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安家的曾孙女


    ***

    安崇眼神复杂地看向对面的女子,仿佛透过她看到了另一个人的影子,怨恨,思念的情绪在心底交织充斥着。

    注意到自家丈夫的目光一直落在简清身上,赵璇垂下的眸间闪过一抹狠毒,尖锐的指尖嵌入手心却不觉得痛。

    该死的贱种,这么多年这么久没死在外面。

    果然是有其母必有其女,一路货色,都是贱人。

    “安诺,你不要在这装神弄鬼,你不是已经消失了吗?你又回来干什么?”安蓉冷笑地讽刺道。

    此话一出,宴会厅内瞬间炸开了。

    在场的年轻一辈或许没听这个名字,但是年纪大些可都知道安家十七年前那桩丑闻,毕竟那件往事当年可是闹得满城风雨。

    二十多年前,安崇本有了家室,却有一天被爆出在外面养了情人,后来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听那个情人给安崇生了一对龙凤胎,只是安家人不承认,所以便一直养在外面,只是好景不长,没过几年那情人便出了车祸,而那一对龙凤胎也消失在京城了,没过多久,安家人就把事情压了下去,时隔这么多年这档子事再次被翻出来,众人不禁有些唏嘘。

    与安家交情深的知道的也多一些,那对龙凤胎虽然不得安家人喜欢,但是却颇得安老太爷喜欢,当时原本安家人包括安崇在内都反对那对龙凤胎入安家的族谱,最后还是安老太爷发话给入了族谱,一个叫安诺,另一个则叫安晔。

    过了十多年,当初消失不见的人又出现了,其中肯定有什么内情,众人的心思瞬间百转千绕。

    对于安家的陈年往事,众人也知道的不多,也不随便出声,静等着看戏。

    “妈,她是谁?”杨湘靠近安蓉,看向简清那张绝丽的脸,眸间划过几分嫉妒。

    安蓉不屑冷笑一声,“湘儿,那种人你不要太过接近,毕竟人家底子里有些东西可是很难改变的。”

    比如,和她那个妈一样的贱,一样的不知羞耻。

    安蓉的声音不大不,却是让周围的人都听清楚了,夹枪带棒的话让安老太爷面色骤然一沉。

    “安蓉,闭嘴。”

    一向骄纵跋扈惯了,今天被安老太爷落了好几次面子,安蓉一气哪里咽得下去,刚想再争辩两句,触及自家父亲阴骛的眼神,到嘴边的话不甘地咽了回去。

    想到她会受到如此的对待,安蓉狠狠地瞪了简清一眼。

    贱人,你给我等着!

    “咳……咳咳……”安老太爷捂住胸轻咳了几声,脸色微微涨红,安老爷子等人心中一紧。

    “父亲,您没事吧?”安忠辉弯下身子,轻声问道。

    “无妨。”安老太爷摆了摆手,随后看向简清,“不管你承不承认,安家的族谱永远都有你的名字。”

    苍哑的声音中气十足,那认真的语气没有人认为安老太爷是在开玩笑。

    话落,安家人脸色更加难看了,虽然心底极度不赞同却没人敢开反驳,毕竟今天来的都是有头有脸的人,安家的家事还是私下处理比较好,免得让人看了笑话去。

    简清心底嗤笑一声,脸上却是不动声色淡笑,“是吗?”

    安老太爷浑浊的虎目一闪,随即慈祥笑了笑,“当然。”

    余光扫了眼周围的宾客,安老太爷提高了声音,“感谢各位今天来参加老头子我的寿宴,今天还有一个好消息要告诉大家。”

    语毕,众人面露几分好奇,安家人心底则是有几分不好的预感,却碍于现在这种情况不好上前阻止。

    安老太爷笑眯眯地看向简清,“我们安家的曾孙女简清今天回来了,这可是我们安家的大喜事,正好趁着今天一并庆祝,希望今天各位还请不要拘束,尽情地享受宴会。”

    她能改了姓,改了名,他不和她犟,但是她一辈子都是入了他们安家族谱的人,他们安家的子孙,这点是永远都不会变的。

    安老太爷的一席话瞬间在宴会厅里炸开了,他当众亲承认了简清这个曾孙女,那就代表她并不比安煜那些曾孙的地位差,更何况看着安老太爷对简清的特殊,那恐怕是安家其他辈都不曾有过的待遇,这足以明简清在安老太爷那里有多受宠了。

    看来以后他们对这个忽然冒出来的安家曾孙女另眼相待了,毕竟安老太爷那么看重她,要是能和搞好关系,不定还能指望她在安老太爷面前多多替他们美言几句呢。

    安家人面色僵硬,想要发怒却不发怒不得,碍于还有那么多人在场,脸上还得一个劲地保持微笑,整张脸扭曲得难看,仿佛踩到大便一般,安家年轻的辈一脸嫉妒地看向简清,嫉妒安老太爷对她的特殊。

    从头到尾,简清也不发表任何意见,就连安老太爷当众承认她的身份的事情都不能引起她半分情绪的波动,不卑不亢地站在那里,淡漠如莲却让人捉摸不透。

    这……

    这菇凉是不是淡定过头了?

    她到底知不知道安家在京城的地位,知不知道得到安老太爷的承认有多荣幸。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