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4,前尘往事


    路遥遥低头看了一下,一根红绳系着一块玉。她不由奇道:“妈,你不会还去寺庙帮我求符去了吧?”

    这有很大的可能。

    梁芳华本就是有点迷信的。

    路遥遥也不跟她争,每次梁芳华往这上面说,她听着就是了。

    梁芳华看着那块玉,眼睛眯了一下。

    一晃,原来十多年过去了。

    “叫你戴着就戴着,别废话那么多。我去上班了,国强,你好好陪着咱女儿。”

    “好呢。”路国强踩着三轮车送路遥遥去学校。

    其实离高考开场还有一个多小时。

    他们家离二中也不远。

    但是他们总觉得,提前到,总比迟到的好。

    谁能保证去的路上,会不会遇到什么意外事件耽搁了呢。

    梁芳华看着父女俩离去的背影,眼眶有一些湿。

    十多年前,她想也不敢想,她和路遥遥还能有今天这样幸福的时光。

    一想到过去,心还是揪疼揪疼的。

    这块玉,是那个好心的男孩子的,不过,如今,应该也是长大成人了吧。

    路遥遥一开始并不姓路,是梁芳华嫁过来之后,才改的姓。

    路遥遥的生父叫朱荣光。

    用梁芳华的话来说,是一个猪狗不如的东西。

    不过这话她没有当着路遥遥的面说。

    在路家,朱家人都是禁忌。谁也不提。

    路遥遥呢,完是把路国强当作生父了。

    至于那个十多年都没有联系的朱荣光,在她记忆里已经变得很模糊。

    只要不提,基本都不会想起。

    梁芳华想到朱荣光,还是心有余悸。

    她跟朱荣光是经人介绍认识的。一开始两人还有过一段甜蜜的时光。

    朱荣光开了个灯饰小作坊,她本来有工作的,跟朱荣光结婚后,就去了小作坊帮忙。

    朱荣光生父朱家堡有家暴倾向。

    他动不动就打自己的老婆。

    朱家堡经常说的话就是:“先把女人的肚子搞大,等到她有了小孩,你怎么打就打不走了。”

    朱荣光一开始并没有打梁芳华。

    但当生意越来越难做时,某一天,朱荣光动手了。

    有了一,就有了二。

    梁芳华性格温顺,信奉出嫁从夫。

    再加上,娘家也没有人给她撑腰,她默默忍受了。

    怀孕的时候,她每天要煮一日三餐不说,还要准时。

    比如每天12点必须做好午饭。有一点,是晚了六分钟,是12点6分做的,结果,挨了朱荣光一顿拳打脚踢。

    梁芳华以为生了孩子就好了。

    结果生了个女儿,朱荣光连月子都没有让她好好坐,这就是后来为什么她再难怀上小孩了。

    直到有一天,不到四岁的路遥遥,不知道因为何事,惹到了朱荣光。

    朱荣光对路遥遥也出手了。

    等到她赶过来的时候,路遥遥头上都是血,昏迷不醒。

    她大恸,第一次反抗朱荣光,第一次骂朱荣光:“你个畜生啊!她是你的女儿啊!她还这么小,你要打打我就好了!为什么还要打我的女儿啊!你是畜生!”

    梁芳华抱着昏迷的路遥遥冲出去拦车去医院。

    那天运气也不是太好,天很黑了,这个点没有什么车经过。

    再加上,梁芳华披头散发,母女俩都是浑身是血,没有出租车停下来。

    前方来了一辆车,梁芳华等不及了,她直接抱着路遥遥拦了车。

    她跪在地上哀嚎:“求求你们救救我女儿,求求你们救救我女儿。”

    “上车吧。”司机开了车门。

    梁芳华忙不迭的起身。

    她小心的抱着路遥遥上了车。

    这车是什么牌子的,梁芳华不知道。

    但这是她第一次坐这么好的车。

    “小少爷,江女士已经在机场等着了,你看,这……”司机是奉了他的令停车,可是,这到机场的时间也不多了。

    “没关系,先去医院吧。”男孩回答。

    梁芳华刚刚是慌乱无措,这会才注意到车里坐了一个男孩。

    只是匆匆一瞥,就让人觉得很好看,好看得不知道怎么形容。

    她的血和路遥遥的血都流了下来,把车上的浅色脚毯都弄脏了。

    正无措间,男孩递过来一块厚实的大毛巾。

    他没有说话,眼睛极其幽黑,没有一丝嫌弃。

    梁芳华连声说了好几声谢谢,将路遥遥包上了。

    她边哭边给路遥遥擦血。

    血迹擦去,露出路遥遥晶莹小脸。

    司机在前面开车都觉得心惊,这么可爱的小姑娘,什么人居然下得去手。

    梁芳华的眼泪吧嗒吧嗒的往下掉。

    她什么也不求,只求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