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不是安家的血脉


    ***

    一次寿宴,因为简清的到来掀起了不的波澜,权以霏回去之后便缠上了权老爷子,要他讲讲关于简清的事情。

    拗不过她,又因为今晚权景吾好不容易回了一次主宅,高兴之余,权老爷子也就答应了。

    想起十七年前的事情,权老爷子不禁有些唏嘘,抚了抚花白的胡须,“二十多年前听安崇在外面养了情人,而且那个女人还怀了孩子,结果没多久这件事就被安家上下都知道了,当时安家几乎乱成一锅粥,最后还是安易亲自出面将事情压了下去,而那个女人也被安易派人带走了,后来也不知道怎么回事,那个女人在生下那对龙凤胎之后没几年就出了车祸,安家也没派人去调查,更没打算将那对孩子给接回去,其实在这之后我曾和安易谈过,当年他其实是想将那对孩子接回他的身边养着的,只是那对孩子忽然不见了,连带着那女人的骨灰也不见了。”

    那个女人其实他曾去见安易的时候偶然见过一面,以他多年看人的经验,那女人绝不可能是会当三破坏人家家庭的人,那举手投足间的贵气可不是一般人能有的,只是这期间到底有什么内情他就不由而知了,毕竟他又不好去插手人家的家事。

    听完权老爷子的话,权以轩几人心情有些复杂,权以霏粉唇轻张,有些被震惊到了。

    “爷爷,为什么安崇看起来一点都不喜欢简清的样子,再怎么简清也是他的女儿啊。”回过神来,权以霏不解地问道。

    权老爷子脸色有些古怪,“当年外面都在谣传那对龙凤胎不是安崇的孩子,身上流着的不是安家的血,不过有安易护着,安家也没几个人见过那对龙凤胎。”

    对于这一点,其实当年他听了也是不相信的,毕竟安易那只老狐狸可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蒙骗的,如果不是安家的血脉,他又怎么可能那么喜爱,甚至就连安家任何一个辈都没有那对龙凤胎更得安易的欢心,这只能明,那对龙凤胎绝对是安家的血脉,只是这期间有什么不为人知的真相,估计也只有安易知道了。

    “什么?”不权以霏了,就连权明轩也是一震。

    不是安家的血脉?那安老太爷怎么当众承认了简清是他的曾孙女,这都快把她弄蒙了。

    “这怎么可能,今天看安老太爷对简清的态度,摆明就是偏心简清的,估计安煜那几人都没有简清更得安老太爷的欢心。”想起今天在宴会上安老太爷对简清的态度,权明轩有条不紊地分析道。

    权老爷子眉宇间的皱子不由得拧起,点了点头,“没错,安易对那对孩子喜欢的程度更甚安煜那几人,更何况当年的事情安易一直觉得是他们安家亏欠了简清他们,简清是安家的血脉这一点我还是敢打包票的。”

    安家哪个辈能随意在安易身上撒娇打滚,也就简清那个丫头敢,安易护着她的那股劲要不是亲生的那绝对不可能。

    权以霏苦着脸,简直理不清这其中的弯弯绕绕了,“妈呀,怎么那么复杂。”

    权老爷子轻咳一声,“行了,也不早了,大家都休息去吧。”

    知道他们这些年轻人没那么早睡,权老爷子也不奉陪了,毕竟人老了,休息时间还是比较固定的,站起身上楼休息去了。

    一时之间,客厅里只剩下权以陌几人。

    不知想到什么,权以霏猛地看向对面的权景吾,“三哥,我之前和你的那个人就是简清,她好像也住在世锦豪庭里,你有没有些印象?”

    自打回来之后,权景吾就一直程保持着沉默,听到权以霏的话,眸色一深,“没有。”

    不理会权以霏苦哈哈的表情,权景吾站起身也上楼去了。

    “三哥怎么这样啊!”权以霏一脸生无可恋地嚷嚷道。

    权明轩靠在沙发上,幽幽开,“我怎么觉得景吾晚上有些奇怪,竟然回这里住了。”

    这要是换做平常,这尊大佛早就在宴会露一下面便提前离席了,今天竟然耐着性子等到宴会结束,还和他们一起回来了,真是出乎他的意料。

    “哪有啊!”沉浸在简清的事情里,权以霏漫不经心地回道。

    权明轩也不指望她那二百五的智商能想明白什么,耸了耸肩,嘴角勾出一抹浅笑。

    这事情,越来越有意思了!

    回到房间,权景吾站在落地窗前,柔和的灯光映着修长的身躯在地面上投下淡淡的剪影。

    舒缓的铃声响起,权景吾拿出手机,“如何?”

    “boss,查到了,最近确实有人买了世锦豪庭其中的一套房子,房主名为简清。”电话那头男人恭敬的声音缓缓传了过来。

    权景吾嗯了一声,随后便挂了电话。

    紫眸微微眯起看向窗外,那股淡淡的体香似乎隐隐还在鼻尖萦绕着。

    简清!

    ……

    自从宴会那天之后,简清就像一阵风般消失在了外人的视线中,就连权以霏都时不时来世锦豪庭这边守株待兔,就等和简清来个偶遇。

    弄得安家人心神难安之后,简清便很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