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3,高考来了


    路国强爱干净,洗了碗洗了澡,在妻子旁边坐下来,犹豫了一下说:“芳华,要不,这一个月,还是让遥遥去妈那里吃饭?”

    梁芳华手上串的珠子一下子掉了几颗。

    她淡淡看了路国强一眼,说:“算了吧,我可不想招你家人的闲话。”

    她嫁过来,路家的人都很反对。

    当年,路遥遥六岁了,记事的年纪了。

    而路国强,是初婚。

    这些年,梁芳华也怀过孕,但都习惯性流产。

    路国强心疼她,偷偷瞒着所有人去做了结扎。

    路家的人都闹翻天了。

    都觉得是梁芳华教唆的。

    这女人太狠了,怕老四路国强对自己女儿不好,居然逼得老四去结扎了。

    她怎么不去结?

    种种琐事种种矛盾,因此梁芳华没事基本不去路奶奶面前晃。

    路奶奶脾气火爆,但跟梁芳华却从来没吵过架。

    梁芳华性子很温柔,属于有事喜欢憋在心里的那种。

    路奶奶骂上几句,她也不会还嘴。

    这架根本就吵不起来。

    路国强也明白妻子的难处,也就不提了。

    他就是想着马上要高考了,想让路遥遥这个月吃得更好一点。

    既然这样,那就他来做吧。

    于是,第二天,路国强扫完大街回来,睡两个多小时,就起来把饭菜都做好了,开着他的破三轮去接路遥遥。

    二中是小城的重点中学,中午来接孩子的,各色小车络绎不绝。

    其中二三十万的车占多数,最不济的,也有七八万的。

    路国强的破三轮非常扎眼。

    来往的人忍不住看了几眼。

    路国强却是乐呵呵的,一点没有受旁人的眼光影响。

    他现在是望眼欲穿的盯着校门口,就等着路遥遥出来了。

    路遥遥事先已经接到过路国强的电话了,一放学跟平常中午一起吃饭的同学说了一声,就快步往校门口出来。

    她是小跑着出来的。

    她爸这人,唉,怎么说呢,真的是天下父母心吧。

    其实这几年都过来了,这一个月又怎么了,不就是高考嘛,也不至于什么都这么紧张吧。

    不过,既然路国强已经做好了饭,她也没有不情愿,就是觉得她爸太辛苦了。才睡两个多小时,到底睡好了没有。

    不想让路国强等,她小跑着过来的。

    跑到门口,女孩的额上有着晶莹的汗珠,小脸红扑扑的,青春,健康又美丽。

    虽然穿着旧的校服,但是却难掩其活力,青春的气息扑面而来。

    校门开了,学生们潮水般涌出来,各自找各自的家长。

    其实高中生了,来接的是少数了。但有钱有闲的家长,住得远点的,还是派了车来。

    “爸!”路遥遥脆生生的喊了一声,声音清脆响亮,眼里盈盈笑意,两个笑窝若隐若现。

    虽然路国强长得很不显眼,身材也瘦小,但路遥遥总能在人群中第一眼看到。

    她乐呵呵的坐上了她爸的破三轮,笑得很开心。

    父女俩都像中了大乐透一样,笑得开怀。

    路遥遥跟坐在小车上的同学大大方方的挥了挥手说再见。

    “爸,我以后就在学校吃,你应该好好睡觉。你可是我们家的主心骨,你倒下了,那我们该怎么办。”

    路遥遥嗔怨道。

    路国强笑呵呵的:“不打紧的,就这一个月。熬熬就过来了。遥遥啊,你也别有负担,该怎么样就怎么样。”

    这边父女俩踩着三轮车晃悠悠回到家,一片温馨。

    小城某座山上的别墅区。

    正午,山间却很凉爽。

    山风习习。

    贺思源坐在别墅院子里的藤架下看着书。

    阳光从茂密的藤叶下落下来,投下点点光影。

    他垂眸看书,眼睫毛就像一把扇子般垂下来,投下一点阴影。

    别墅里响起了老人中气十足的声音:“思源,进来吃饭了。”

    贺思源应了一声:“外婆,来了。”

    他起身。

    贺思源很高,穿着简单的白衫黑裤,背挺得很直。

    别墅看起来已经有一些年代了,有一种岁月的沉淀感。

    而藤架周围,种了各色青菜,都是外婆种的。

    “怎么突然回来了?你妈妈知道吗?”江老太太关心的问。

    贺思源的妈妈姓江。

    贺思源眉眼微抬,眼里像有星光。

    他的眼是极好看的,深遂幽黑。

    “嗯,有点手续要办,所以回来住一时间,外婆,你不高兴我回来陪你吗?”

    “怎么不高兴呢,傻孩子,外婆高兴还来不及呢。你外公去外面拍照了,我们不管他,吃吧。”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