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高等魔族


    山野中,螟快速奔跑,早晨魔虫魔兽比较少,他的速度比平时快很多。他要回山洞看看,昨晚实在太危险了,魔虫还好说,大一些的魔兽能把树都撞倒。

    天还是阴沉沉的,但螟却感觉不到冷,赶到山洞的时候,他跑了一身汗。

    小心靠近,洞口四敞大开,没有任何遮掩,白雪覆盖下,从外面已经看不到火烧的痕迹。

    “没有人,应该也没有魔兽,周围没痕迹!”螟心中迅速做出判断,雪地中痕迹非常容易看。不过他还是很谨慎,双头虫那次他吃过一次亏了,这都是经验。

    慢慢靠近,往山洞里扔了几块石头,又跑到通风口那边观察了片刻,他这才放心。

    进入山洞,还能闻到糊味,石壁都被熏黑了,地面是物品燃烧后的残渣,除了器皿还保存完整,什么都没留下。

    “他们果然没回来,这么冷的天,他们又没有过冬的食物和木柴,应该不会来了!”螟在山洞看了一圈就离开了,青萝走不快,得尽早动身……

    临近中午,天上再次飘起了雪花,三个身影从山坡慢慢走了上来,正是鬣他们三人。

    “幸亏有盐石,要不这个冬天真过不去了!”豺走在最前面,背着两个大包。

    “不过也够危险的,鬣如果没谎称是猛的人,那些家伙就动手抢了。”蟊现在想起用盐石换物品的时候还有些后怕。这两天遇到几批人,最少都在五人以上,往常他们都不敢凑近。

    豺嘿嘿笑道:“鬣就是胆大,你们说猛要是知道有人冒充他,会不会气死。”

    鬣摆了摆手,说道:“别高兴的太早,这点东西根本不够咱们过冬,后面才艰难呢……咦?”

    话没说完,鬣突然停下,脸也阴沉下来。

    豺和蟊跟着站住,不用问他们也知道怎么回事了,在山洞跟前有痕迹。

    “有人?”豺跑了过去,低头观察脚印。

    “会不会是那小子?”蟊上前问道。

    “可能不是,你们看脚印,好像不是族人的。这别是什么魔兽吧?”豺说着,警惕地四周观看,手中的木枪也端了起来。

    鬣拿着枪走到洞口,往里面看了一眼,说道:“山洞里什么都没有,进去吧!应该是什么魔兽来过。”

    豺虚了口气:“真不愿意来,魔兽太多!”

    “行了,总比被猛的人抓住强。其实到了冬天,哪里魔兽都不少。不过现在是上午,也不用担心。”鬣说着,就要进入山洞。

    “鬣,等一会儿,我总觉的脚印不像魔兽,你看整个形状,是不是跟族人很像?”蟊拦住了鬣,眯着眼说:“我觉得,咱们应该留意点周围!”

    鬣沉吟了片刻,微微点头……

    一座山之外,两个身影正在雪地中拼杀,两人移动的速度很快,积雪被劲风扬上天空,两人碰撞发出砰砰的闷响。

    片刻,两人突然停下,其中一个是身材高挑的女子,头发和眼睛都是紫色的。另一人是个壮汉,头发和眼睛也是紫色的,而且他的脸上有许多黑色纹路,看上去非常恐怖。

    此刻他们相互捏住了对方的肩井,同时发力,两人的脸上都露出了痛苦之色。

    “夜依,你杀了夜巧,是跑不掉的,你父亲都不会饶你,放手吧!”男子咬着牙说道。

    “是夜巧先羞辱我的,你们为何不说!”女子也咬着牙,疼的面容都扭曲了。

    “你本来就丑,暗黑一族谁不知道,夜巧说的不对吗?”男子脸上的肌肉不停抽搐。

    女子一听,手上的力道又大了一点:“让我放手,休想。我死了你也别想好,以后实力永远别想恢复。”

    男子面露惧色,夜依说的没错,拼下去他也落不了好。

    “夜依,你回去只是受罚,不见得会死,现在放手还来得及……”男子说完这句话见夜依没有松手的意思,又说:“你放手,我可以放你离开!”

    “就不,我也不用你放我!”夜依不为所动。

    “你疯了,真不要命了吗?”

    “谁让你说我丑!”

    男子终于知道夜巧怎么死的了,这脑子有病,说她丑就拼命。他后悔的想哭,嘴欠惹的祸啊。现在他还没有别的办法,只能跟夜依继续耗。

    两人相互相互掐着,手上用力,但身体却不能动。雪下的越来越大,渐渐覆盖了两人的身体……

    中午时分,天地间已是一片朦胧,积雪几乎陷到小腿肚子。螟带着青藤艰难前行,他穿着陆战靴到没什么,青萝就不行了,每一步都很吃力。

    螟走在前面,手上拿着兽皮和兔肉,还背着一些木柴,走两步就回头看一眼,他现在根本没法帮助她,只能靠她自己走。

    青萝也知道自己的状况,虽然走的艰难,但还是坚持跟上。

    过了中午,他们终于来到山洞,大雪遮盖了一切痕迹,螟也没有多想,加快脚步走向山洞。早晨他已经看过了,洞口又是敞开的,应该没问题。

    螟速度加快,青萝也想加快,但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