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收获


    “是小乞丐的那块石头,怎么放在墙边,都跟他说了我不要。”沈欣停下了脚步,过去把石斧拿了起来,想还给对方。她并不知道螟已经不见了,以为他还在外面呢。

    这个时候,王兆田走出了大门,问黄冬雨和李瑶:“你们还想不想继续往里走,还有几个风景不错的地方。”

    没等黄冬雨说话,李瑶赶忙摇头:“不走了,咱们赶紧回去吧。我现在就想躺炕上歇着。”

    王兆田看了看黄冬雨,见她没有意见,便点头道:“那行,咱们先回去!”说着,他转过身,对刚出院门的沈欣说:“不用送了,回去吧!我…..”

    话说道一半,王兆田便被沈欣手中的石斧吸引了目光,断面处的翠绿色在阳光下显得格外耀眼。

    在他身后,李瑶两女也看到了翠绿的颜色,视线同样被牢牢吸引。特别是黄冬雨,表情动容,露出了惊讶之色。

    沈欣往墙边看了看,发现螟不在,微微皱眉问:“王老师,那个要饭的小孩呢?”

    “他已经走了。”回答的并不是王兆田,而是黄冬雨,她两步来到沈欣身边,问道:“这块石头是你的吗?能不能给我看看?”

    王兆田和李瑶对视一眼,往前凑了凑。刚才他们只是被翠绿色吸引,但现在都知道这块石头不寻常了。

    “这是那个要饭小孩的石头,他要送给我,我没要,他就把石头放在墙边了。”沈欣说着,把石头递给了黄冬雨。

    “黄大小姐,什么情况?”李瑶小声询问。

    黄冬雨道:“翡翠原石,听说过吗?”

    “我去,这是翡翠?”李瑶的声音一下子拔高了好几度。王兆田也惊讶不已。

    “只是原石,还不知道有没有翡翠呢。”黄冬雨说。

    “这绿色不是翡翠吗?”王兆田和李瑶都露出了好奇的表情。

    黄冬雨说:“知道赌石吗?一刀穷,一刀富,一刀披麻布。现在看着有翡翠,或许再来一刀就什么都没了……”

    说到这里,黄冬雨问沈欣:“小姑娘,我能跟你父亲谈谈吗?”

    沈欣听不懂什么赌石,但却知道翡翠,难道要饭小孩给自己的石头是翡翠。一时间,沈欣有些懵。

    王兆田看向黄冬雨,问道:“你是想……买这块翡翠……原石?”

    黄冬雨点点头:“是,我想跟她家里人谈谈价钱。”

    沈欣这时回过神来,小声提醒:“这块石头不是我的,是要饭小孩的。”

    黄冬雨摸了摸沈欣的头,笑着说:“他已经把石头送给你了,还放在你家里,这就是你的了……”

    几分钟之后,院子里突然传出一个男人的惊呼:“什么?三十万!”

    瘫痪在床的沈父看着那块石头,半天没回过神来,被这天降横财砸得晕晕乎乎。

    沈欣也是惊呆的表情,黄冬雨要买石头,她可没想到是这么一个数字,她难以想象的数字。

    李瑶和王兆田颇有些被贫穷限制了想象的感觉,因为黄冬雨说了,有可能再切一刀就什么都没有了。如果真是那样,就相当于三十万打了水漂。他们知道黄冬雨家有钱,但有钱也不是这么造的。

    片刻,回过神来的沈父拿起手机给沈欣妈妈打电话,让她赶紧回来。

    沈欣妈妈带着沈欣弟弟去了山外的舅舅家,回来需要好几个小时。黄冬雨他们也没走,就在沈欣家等着。

    直到下午两点,沈欣妈妈才带着孩子急匆匆赶回来,她还不知道家里出了什么事呢。

    当听完前因后果,她也傻了,怀疑地问道:“这东西……能卖三十万?”

    黄冬雨不厌其烦地解释了一通,她并没有对这一家隐瞒,直言她有可能赚几百万,也有可能全赔了。

    沈欣母亲听说能赚几百万,十分心动,但一想有可能什么也得不到,还是选择了三十万卖给黄冬雨,她可不敢赌。

    黄冬雨随即出门,拿出电话拨打了出去……

    屋子里,沈欣一家都处于喜悦之中,这三十万把他们家大部分问题都解决了。

    “妈,我以后可以继续读书吗?”沈欣问。

    “可以,当然可以。以后我姑娘是要去大城市上大学的!”沈欣妈妈乐得合不拢嘴。

    沈父说:“我姑娘心眼好,好人有好报!”

    沈欣这时想到了要饭的孩子,心里十分愧疚。那孩子肯定不知道石头的价值,如果他没有把石头送给自己,这三十万就是他的,他就不用再过要饭的生活了吧?

    沈家院门口,李瑶看着地上的半个馒头,小声嘀咕:“一个馒头就换了三十万,老娘咋就没有这样的运气……”

    与此同时,省城河山市的一所高档茶楼内,两个青年正在谈话。其中一个青年文质彬彬,模样与黄冬雨有些相似。另一个一头短发,身材壮硕,相貌威猛。

    “黄朗,我都跟你说了,狩猎许可证得去林业部门办。你找我没用。”威猛青年声如洪钟,声音很大。

    名叫黄朗的青年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