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十一话 寒泉小筑 各有所图

    “逍遥兄,你看上那位美女了”。 马常廉凑过来,贼兮兮的笑着,这几个纨绔子弟在叶一飞的带领下,早就跑到中间大船上来了。

    看着擂台上那二十几位仙子,犹如进入仙境一般,个个貌美如花,含羞欲滴,唯独一个女子依旧带着薄纱,朦朦胧胧,若隐若现,让人心痒难耐。

    “咳咳”,叶一飞整理下衣装,右手拿着扇子,推开马常廉,来到船头,望向擂台,完全一浊世佳公子。

    嘴角微微一笑。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溯洄从之,道阻且长;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央”。

    一声优雅而又迷人的诗句出来,引得无数人的眼球,然而下一刻就愣在那里。

    “额。。。没看错吧,这就是刚才吹口哨最欢的那位?”

    “这文采没得说啊,太绝了”。

    “哇哦!太牛叉了,逍遥兄还会吟诗啊”。

    “嘶!”诸葛宏天也是一愣,看着对方的背影,有些无法相信。

    擂台上众位美女纷纷看来,眼中略带疑惑,唯独一双眼睛静静的看着,面纱下的嘴角不自觉的扬起。

    “众位仙子,才艺绝伦,实属天上有,若要评出高低,令人心肠断,眉愁白啊”。

    “靠,这货太能装了吧,不知道的还以为花魁他说了算呢”。

    这货刚说完,扇子一指脱口而出,“这位仙子当为花魁”。正指向一白沙蒙面之人,本来众位才女还夸这人公正呢,转眼间就被气晕了,个个瞪着他。

    “哈哈。。。”转身回到座椅上,看向诸葛宏天,眼中的意思很明显。

    “咳咳!”对方咳嗽两声,心中一阵无语,“这货想女人想疯了,这么着急,都没选呢,就定下了”。

    “不会吧,这人谁啊”。

    “就是白天弹琴那位”。

    “啥米?就是划船不用桨,只用琴声那位?”

    “真是高人啊”。

    “众位。。。开始投票吧”。一个精瘦的中年人,穿着大红衣,出现在擂台上,这是翠雀阁的大掌柜,一切组织都有此人筹划安排。

    只见数十个中年人,穿梭在无数的船只上,每人拿着一张纸一根笔,上面有从一到二十,对应擂台上二十名仙子,只要在对应的号码下,画上一笔,就算投票了。

    一刻钟后,大掌柜将所有的纸张放在一起,然后看了一下。

    “今日花魁,玉儿姑娘”。

    “哗!”下面炸开了锅一般,议论纷纷。

    “有黑幕吧,连脸都没看到啊,也不知道真漂亮还是丑八怪”。

    “这叫朦胧美,专门勾引人的想象,这才是美的最高境界”。

    “你傻啊,这是哪里?一切翠雀阁说了算”。

    “谁说有黑幕,那位蒙面女子的琴音真叫好听,当花魁当之无愧”。

    大家各执己见,互相议论。

    “大家静一下,下面有玉儿姑娘出题,有人答出者,就有幸被邀请到寒泉小筑于美女相伴数日”。

    所有人都安静了下来,竖着耳朵听题目。

    “琴为天地之音,唯有琴道高人,方可成为知音”。婉转清幽的声音传出,让人心生涟漪。

    “这绝对是内幕啊”。

    “这还用想吗?大家都知道是谁了”。

    “人家那叫真本事,你会弹琴吗?能用琴声划船吗?人家都会啊”。

    “就算不是人家,也轮不到你啊”。

    “哈哈,逍遥兄真是厉害啊,第一次来就独得佳人青睐,真是令我辈羡慕啊”。马常廉几个纨绔子弟个个羡慕不已。

    “就说了本公子最帅,你们还不信,现在知道哥厉害了吧”。

    。。。

    明月当空,人影绰绰,沿着小路,一路行至翠雀岛中央。

    一雅致小楼修建在清泉旁边,月光下看到水雾缭绕,宛如仙境一般。

    叶一飞来到这里后,就感觉四周的温度冰凉透体,一阵舒服,温度虽低,却让人不觉得寒冷,极其的矛盾,让他极想知道下面到底有什么秘密。

    只见远处两道身影走来,前面一美丽仙子,犹如足踏云雾一般,走近身前,微微抬头,月光洒在仙子脸上。

    一双美目带着无尽的温柔,眼睛中倒映着细长的睫毛,就连薄薄的面纱也难以遮挡那倾世容颜。

    此仙子生得来仙姿佚貌,説不尽的幽閒窈窕。

    “玉儿见过公子”。微微弯身,美丽的风景让人无限遐思。

    “姑娘无需多礼”。叶一飞背后一阵吃痛,叶淑月用手指一直在掐他。

    “咳咳!还请姑娘早些歇息,我兄弟二人在寒泉旁静修便是”。

    “这如何使得,还请公子到楼上歇息,待玉儿为公子。。。”只见对方脸色微红,声如嘤咛。

    “哈哈。。。月儿姑娘,无需如此,本公子可不是好色之徒,白日里见姑娘确实是爱琴之人,众多仙子中,唯独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