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地球 梦中的世界


    螟对自己家门口的布置相当清楚,荆棘都是藏在灌木里面的,一点也不会外露,可他走到近前却发现,好几处荆棘都伸出了灌木,明显有人动过。而且灌木还摆放成原来的样子,不用问也有问题。

    他独自一人在魔兽魔虫横行的山林生活,如果没有超高的警惕性,早就死了。因此看到这种情况,他没有任何犹豫,转身就跑。

    “截住他,他有食物!”在他左前边突然传来了喊声,一个人影从树后冲了出来。同时右边也跑出来一个人,他这时如果继续往下跑,一定会被堵住。

    “是鬣他们!”螟认出了堵截他的人,想掉头往山上跑。

    可这时山洞口的灌木被挑飞,鬣端着木枪从山洞中钻了出来。

    这时往上跑也不可能了,螟一咬牙,抬手就把鹿腿扔向了左边,然后埋着头往前冲。

    左边的是豺,一看鹿腿飞过来,他哪还顾得上去拦截螟,扭头朝着鹿腿扑了过去。螟利用这个空隙,快速跑下了山坡。

    “追,抓住那个小子!”鬣往前跑,招呼豺和蝥。但豺却没听他的,先把鹿腿捡了起来。蝥也停下了脚步。

    眼看螟的身影消失在密林,鬣气得对着豺大喊:“我让你追那小子,你没听到吗?”

    豺毫不在乎地举了举手中的鹿腿,说道:“咱们已经得手了,废那个力气干什么?”

    鬣还要再说,蝥不高兴的地开口:“鬣,你最好小点儿声音。”

    鬣的话被堵了回去,脸色说不出的难看,把手中的木枪重重扎在了地上。

    “鬣,你非要追那小子干什么?”看到鬣的表情不对,豺奇怪地问道。

    “你们知道那小子是谁吗?我脑袋上的疤就是被他用石头砸的。昨天要知道是他,就绝不能放过。”鬣恨恨说道。刚才他藏在洞口,一眼就认出了螟。

    “上个冬天逃掉的那小子?”豺有些诧异,他还真没看出来。上个冬天就是他们三人一起动的手。对方的实力也很强,要不是有女人和孩子的牵累,他们也不见得能得手。也就是这次抢夺,才让他们三个平安渡过了冬季。

    过了片刻,蝥摆手道:“跑了就跑了,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毁掉他的火种,再把干柴和干草都扔到雨里,他绝对活不过这个冬天。”

    鬣摸了摸额头的疤痕,问道:“你们说这小子还会不会回来?”

    豺的脸色一变,说道:“鬣,你最好打消守在这的主意。看到那个巨大的魔兽脚印了吗?”

    蝥板着脸说:“你要是想冒险的话,我和豺可就回去了。”

    鬣一看这两人的态度,表情一变,笑了起来:“我怎么会冒险,那就听蝥的,毁了他的火种!”说着一转身,走向山洞……

    螟一口气跑到山脚才停下,然后躲在了一块岩石后,呼哧呼哧喘着粗气。他并没往远处逃,现在已经是下午了,如果到了晚上还没有找到藏身的地方,那就死定了。

    这大山中的山洞虽然不少,但想找到能居住的就难了,弄不好还会一头撞进魔兽的窝里。他可不认为自己还有上一个冬天那样的运气,能再发现一个没有主人的山洞。所以,他还想着回去,深山危险,鬣他们不会留下,一定会走,起码他能把今天晚上对付过去。

    螟蜷缩着,感觉非常冷,肚子也是空空的,喝的鹿血早就消化没了。他恨死了鬣他们三人,但却没有办法,对方比他强大的多。现在他的食物没了,连木枪都丢了,只剩下手中的石斧。

    过了一会儿,螟强打精神站了起来。虽然生活艰难,但他从没有放弃过,上一个冬天那么艰难他都扛过来了,这个冬天他相信自己也一定能扛过去。

    沿着山脚往后走,他打算从后面的山坡绕回去,他对这里的环境要比鬣他们熟悉得多。

    许久之后,螟再次返回了他的住所附近,小心翼翼地躲在一棵树后观望,只见原本阻挡山洞的灌木和荆棘散落得到处都是。洞口黑漆漆的,也没有被石头挡住。

    “他们应该已经走了!”螟心中暗道。如果对方躲在洞里,不可能毫无遮掩。

    不过他还是谨慎地等待,直到天色擦黑了,他才慢慢走回山洞。

    然而走到洞口,螟的脸色就变了,他看到周围散落的都是木柴和枯草,这是他存储的干柴。

    “火种!”螟突然闪过这个念头,几步跑进山洞,接着就愣在了那里,两眼直勾勾看着火池,里面湿漉漉的,任何余烬都没有了。

    “他们,他们……”螟紧紧握着石斧,鬣灭掉火种,这是对他最致命的打击。如果没有下雨还好,可这样的天气让他去哪找干柴,到了冬季大雪封山更别想,他想钻木取火都做不到。没有火种他一定会冻死,比没有食物都严重。

    螟靠着墙边慢慢坐了下来,他原本还想等明天雨停了,带上火种和一批干柴离开,另找住处的。但现在没必要了,去到任何地方生不了火也没用。

    之前不管多么艰难,多么饥饿,甚至历尽千辛万苦弄到的食物被抢,他都不曾绝望,坚信自己能扛过这个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