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我问你答


    ***

    “向承,你难道不知道我这千食斋的规矩吗?还是你今天是故意来我这里砸场子了?”权明轩笑呵呵地开,眼底却无半点笑意。

    整个京城的人谁不知道,权家权二少活脱脱一只笑面虎,看实物温润实则不好招惹,这偌大的千食斋便是他名下的产业,凡是进到这千食斋的,都得给他三分薄面。

    向承慌了,“没……权二少,我才是受害人,这一切都是那个女人弄出来的。”

    不得不,向承的厚脸皮再一次刷新众人的三观,明明就是你自己见色起意,结果偷鸡不成蚀把米反被教训了一顿,现在还把责任推到人家菇凉身上去,还真是无耻到了新境界。

    权以霏嗤笑一声,眼底深处闪过一抹不屑,“向承,你今天发生的事情要是传到安老太爷耳朵里去,你觉得会怎么样呢?”

    话落,安煜几人脸色一变,就连杨湘心底也不禁打起鼓来,太爷爷本就偏心简清,要是知道今天的事情,苦果子肯定有得他们吃。

    向承还没意识到权以霏话里的意思,不明他为什么忽然提起安老太爷,讥讽道,“太爷爷自然是会帮着我,这不是明摆着的吗?”

    他是安家的外曾孙,那个女人算什么东西,有什么资格和他相提并论。

    权以霏噢了一声。“是吗?我看不见得吧,毕竟简清可是安老太爷当面承认的曾孙女。”

    一句话,如沸腾开的水,现场炸开了。

    众人傻眼了,呆呆地看向简清,有些回不过神来。

    一个姓简,一个姓安,这不过去啊!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们仿佛闻到了豪门世家八卦的气息。

    向承脸上狰狞的笑容还没褪去,权以霏的话犹如一道惊雷劈在他头上,简清是太爷爷承认的曾孙女?

    不……不可能,这不是真的。

    受伤的手垂在身侧,向承麻木了,仿佛感觉不到半点痛意。

    安煜这下也意识到了不对劲了,伸手将向承拉到身旁,“你妈难道没有告诉你吗?”

    这下糟了,原本他们是以为向承是知道简清的身份,只是想着戏弄一下她,没想到向承这家伙竟然真是对简清起了念头。

    向承眼神呆滞地摇了摇头,安煜心底一沉。

    “简清,好不容易遇见了,那就是缘分,赏脸一起吃顿饭呗。”权以霏继续邀请道。

    简清本想拒绝,想到刚刚权以霏维护她的模样,还是点了点头。

    权以霏比了个剪刀手,成功。

    “走,我二哥这里可有很多美味,我给你介绍。”自来熟地挽住简清的手,权以霏带着她走向楼上去。

    除了她熟悉的人之外,简清几乎没有和其他人这么亲昵过,身子一僵,余光看到权以霏脸上灿烂的笑容,还是没有选择抽出手,任由她挽着。

    权以陌和权明轩跟着后面也上楼了,走在最后的权景吾意味深长地看了向承一眼,随后也上楼了。

    安语的目光一直追逐着权景吾的背影,直到他的背影消失在视线里,还回不过神来。

    “语儿!”安煜喊了一声。

    安语回神,看到向承脸色苍白的模样还有那只血流不止的手,不禁皱起眉,“哥,现在怎么办?”

    “去医院,语儿你去通知大姑。”安煜拽过向承,拉着他朝着门走去,弄出这么一出闹剧,哪还有心思吃饭。

    安语三人连忙跟上。

    ……

    九楼是权明轩的私人领域,其他人没有他的允许也是不能上来。

    不知是凑巧还是故意,权景吾坐在简清的正对面,餐桌上,有权以霏在,气氛一直活跃着。

    坐在简清旁边,权以霏眉飞色舞地和简清介绍着权以陌几人,那模样恨不得把自己的祖宗十八代都给交代清楚了。

    “好了,礼尚往来,简清,你也介绍一下自己呗。”权以霏笑道。

    简清勾唇浅笑,“我叫简清。”

    短短四字,利落不拖泥带水,很有她的风格。

    静等着她的下文,却不见她再开,权以霏头上掉下大片黑线。

    这就没了?

    自己难道不知道她叫简清吗?

    开啥玩笑。

    权以霏轻咳一声,“那啥,要不这样,我问你答好不好?”

    简清好整以暇地看她,没有一答应,“这就得看你问什么了。”

    “放心,绝对是简单问题。”权以霏拍拍胸脯保证道。

    简清不语,洗耳恭听。

    “第一个问题,你今年多少岁?”

    “二十二。”简清答。

    “第二个问题,你有什么特别的爱好兴趣吗?”

    “这个比较广泛,没有特定。”

    “第三个问题,你住在世锦豪庭吗?之前怎么没在那里见过你?”

    “嗯,刚住进去。”

    权以霏看着大大咧咧,实则也有细心的一面,一轮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