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话 烟消云散


    “啊~快停下。”

    惊恐的咆哮声从混乱战场传来,这一刻的混乱战场,完全被黑炎包围,那一朵朵火焰,如同飘雪拂过情人的脸庞,轻柔的落在紫雾上,这雾气虽然来自黄天,连主宰都不能损伤丝毫,但那黑炎却能静静燃烧,不管雾气如何翻滚,黑炎依旧以恒定的速度在跳跃着,似乎不焚尽这雾气,就永不熄灭。

    魂族大长老等人,在被移到混乱战场后,脸色就慢慢变了,他们再次见到了那道身影,曾经的岁月,距离现在太久远太久远了,远到他们都快要忘记这道身影了。

    尊主归来了。

    这一刻,所有归顺黄天的众人,内心都泛起苦涩,他们也开始质疑这次的抉择,然而当他们感知到族人一个个死去后,他们的内心如同热油中突然倒入冷水一般,简直翻江倒海啊。

    “不。。。”

    噗通~

    魂族大长老第一个跪倒在地,泪流满面,他痛恨啊,他恨眼前这道身影为何归来的这么晚,更狠对方为何不给自己族群一条活路,你为何不死,为何不死呢。

    人啊,就是这么的悲哀,明明自己背叛在前,反而将所有过错都归结到别人身上,好像别人所做之事只要不符合他们的利益,就跟犯了天条一般,十恶不赦。

    “孩子,”没有理会其他人,镇元尊主那慈祥的双眸,紧紧的盯着下方的叶一飞,“万物来自道,而道来自无,道,乃是天地之本,无,乃是天地之根,由根生本,再由本化根,轮回不息,阴阳守恒。”

    只一句话,就让叶一飞茅塞顿开,他从中理解到,不管是渺小到地上的蚂蚁,还是强如天道,都逃避不了轮回,天道从虚无中来,又会在某段时间后走向虚无,这好像是一种规则,这种规则规定了天道的运转法则,天道必须按照这个规则,丝毫不差的运转下去。

    “天道的本质乃是阴阳,阴阳守恒都没有悟透,就去参悟魔道,犹如不建地基,就去搭建高楼大厦,跟本末倒置何异?”

    说罢,就看到镇元尊主右手一挥,一张面具就出现在他手中,原本透明的面具,在离开叶一飞面部后,顿时幻化出一道道黑色纹路,这些纹路开始剧烈的蠕动起来,好像要逃离他的手掌。

    呼~

    蓦然间,一团黑色的烈焰,从虚空中降落下来,落在了面具上,然后就看到那好像拥有生命的面具,顿时就被黑炎包括住,那一道道黑色纹路顿时开始颤栗,随后就化为一张黑色的面孔,在火焰中焚烧中,露出痛苦的表情,然而不管这面孔如何痛苦狰狞,都始终不敢抬头看一眼,好像一抬头就会让他丧失抵抗的勇气。

    不知为何,在看到面具上的模糊脸庞后,从叶一飞心底升起一丝愤怒,更想起了在无崖中,主宰曾经对他说过的话,还有道眼中的封印,如果现在他还不知道主宰对他有图谋的话,那么他就真的太白痴了。

    “等你实力足够时,再去修炼魔道,然后将阴阳分别走到极致,最后再去感悟无极无相。”

    虽然魔道强大,但却不适合叶一飞现在修炼,连阴阳都没感悟透呢,就想去感悟极致魔道,终究会根基不稳,就像老者所说,根基都没搭建呢,就不要去考虑上面的大厦了,主宰现在就让叶一飞修炼魔道,明显是不想他修行太快。

    就在叶一飞二人谈话间,三千仙界中的核心之地,秘境外围的那团紫雾,越来越稀薄,这个过程中,看似紫雾毫无反抗之力,然而黑炎无时无刻不在消耗着镇元尊主的不灭魂,当紫雾眼看着就要被焚烧殆尽,站在高空中的镇元尊主,身体却不可查的一颤,身影蓦然间就变得无比模糊,好像随时都要消散一般。

    “哈哈。。。你的不灭魂快要消散了,可老夫还没有输,这个天地终究是我的,我的。。。”

    看到镇元尊主的状况,黄天别提多高兴了,这也能从侧面看出,当年镇元尊主的伤势比黄天严重的多。

    “如果你再袖手旁观,老夫就收手了。”

    镇元尊主没有去理会黄天,而是缓缓抬起头看向天空,他这句话分明是说给天道听的。

    嗡~

    突然间,一道道强悍的意志,从虚空中降落此地,直接压在那即将消失的紫雾上,就好像压倒大山的最后一根稻草,所有仙界中的紫雾,在这一刻全部被天道意志粉碎。

    嗖~

    无数的透明黑炎,虽说比之前黯淡了太多太多,但依旧毫不犹豫的冲向核心之地的紫色漩涡。

    “你为何如此固执?你也看到了,这天道分明是在利用你,它压根就没出全力,你死了,你的不灭之灵必定被它抢走,到时候它再交给其他人,那么就会诞生新的尊主级人物,你这是在为他人做嫁衣啊,如果你跟老夫联手,这苍天早晚会落入我手,到时候我带着你进入道元界,岂不快哉?”

    黄天真的急了,他不想再次沉睡,他更不想看到老对手的不灭之灵,被他人夺走,如果是那样的话,只要天道将其交给主宰,或是魔神,那么铁定会诞生出新的不灭魂大能,到时候他黄天还有何能力来反抗呢?能不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