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5,那个男生


    人群里谁尖叫起来。

    路国强也是呆愣了一下。

    路遥遥看着那人的面目,虽然是吓了一跳,但目光没有移开。

    路国强马上下了车。

    人都摔到他们面前来了,按路国强的个性,哪有不管的道理。

    众人围观着,不敢上前。

    肇事司机跌撞着打开了车门。

    路国强已经蹲下身子,伸出手探了下那人的鼻息。

    司机惨白着一张脸,牙齿都在打颤:“死,死了没有?”

    路国强脸上也不太好:“还有气。”

    怎么开车的,指责的话轮不到他来说。

    路遥遥接过路国强的老人机,开始打电话。

    围观的人,看的人很多,真正敢上前来的没有。

    路国强站起身来,喊:“谁是医生?”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没有人应声。

    受伤躺着的人,突然睁开了眼,一把抓住了路遥遥的手。

    路遥遥被吓了一跳。

    那人虚弱的说:“救我,快救我!我家孩子还在医院里。”

    路遥遥眼里有点酸涩。

    她的声音清脆,却像有安定人心的力量:“大叔,你放心。医生马上就来了。我已经叫了救护车了。”

    血从那人的手上滴下来,滴到路遥遥的手上,也滴到路遥遥的白色T恤上。

    一只冰凉凉的手探了过来。

    骨节分明的手,修长,白净,年轻。

    好听的声音:“不要睡,坚持住,我是医学院的,我是来帮你的。”

    大叔的手被他接了过去。

    路国强喜上眉梢:“太好了,小伙子,谢谢你!”

    年轻男孩不置可否,神情淡然。

    路遥遥想到刚刚两人皮肤接触。

    都六月了,那人的皮肤比她的更凉。

    她看过去,一张俊美的侧脸,轮阔分明。

    他的唇居然是粉红色的。

    眼睫毛从侧面看过去,很长。

    “把你的衣服剪烂成布条递给我!”

    他吩咐,随即,他的脸偏了过来,两人的目光撞了个正着。

    他的目光很清淡,如他给人的感觉。

    那双眼睛不含任何情绪,很黑很亮,像水洗的黑矅石,清澈,波光粼粼。然后,他的目光,在路遥遥脖子上停留了一两秒,就收回了视线。

    路遥遥愣了一秒,反应过来。

    因为清晨怕她凉,路国强让她披了一件衬衫出来。

    衬衣是两个袖子打了个结,系在脖子上的。

    路遥遥慌忙解下来,递了过去。

    他有条不紊的施与着急救。

    路遥遥在旁边搭下手。

    他穿着黑色的T恤。

    两人不可避免的胳膊间偶尔会撞上。

    他的皮肤如手指的皮肤一样,冰凉凉。

    路遥遥偶尔瞟到他的侧脸,觉得原来好看的人,心地也好,也是存在的。

    急救车十多分钟后到了。

    他跟着上了救护车。

    路遥遥因为要参加考试,留下了路国强的电话给警察,就先去考场了。

    “爸,我想那个人应该没事吧?”

    “遥遥,没事的。你没看到那个小伙子吗?谁家的孩子啊,真俊,也真热心。你听医院的护士都在夸急救做得好呢。”

    ……

    这一耽搁,也去了半个小时。

    路遥遥衣服也来不及换,到了学校洗了个手,穿着沾上了血迹的衣服去了考场。

    心焦的家长都在校门口等着。

    孩子的高考只有这一次。有些家庭是爷爷奶奶部出动了。

    路国强跟认识的家长聊着天。

    “老路,你这是怎么了?一身是血的?”

    路国强憨厚的笑笑:“没什么,路上遇到一车祸,有人从自行车上被撞了下来。”

    “太可怜了,人没事吧?”

    “希望没事吧。”

    这里正聊着天,路遥遥已经出来了。

    “老路,遥遥怎么这么早就出来了?还有半个多小时啊!”

    路国强瞪圆了眼,果然看到女儿已经出场了。

    “爸!张叔,李婶~”路遥遥笑着一一给众人打了招呼。

    她知道他们的眼光是什么意思,不赞同呗。

    路国强倒没说什么,待路遥遥坐上了车,给众人说了一声,带着她离开了。

    “遥遥,怎么交卷了?检查好了吗?”

    路国强问话时的语气仍然很平和。

    路遥遥说:“嗯,做完了,没什么好检查的,就出来了。”

    “哦,好,那正好可以早点回去弄好吃的喽。”

    路遥遥提早交卷,一是做完了,二是因为衣服上有血,不舒服。

    想到这里,脑海里过了一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