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善意 询问


    螟靠着的墙坐在地上,两条腿伸直,张开着。李瑶则在三四米外两眼直勾勾盯着螟的两腿之间。

    “看什么呢?”黄冬雨走过来拍了李瑶一下,然后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

    “他里面什么都没穿!”李瑶小声说。

    她说话的工夫,黄冬雨也看到了螟两腿间的光景,立刻扭过头来,数落道:“你个老巫婆,就喜欢这些。”

    李瑶不屑道:“切,谁喜欢,短小无力的!我是奇怪,这小要饭的怎么穿着兽皮。”

    李瑶这一说,黄冬雨又看了螟一眼,也感到奇怪。一般要饭的都是破衣烂衫,她还真没见过穿兽皮的。

    这个时候,李瑶突然往旁边挪了两步,捂住了鼻子,说道:“黄大小姐,你把外套脱了吧,臭死了!”

    黄冬雨表情不悦:“你还嫌弃,还不是你瞎喷闹的?”

    李瑶嘿嘿笑道:“我没用过,当然瞎喷了……”

    黄冬雨没理会李瑶,再说下去肯定被她带沟里。她也没脱外套,走到螟的近前,问道:“小朋友,过一会儿就好了,不用害怕。”

    螟的眼睛看不见,喉咙难受得要死,脸跟针扎一样,心中更是恐惧,不知道这些人要干什么?他没有吃的,也没有什么物品,对方又不缺食物,为什么要攻击他,他想不透。

    “小朋友,你住在哪里啊……”黄冬雨看出螟的紧张,声音尽量放平缓。

    螟并没有回答,他根本听不懂。

    李瑶在后面说:“这孩子别再是个哑巴,怎么一句话也不说?”

    黄冬雨无奈地摇了摇头:“一会儿问问沈欣吧,如果这孩子家里有人,就跟人家道个歉,不行赔点钱。”

    李瑶立刻打断了黄冬雨:“你看他像家里有人的吗?穿成这样,头发长的都到屁股了,肯定没人管啊。”

    “这可说不好,还是打听一下,别留下麻烦。”黄冬雨说。

    “哎!真是倒霉透了……你说他要是有家人,会不会讹咱们。”李瑶问。

    “放心,这事好解决!”

    两人小声说着话,十多分钟就过去了,螟靠在墙边,慢慢冷静下来,恐惧感也减弱了一点。回想一下刚才的情形,他觉得对方好像不想杀他,否则制住他的时候,轻易就能要了他的命……但对方为什么攻击他,他还是一头雾水。

    “可惜听不懂她们说话的意思。”螟心中暗道,这时他难受的感觉减轻了,眼睛还在流眼泪,但已经有了模模糊糊的视觉,这让他略微安心,眼睛并没有瞎掉。这也让他看到了希望。

    他一动不动,装作什么也看不到的样子,只要对方现在不杀他,那等他体力恢复了就能出其不意逃走。

    又过了一会儿,螟终于不流泪了,视线也逐渐清晰。不过他低着头,不想让对方发现自己眼睛好了。

    这个时候,黄冬雨的电话响了起来,她掏出一看,对李瑶说了声我哥,就拿着电话走向远处。

    李瑶闲的无聊,掏出一盒女士香烟,取出一根点燃。

    螟听到没有说话声了,悄悄抬头,想观察一下情况。结果一眼就看到了李瑶点烟。

    “她的手里居然冒火?”螟看愣了,这一幕带给他极大的震动,一时间竟然忘记了伪装。

    李瑶刚吸了一口,结果就看到螟直勾勾盯着自己,一口气没提住,顿时呛得连连咳嗽。然后大喊:“黄美女,快来!”

    黄冬雨赶忙挂断电话跑回来,大声问:“怎么了?”

    李瑶一边咳嗽,一边指着螟。

    黄冬雨扭过头,就见要饭的小孩抬着头,正看着她们。

    “早告诉你,他一会儿就能恢复,有什么大惊小怪的。”黄冬雨说着,一把抢过李瑶手中的烟,扔到地上踩灭。

    接着黄冬雨走向螟,问道:“你感觉好些了吗?喝点水吧。”一边说着,一边从从背包里拿出一瓶水,递了过去。

    螟见黄冬雨走过来,这才意识到自己忘了伪装。他刚要有所动作,就看黄冬雨递过来一个瓶子,跟女孩给自己的那个差不多的瓶子。

    “她在表达善意!”螟闪过这个念头,对方脸上的笑容,还有送给自己水的动作,都跟女孩很像。

    螟没有去接,也没有动,他才吃了半个馒头,刚才又拼尽全力挣扎了几分钟,体力恢复不过来,也跑不快。

    “你不要害怕,我们没有恶意!”黄冬雨说着,直接把矿泉水放到了螟的怀里。

    螟更懵了,对方攻击自己,还把自己制住,现在又表达善意,这是什么意思啊?

    这个时候李瑶说道:“别跟他解释了,这孩子不是哑巴,就是脑子有问题。”

    “我知道他不懂,只想消除他的紧张,万一他害怕瞎跑,从山上摔下去,那麻烦就大了。”

    李瑶一听,赶忙道:“继续,你继续!”

    黄冬雨见螟没有喝水,又从背包里拿出一块德芙巧克力,撕开包装送了过去。

    螟还是没动,他现在满脑子疑问,也不知道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