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2,缺心眼的


    路遥遥快步走回了家。

    此时家中除了她,就没有别的人。

    梁芳华在超市上班,要从上午8点上到下午6点半。

    路遥遥回到家才缓过劲来,刚刚那一吓,汗毛都竖了起来,后背都打湿了。

    小城在南方,别的城市还在穿毛衣的时候,小城的五月,已经进入夏季,天热了起来。

    身上粘乎乎怪让人难受的。

    路遥遥脱下校服换上自己的衣服。

    一脱,手腕上的伤口子就火辣辣的疼。

    路遥遥小心拿毛巾擦干净被风吹得有些干了的血迹,才发现,是蹭破了好几道血丝,有一道口子划拉得有点长。

    就是不知道留不留疤。

    算了,反正也不是太明显的位置,路遥遥没纠结多久。

    换了衣服,将头发重新绑了一下,她将米淘好,肉拿出来解冻,青菜泡上,就专心的看起书来。

    路遥遥家境虽然不太好,但路父和路母都是勤快的人。

    路母梁芳华觉得吧,他们就一家三口住在一起,事情也不多。

    孩子呢,只要专心学习就好,家务事反正也不多,因此好多事情都不让路遥遥插手。

    而路国强对路遥遥简直是捧得像掌上明珠一般。重的活从来不让路遥遥插手。

    但言传身教,两口子都是勤快的人,路遥遥虽然没什么活给她干,但她总是会打打下手,帮一把,也并不是那种五谷不分,四肢不勤的人。

    不过做饭呢,她可能是没天分,试过几次之后,材料都烧糊了,有些浪费。

    梁芳华就不让她进厨房了。

    那些食物路遥遥做出来吃不了,岂不是浪费了,她心疼。

    所以一般放了学,路遥遥就洗洗菜切切之类的,父母回来直接炒就行。

    路国强扫大街到七点,吃了早饭就睡觉。到了下午三点,又出去接零活去了。

    晚上,路氏夫妻回来。

    一见女儿身上的伤,问了之后,梁芳华气得一巴掌拍到了路遥遥的背上,却落了个空,拍到了江国强的背上。

    “你拦什么拦?路国强,敢情只是你的女儿,不是我的女儿了?就你心疼,我不心疼吗?这丫头怎么就这么没心眼呢?被人撞伤了,不要一分钱医药费就走了?这傻劲像谁?”

    路遥遥嘟囔着:“反正就是一点皮外伤!”

    “你还给我犟上了是吧?皮外伤!有这么大的口子的吗?若是化脓了,你个姑娘家留疤,看哪个男的要你!”

    “唉,芳华,好好说话呢。我女儿这么美,就留点疤又怎么了。碍着谁了?”

    “好了,妈,你少说两句。要不,哪天我再遇到这事,我问人家要几百?”路遥遥笑嘻嘻的说着。

    她妈说她缺心眼,那她就缺心眼吧。

    反正,她就觉得,这还真不什么事。

    过两天不就好了嘛。至于这么大反应。

    路国强也是嘻皮笑脸的,父女俩哄着发怒的梁芳华。

    梁芳华去里间拿了酒精,往路国强手里一塞:“给女儿涂涂,消消毒。”

    路国强接过,笑得憨厚,毫无心机的样子:“好呢。遥遥,来,忍着点疼啊,爸爸轻一点。”

    梁芳华边系围裙边回头看这父女俩人。

    路遥遥没那么娇气。

    不过酒精涂上去还是有些刺激,她只是皱了下眉。

    倒是路国强的心都揪了一下,觉得真是伤在女儿身,痛在他心。

    那眼里明明白白都写着心疼,大写的。

    梁芳华撇了一下嘴。

    父女俩一个德性,都是缺心眼的。

    就拿路国强来说吧,他有一辆三轮车,平常拉拉废纸皮矿泉水瓶子酒瓶子,捡些废铁去卖。

    上次有个人故意骗他,说哪里有好多废铁可以捡去卖。

    路国强跟他去了,结果发现,哪里有啊,就那人的东西。

    只是那人没有车,是想把路国强哄去,帮他拉货罢了。

    路国强也不恼,笑嘻嘻的帮那人把东西拉到废品站了,白忙活了半天。

    炒完菜,端菜上桌。

    一盘青菜,一盘包菜炒肉,一碗汤,一条鱼,还有一碗水蒸蛋。

    晚上梁芳华总是可着劲煮好一点。

    夫妻俩中午都没有时间管路遥遥。

    路遥遥中午都是跟学校的寄宿生一起在学校吃的。

    梁芳华总怕路遥遥在学校吃不好,晚上总会多煮一点。

    路遥遥等夫妻俩都上桌了,先给爸妈夹了一筷子菜,才开始吃起来。

    路遥遥小的时候,路国强真是把女儿宠上了天。

    梁芳华那时真是提心吊胆的,生怕把路遥遥宠坏了。

    但事实证明,只要不是一味式的溺爱,在有爱的家庭中长大的孩子,品行不会差到哪里去。

    像现在,路遥遥就是知冷知热的那种。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