可能出现在这里的人,这个点怎么会出现在厨房?

    “景吾,你大晚上的在干什么?”

    权明轩刚刚走近,便闻到一股刺鼻的姜味。

    红糖、姜片?

    相比权景吾在女人方面的迟钝,权明轩脑子瞬间转过弯来。

    “啧啧,JK国际的总裁大晚上竟然在这里煮红糖姜水?这是不是太贤惠了点?”

    他啧啧出声,戏谑地调侃道。

    权景吾切好姜片,举起手上锋利的刀刃。

    “喂喂,有话好好说。”

    权明轩余光看到那把闪着寒光的菜刀,连忙退后一步。

    现在是文明社会,动刀是不对滴。

    权景吾睨了他一眼,放下刀,将姜片放进沸腾的水里。

    见状,权明轩又皮痒地凑上前去。

    “景吾,问你个事,小蜜月都度完回来了,就不打算和人家求个婚?”

    两人晚上回来那副亲密模样,以他这双鹰眼,绝对可以打包票,好事成了呗。

    瞧瞧这位爷回来时满面春风就知道了。

    “关你什么事!”他扔了个冷眼给他,淡淡的道。

    权明轩僵化在原地,“……”

    这还有木有天理了。

    靠,他作为兄长关心一下他怎么了。

    至于这么凶巴巴的咩?

    他也是有脾气的人,哼。

    “煮你的红糖姜水吧!”他嘁了一声,转身潇洒离开。

    不问就不问,小爷睡觉去。

    ……

    权景吾端着煮好的红糖姜水上楼,在楼梯间正好遇到瑞伊。

    看到自家儿子手上端着的东西时,身为女人的她,瞬间了然。

    “景吾,喝完没事就给小清儿揉揉腹部。”她叮嘱道。

    权景吾少见的认真听着,点了点头。

    “等等。”瑞伊捂嘴轻咳一声,隐晦地提醒道,“那啥,大晚上的别胡闹,小清儿这个时候着凉对身体不好。”

    饶是淡定如权景吾,听到自己母亲话里深层的意思,嘴角不由得一抖,“妈,你想多了。”

    说完,他端着碗回了房间。

    “这臭小子!”瑞伊看着他的背影,嘀咕一声。

    “在这干什么呢?”自家媳妇久久没有回去,权昊忍不住出来找人。

    “没事,和景吾聊了几句。”瑞伊摇头,回眸看他,问道,“你出来干什么?”

    “找你。”权昊道。

    瑞伊嘴角弯了弯,“找我干嘛,我不就出来一会。”

    “睡觉啊。”他揽着她的肩膀,带着她往回走。

    “你自己一个人不会先睡吗?”瑞伊吐槽道。

    “睡前运动有利于身心。”权昊压低了声音,在她耳边私语道。

    不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