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话 第一次交锋 第一琴师


    翠雀岛方圆数万平米,楼阁十栋,分别有酒楼,拍卖楼,曲艺楼,赌场等等。

    青楼在正中央,占地最大,也是最豪华,大概有三十多丈高度。

    而晚上的花魁选举则不在这里,而是在外面的湖水上,翠雀阁会搭建一个巨大的平台,到时会有无数的船只前去观看。

    然而中年壮汉将二人带到一独立阁楼处,共分三层,这里距离中心泉眼最近,这是翠雀阁专门为极个别特殊人专门修建的独栋阁楼,一共才三栋,以叶一飞以前的身份是完全不够资格进入。

    “主人,弹琴之人已带到”。

    “进来!”里面传出一冰冷声音。

    嘎吱!

    推开房门,迎面处是一绝美屏风,十分的雅致。

    绕过屏风,才现整个房间,布置高雅大气,大概有十个座位,每一处座位都设有独立的茶几,此刻正上方坐着一青年人,金黄色衣冠,英气逼人,气度不凡。

    下三处座位上,一白老年人,一青衣中年人,一美艳女子。

    几人纷纷看来,特别是上青年,看的特别仔细。

    叶一飞面不改色,径直走到房间中间,也在打量着这些人。

    “公子果然人中龙凤,仪表堂堂,在下诸葛宏天”。白老者先开口,望向叶一飞,满脸欣赏之色。

    “先生谬赞,本公子四海为家,乐逍遥,乃一游方闲人,比不过先生经天纬地之才,安邦定国之能”。叶一飞转头看向上的青年,“听闻铁木帝国的鹰公子,乃是旷世奇才,手下能人异士举不胜数,果然非虚,真是见面远胜闻名啊,本公子更是仰慕已久”。

    众人一阵抽搐,这货一口一个公子,那有仰慕的意思,居然还不主动自报家门,真是够能装的。

    “本太子,心系天下,广纳有识之士,实为造福我铁木百姓,不知公子。。。”上的铁木鹰,直接亮出身份,就想压住叶一飞的气焰,然还没说完就被打断。

    “哈哈。。。说的好,鹰太子真乃圣人也,未来的明君,此乃铁木之福,万民之幸啊,我代表天下苍生,谢过殿下”。叶一飞的表情那叫一真诚,然仅仅是点下头罢了,让其他人都是一愣,关键是这货竟然打断太子说话,真是目中无人,心中不免有些气愤。

    不等对方开口,叶一飞头一扭,转向青衣中年人,对方浑身一股凌厉的杀气,若隐如现,“想必这位就是鼎鼎大名的南宫睿将军,武功盖世,令敌国闻风丧胆,护我铁木河山,本公子仰慕已久”。

    一句话让其他人都是一窒,你这说话的语气那有仰慕的意思。

    最后转向一美艳女子,对方天生媚眼,一个眼神就能让人心生涟漪,不能自已,“这位大姐,生的一双好眼睛,想必就是传说中的媚狐仙,真是令本公子大开眼界,佩服啊佩服”。

    本来女子较有兴趣的看着,一声大姐,把她喊的差点吐血,美目中尽是锋利的目光。

    叶一飞说完,一副风轻云淡的样子,扭头看向叶淑月,“二弟,你坐这边”。指着一个最近的座位,自己反而直接坐在诸葛宏天下,好像在自己家中一般。

    众人均是一愣,心中那个腻歪别提多难受,还作不得,如同汤碗中看到一苍蝇一般,更郁闷的是,你把我们都说了一遍,偏偏不介绍你自己,真是岂有此理啊。

    叶淑月从开始的惶恐变成了满脸笑颜,心中更是佩服她二哥的口才。

    诸葛宏天轻咳两声,“不知公子如何称呼啊?”

    “啊,诸葛先生不知?我已经说过了啊”。叶一飞一脸的惊讶。

    四人眉头一皱,互看一眼。

    “请恕老朽耳背”。

    “本公子,乐逍遥,人称逍遥公子”。叶一飞满脸微笑。

    “啥米?”众人一脸黑线,此刻才想起对方的头几句话,“本公子四海为家,乐逍遥,乃一游方闲人”,原来这货说的乐逍遥是人名啊,还以为这货四海为家乐逍遥呢,这也太难理解了吧。

    “咳咳,今日听闻公子琴音非凡,想必出自名门之后吧”。依旧是老头儿问话。

    “算不上多大名气,属于忠良之后;今日我兄弟二人,初到贵地,见这里风景秀丽,人杰地灵,忍不住弹奏一曲,附庸风雅而已,我兄弟二人盘桓数日即将离去。”叶一飞完全一世外高人的样子,要多清高就有多清高。

    低头将扇子一点一点收起来,完全不把其他人放在眼里,然眼角余光把四人的表情看的清清楚楚,不是不想用神识,而是不能也,只因南宫睿的灵识一直在他身边盘旋,对方的眼睛一直出淡淡的白光,让人有种被看穿的感觉。

    只见上铁木鹰,眉头微皱,右手不自觉的握了下,从叶一飞进门后,就现对方这是第二次握拳,第一次正是他打断对方讲话之时。

    “如若有什么地方吸引住了本公子,留在铁木皇城,也未可知啊”。叶一飞抬起头微笑着看向铁木鹰,路不能堵死了,否则怎么好谈条件呢?

    铁木鹰明显一愣,面露微笑,眼中甚是真诚,“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