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1,不是碰瓷?


    凌晨4点的时候,路遥遥被尿憋醒了,迷迷糊糊去上厕所。晚上睡觉前西瓜吃多了。已经五月份了,西瓜已经不算是稀罕物,他们路家还吃得起。

    她睡的房间靠近一条巷子,虽然不是主道,但偶尔还是会有车过。依稀可以听到扫大街的声音。

    虽然困意袭来,但路遥遥还是强自挣扎着听了一会,想着今天扫到这个街的人是谁,是林叔还是爸爸。

    是的,路遥遥的爸爸是个扫大街的,并且是从凌晨三点扫到上午七点的那种,算是夜班,比正常白班工作时间的清洁工人,每月多300元钱。

    现在家里的条件虽然比以前好许多了,但是用钱的地方仍然太多。

    路遥遥心疼路父。路父已经不年轻了。总是熬夜扫大街,对身体不好。她心疼他,也劝过他,说现在家里就算一个月少这三百块也不是不能过日子,可是路国强坚持要扫下去。

    他笑得很憨厚:“遥遥,你就要上大学了。到时大学的时候,用钱的时候也少不了,爸爸把这三百元存起来,给你买水果买零食吃。”

    五月份开始变热了,但还不算热。她体质偏凉,怕冷不怕热。因此,这个天气还是能熬得住。

    如果大夏天,就只能吹风扇了,空调是不用指望的。路遥遥也没有想着要装个空调,爸妈舍不得花这个钱。

    反正都熬了十几年了,还怕这一个夏天吗?

    到底还是年轻,路遥遥迷迷糊糊的又睡了过去。

    早上醒来的时候,小小客厅的饭桌上已经摆了六个大白馒头,三碗稀饭,还有三个水煮蛋。

    路遥遥洗了脸,坐了下来,对着厨房里还在忙碌的妈喊了声:“妈,还在做什么呢?坐下来一起吃。”

    路家的房子60多个平方,虽然小,却也五脏俱。两室一厅,一厨一卫。

    只不过不管是客厅卧室还是厨房,都小小的就是了,但住他们一家四口,挤挤还是能住得下的。就是这样的一个小房子,家里还是在前年才把房贷的贷款部给还清了。

    路母梁芳华今年四十出头,在别的人家,保养得体的话,还正是风韵犹存,徐娘半老的年纪,可是这是在路家。哪里有那个闲钱给她保养。

    梁芳华应了一声,探了个头:“遥遥,你先吃,一会上学别迟到了。”她看起来比实际年纪还老上几岁。可是也能看出年轻的时候,是个大美人儿。

    就拿那皮肤来说吧。梁芳华的皮肤是真的白,这个年纪,虽然皱纹有了,但是脸上都没有几块斑点。

    路遥遥就遗传了她肤白这一点。

    路遥遥吃得不慢,早餐她向来吃得不少。吃好了,背上书包,跟梁芳华说了一声:“妈,那我走了啊。”

    走出巷子,巷子里一些老太太搬了椅子出来,坐在那里趁着清早乘凉,见到路遥遥,都热情的打着招呼:“遥遥,上学了啊?真早。今年是不是打算考个清大或者北大啊?”

    路遥遥甜甜的笑了。虽然穿着蓝白相间的短袖校服,却因为青春年少,再加上人长得也比较好看,这样的土土的校服穿在她身上,仍然显得清秀灵动十足。

    她说:“刘奶奶,说这个话还太早了呢。到时还要看发挥啊。你家狗狗下崽了没有?”刘奶奶家的大母狗已经怀儿很久了。

    “快了。如果你们要,送你一只啊。”

    少女清脆的声音响在巷子里:“不用啦。你们又不是不知道我妈那人,还给宠物吃东西,比要她命还让人难受呢。”

    住在这一条巷子里的人,左邻右舍,谁不知道彼此间那些破事啊,就是毫无隐私可言。

    “要我说,路家这姑娘越长越水灵了啊。而且成绩那么好,到时肯定可以考上名牌大学了。老路家的,也有个盼头了。”

    “谁知道这孩子以后是不是白眼狼呢。再好也不是亲生的,还不一定养得熟呢。”

    “要我说,老路对这母子俩还真没话说。遥遥这孩子看着也是懂事的,以后肯定不会不管老路的。”

    “但愿如此吧。不过你说老路这人也勤快,干什么就非要挑这拖儿带母的结婚呢?可惜可惜。”

    “哎,老路回来了。我家的下水道堵了,一会你吃了饭来帮我修一下呗。今天儿子儿媳都不在家。”说这话的是巷子里的张大妈。

    路国强其貌不扬,四十六七这样,个子瘦小,就是一干瘦的中年汉子。脸上皱纹也不少,见人就带了三分笑,是那种很憨厚朴实的人。谁家需要帮把手的,叫他一声,准应。

    闻言,路国强脸上就堆满了笑,爽快的应着:“好呢,大姐,没问题。一会我吃了饭就下来给你弄一下。”

    “那就等你了。”

    路国强回到家里,看到妻子正坐在位置上等着她,脸上的笑容不由更加柔和了几分:“芳华,都说了,你先吃不用等我的。”

    梁芳华站了起来,说:“一个人吃多没有意思。快点,洗把手就过来吃了。”

    丈夫的手从进来就一直放在身后。梁芳华觉得奇怪:“藏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