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陆战靴


    地球,山村小学,王兆田的宿舍内,黄朗拿着石斧,视线一直停留在断面的翠绿上,聚精会神一动不动,仿佛把灵魂都投入到石头之中。

    一旁的李瑶轻轻碰了碰黄冬雨,小声说:“黄大少真懂假懂啊,看着很厉害的样子。”

    “他年年去滇缅边境赌石,你说他懂不懂!”黄冬雨说。

    “年年去?那肯定懂,挣了不少吧?”

    “赔了一千多万了!”

    “咳咳咳……”李瑶呛得连连咳嗽,脸都憋红了。

    房门推开,王兆田走了进来,招呼道:“走吧,饭好了!”

    黄朗这才回过神来,把石头放进包里。

    “三十万没买贵吧?值不值?”黄冬雨问道。

    “大概值这个价格,我没带强光手电,不太好判断。不过从水色看,是块好料子,自然光下都没变色,而且断面是满绿的。可惜原石是砸断的,如果正常开窗,价值应该更高。”黄朗笑呵呵地回道。

    “黄美女说,如果切出来翡翠能挣几百万?是不是真的?”李瑶在一旁问。

    “几百万?不好说,还得回去让专业人士看看。如果内部没有杂质,开出的料子又足够做个镯子,千万都不止!”黄朗一边解释,一边迈步往外走。

    “千万!”李瑶惊呼一声,一把抱住了黄冬雨的胳膊:“土豪……求包养!”

    晚饭算不上丰盛,除了蔬菜就是两大盘鸡肉,蔬菜是王兆田自己种的,没有农药,鸡也是散养的。

    席间,李瑶突然问:“你们说奇不奇怪,一个小乞丐怎么会有这么贵重的翡翠?会不会是他偷的?”

    “不可能!”王兆田摇了摇头,说道:“小乞丐什么也不懂,肯定不知道翡翠的价值,否则就不会送给沈欣了。”

    黄冬雨跟着说:“这块料子的断面是砸开的,不是正常开窗,有可能是谁买了原石,家里人不懂,当没用的石头扔了,正好被小乞丐捡到?”

    黄朗想了想,说:“是有些奇怪,从你们的描述看,这个小乞丐什么都不懂,应该没离开过山区。可山区里的人谁会翡翠原石?”

    黄冬雨白了黄朗一眼,说道:“你以为山区都是穷人啊,边上几个村可是有矿的。而且网络这么发达,坐在家里都能买到原石。”

    “是啊,你说的对!来,吃个鸡翅,山里的鸡味道不一样。”黄朗没反驳,呵呵笑着把盘子里的鸡翅加起来放到黄冬雨碗里。

    “还有个事,明天能不能带我去一趟沈欣家?”黄朗扭头问王兆田。

    王兆田还没说话,黄冬雨就抢先开口:“你去沈欣家干嘛?”

    “我琢磨着,跟他们家合伙开个农家乐。以后我少不了带人来山里打猎,也图个方便。”黄朗解释道。

    王兆田想了想,说道:“行,这是好事,不过手续方面……”

    “别的沈欣家都不用管,只需要提供地方就行,装修的费用也是我出。”黄朗一口把事情都揽了下来。

    黄冬雨看了看黄朗,若有所思,但没说话。

    晚饭过后,黄冬雨把黄朗拽到学校操场,问道:“这是谁给你出的注意?”

    “什么谁的注意?办农家乐吗?”黄朗一副没听明白的样子。

    “少来这套,我问的是经常带人来打猎。王兆田说这些年政策保护,山里有不少大野猪,你能保证别人安全,出了事你负责啊?”

    “是不是那个张小亮的主意?早跟你说过,少和张小亮那种中二青年凑合,早晚会被带跑偏,你就不听……”

    黄冬雨很生气,数落起来没完。黄朗很崩溃,他连插个标点符号的机会都没有。

    终于,黄冬雨说累了,语速放缓,黄朗赶忙投降:“不打猎,不打猎行吗?我带人来看风景可不可以……”

    第二天一早,王兆田带着几人再次来到沈欣家。沈欣妈一听黄朗的意思,毫不犹豫地点头答应,这种好事打着灯笼都没地方找去。而且王老师带来的人,完全可以信任。

    跟沈欣家谈妥之后,黄朗带着黄冬雨和李瑶返程,手续什么的他都没亲自跑,几个电话打出去就解决了。

    黄朗是自己开车,从山区所在的大行镇到河山市需要三个小时。

    三人一路闲聊,当路过新县的时候,黄冬雨突然看着窗外喊道:“老哥你看,是黄刚,他什么时候交女朋友了?”

    “真的?”黄朗放慢车速,看向车外,果然看到黄刚和一个身材姣好的女人慢悠悠在人行道上溜达,那女人还挎着黄刚的胳膊。

    “还真是他,他跑新县来干什么?女朋友是新县的?”黄朗犹豫,要不要打个招呼,或者打个电话。

    就在这时,黄刚和他女朋友忽然放足狂奔,冲向一个店面。同一时间,周围又跑出来十几个人,都冲向那个店面。

    “黄刚在执行任务,赶紧走!”黄朗瞬间反应过来,踩油门就要提速。

    这个时候,那个店面中传出啪啪的响声。黄朗表情骤变,这是枪声,里面动枪了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