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四章 天降好运 埋伏

    地面猛地一震,山林都在摇晃,螟吓得一跳多高,本能地紧抓着木枪缩在树根处,全身紧绷。他没有马上逃走,因为不知道是什么情况,冒然暴露更危险。

    林间很快平静下来,又只剩下了哗哗的雨声。螟等了一会儿,谨慎地探出头往前方看了看,见没有动静,这才慢慢往后挪动。

    可就在这时,他听到前方传来一阵呦呦的叫声。

    “是跳鹿!”螟马上分辨出这是跳鹿的叫声,他的脚步又停下了。

    “叫声一直不断,还在同一个位置……会不会是受伤的跳鹿?”螟心中猜测,但却没敢动,叫声是从巨响那边传来的。虽然他很心动,但那声巨响实在吓人。不过他也没走,他在犹豫。

    又过了一会儿,叫声还没停下,螟暗道:“叫了这么久,应该不是被魔兽或者魔虫捕捉,否则早就死了。”

    “过去看看!”螟做出了决定,他已经饿得受不了了,前面虽然可能有危险,但也比找虫子吃好。丛林中许多虫子都是有毒的,想找到能吃的虫子也不容易。

    螟猫着腰,慢慢往前走,这时他的精神高度集中,只要察觉危险,他会立刻逃走。

    走出不远,地面上出现了很多枝叶,都是刚刚断掉的。再往前,他看到了一个大坑,周围折断了好多树木,东倒西歪,有的还倒在了坑里。

    这是一处山坡,山坡上的土石塌落,将坑埋住了一小半,里面已经有了积水。

    不过螟的注意力却不在坑里,他正盯着坑的对面,那里有一只很大的跳鹿倒在地上,一动不动。呦呦的叫声也是从那里传来的。

    螟的眼睛放光,呼吸有些急促,他此刻高兴得都要跳起来了。果然是受伤的跳鹿,而且周围肯定没有魔兽和魔虫。

    “或许刚才的巨响把魔兽都吓住了吧!”螟嘀咕一声,飞快地跑了过去。

    然而,当他来到近前,才发现情况与自己想的不一样。跳鹿并不是受伤,它已经死了,发出叫声的是另一只很小的跳鹿,被树杈卡住了后腿,无法挣脱。地面上到处都是树枝,叶子浓密,遮挡了视线,他刚才没发现。

    小鹿发现螟到来,叫得更急,充满了惊慌和无助,拼命挣扎,想把腿抽出来。

    螟对这只小鹿没有兴趣,它太小了,根本没有多少肉。因此只看了小鹿一眼,就要去查看死跳鹿,希望它的血还没有流尽。

    “呦呦呦……”小鹿不停地叫,螟忽然意识到,要是让它继续叫下去,说不定会把魔兽引来。自己不就是被叫声引来的吗?

    想到这他一转身,把手中的木枪举了起来,对准了小鹿的脖子。

    这时小鹿仿佛知道命运即将来临,竟是停止了挣扎,叫声也低沉了下去。

    看到小鹿的模样,螟的脑海里突然冒出一个奇怪的念头:“这只小鹿好可怜!”

    跟着他放下木枪,竟是鬼使神差地蹲下去,把小鹿卡住的蹄子从树杈中拔了出来。

    骤然脱离了束缚,小鹿嗖地蹿了出去,几下就跑没影了。

    而螟则站在原地愣住了,脑子懵懵的:“我刚才做了什么?我竟然觉得猎物可怜……竟然把猎物放了……”

    这个时候,他的耳边响起“叮”一声轻响。但山林中都是哗哗的雨声,他又处于惊讶之中,根本没注意到。

    过了好一会儿他才回过神来,赶忙来到死去跳鹿旁边。不管刚才的情况多奇怪,也没有食物来得重要。

    沿着跳鹿转了一圈,螟拿起木枪对着它的脖子戳了下去。没有血迹,没有伤口,他都不知道跳鹿是怎么死的,不过先喝血再说。

    一枪下去,螟趴在了地上,让跳鹿的脖子处于较低的位置,暗红的血液马上流了出来。

    “咕咚咕咚……”螟一通猛灌,只觉满嘴腥气,但他的身体却暖和了起来,肚子也鼓了。

    过了一会儿,螟坐了起来,抹了一把嘴。然后低着头在周围寻找。他要找石头,做一个简易石斧,好切割鹿肉。这只跳鹿很大,他是无法整只带走的。虽然舍不得,但该舍弃还得舍弃。

    很快找到两块合适的石头,螟开始相互敲打。他做的石斧并不需要多精致,只要敲打出锋利的边缘就行。

    不过用石斧切割跳鹿并不容易,非常耗力,光是割开兽皮就让螟累得满身大汗。

    他切割的是跳鹿的一条后腿,特别是最后关节连接的筋,切割起来更是困难。而且用一会儿石斧边缘就不再锋利了,他还得重新做。

    一连用掉了两个石斧,制作第三个的时候,石块的断面竟是出现了一片水润的绿色,非常好看。不过只看了一眼他就不关心了,有锋利的边缘就行。他现在得抓紧时间,喝兽血的同时血腥味在向外蔓延,过不多久就会把魔兽魔虫引来。

    忙活了很久,眼看就还剩最后一点筋便把鹿腿整条取下来的时候,螟突然听到轻微响动从身后传来。

    自从放掉鹿血开始,螟就一直保持着警惕,听到动静他都没有回头,石斧用力砸了下去,鹿腿的连接处应声而断。然后他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