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四三十三话 圣物的来由

    先是袖手旁观,后又出手抢夺不灭之灵,最后借助商戎华之手施展红尘万世轮回经,叶一飞对天道的做法,从这一日后,再无好感,有的只是那无尽的憎恶。

    好嘛,你丫的被黄天夺舍了一半,现在又面临被完全夺舍的厄运,我们拼死来救你,你不出手就算了,还用尽心机,最后还下此毒手,任何人都无法忍受吧。

    叶一飞不知道自己的前世,镇元尊主有多强,但能跟夺舍了天道的黄天对抗,就说明整个天地间,能跟他老人家相提并论的,唯有黄天,连天道都要靠边站,这个强弱概念,他还是分得比较清楚的。

    那么问题来了,既然镇元尊主如此厉害,为何无法彻底打破他道眼中的封印呢?

    如果到现在叶一飞还不清楚的话,就太愚蠢了,当镇元尊主跟黄天交手之时,他就知道在天级高手之上,是站在天地巅峰的不灭魂强者,那么仅仅是天级高手的主宰,为何能布下如此强悍的封印呢?

    这里面如果没有天道的影子,打死他都不会信的。

    “天道,你欺人太甚。”

    叶一飞在心中暗暗对自己说了一句话,回首间直勾勾的看向西华城,那里站着一位金衣女子,全身全部笼罩在衣袍内。

    “师妹~你瞒的师兄好苦啊。”

    就在镇元尊主消散之时,他的眼眸始终看向的是城中的木子,那一刻,叶一飞内心升起无数的疑惑,因为他们二人本就是同魂,所以能心意相通,叶一飞当时就感受到对方内心深处的爱意,绵绵不绝,情深似海,最后镇元尊主口中喊的小裙二字,他可是听的清清楚楚。

    更让叶一飞不可思议的是,当那漫天的莲花将他包围后,居然有一位女子,从木子身体中飞出,虽然只有那么一撇,但却让他如同雷击,那烙印在灵魂深处的绝世容颜,就算他投胎转世过多次,都不曾忘记。

    也正是从这一刻起,叶一飞想通了一件事,他跟释情,原来在前世就已经情根深种,姻缘已结,当年为了阻止黄天,他们二人受伤太重,不得不双双转世,他转世成了镇元神族的茻子,而前世的小裙,就转世成了释情,只是勼劫经的缘故,让释情多了九世。

    玉手轻抬,缓缓掀开了衣袍,那金衣下的俏脸,早已是泪流满面,四目相望,仿佛穿越了时空,回到了第一世,那段神仙眷侣般的日子,虽然伴随着尊主跟小裙的消散,而无从回忆起,但那段刻骨铭心的爱情,却如同种子一般,早已在他们心中,生根发芽,跟他们的灵魂融合在了一起,就算经历了生死轮回,也无法将其磨灭。

    就这么一瞬的时间,叶一飞心中那最后一丝隔阂,如同冰雪融化一般,消失的无影无踪,这段恩怨,主要来自于镇元神族跟勼黎族的恩怨,既然知道了主宰跟天道的勾当,那么他对茻子这个身份,完全没有了一丝认同感,反而感觉对方为了掌控他,用尽手段封印他的不灭魂,让他不断轮回,这仇怨就大了去了。

    “师~~”

    释情刚喊出一个字,竟然毫无征兆的一头栽倒在地,气若游丝,如同死人。

    “师妹~”

    叶一飞大吃一惊,身影一闪就来到释情身边,急忙将其抱在怀里,眼中满是紧张。

    “谁?给我出来?”

    叶一飞仰天一声怒吼,现在的他,刚经历一场巨变,内心可以说是最脆弱的时候,真的无法再承受释情离他而去。

    “没有人出手,咳咳。。。”

    满脸褶皱的商戎华,从天空中跌落在西华城中,苍老的连站起身的力气都没有了,刚说完一句话,就开始不断的咳嗽。

    “师妹她怎么了?”

    叶一飞眼神不善的看向商戎华,他知道对方是被天道利用了,否则的话,他早就出手了。

    “你可知道圣物是如何诞生的?”

    商戎华没有正面回答的叶一飞的问题,反而问出了一个新的问题,在天道掌控她的身体之时,她并非一无所获,而是知道了一件隐秘,虽然这件隐秘不算什么,但正好可以回答叶一飞的问题。

    “还请明说。”焦急的叶一飞,在听到对方扯到圣物上,就必然有所指。

    “天道轮回,天地间会诞生一缕不灭之灵,天级强者吸纳后,首先是让道魂晋升为不灭魂,接着是让自身的混元道身,进一步蜕变,最后化身为不灭圣体,否则的话,在天地化为虚无后,任何物质都无法摆脱毁灭的下场,唯有不灭魂跟不灭圣体,才能真正做到不死不灭。”

    商戎华喘息了片刻,接着说道:“而大家口中的圣物,正是那不灭圣体,只是无人知道罢了,简单来说,跟你融合为一的逍遥道玉牌,就是你第一世的不灭圣体。”

    “什么?”

    叶一飞大吃一惊,这一下他完全明白了,难怪当初他在铸就神魂时,会觉得逍遥道玉牌才是他的身体,不管是灵宝也好,还是道器也罢,都无法隔绝天道,而玉牌偏偏可以,原来这是不灭圣体啊。

    “为何这不灭圣体不是人形呢?”叶一飞问出了一个最大的疑惑。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