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8,火车偶遇


    砰,朱荣光将电话挂断了。

    梁芳华却觉得松了一口气。

    太好了,不是他打来的。

    那,是谁的钱?

    朱荣光气得脑壳疼。

    只要一想起梁芳华,他就没有觉得气顺的时候。

    谢文妤从楼上下来了。

    四十出头的年纪,身段保养得极好,风韵犹存,很有女人味。

    一件修身的旗袍,勾勒出完美的身段。

    看到爱妻下来,朱荣光的气立即消了一大半。

    “荣光,是谁打电话?”

    “打错了!”朱荣光面不改色的说。

    朱荣光与朱老太太母子俩对视了一眼,心照不宣。

    谢文妤也不疑有他。

    不一会,朱荣光的手机响了起来。

    看了一眼号码,朱荣光脸上的神情变得柔和起来,声音充满慈爱:“雨莎,是不是又没钱花了?”

    “讨厌!爸,难道我除了问你要钱,就不能给你打电话了吗?”朱雨莎娇嗔道。

    电话里女孩的声音娇娇柔柔,甜蜜撒娇。

    谢文妤问:“又要打钱?荣光,你别太宠着雨莎了。”

    这孩子,一个月最少十万预算,难道还不够?

    朱荣光拉着谢文妤的手坐下来,说:“我就只有这么一个女儿,我不宠她还宠谁?”

    坐在沙发另一头,玩着手机的少年朱昊天手指突然停顿了一下。

    他比朱雨莎小了六岁,但今年已经上完高二,下个学期,高三生。

    听到父母的对话,朱昊天嘴角轻轻的勾了勾,一种嘲讽的弧度。

    梁芳华挂了电话,气得不轻。

    朱荣光,怎么敢!

    还说见她一次打一次!

    他敢再打她试一试!

    路国强刚从外面进来,见梁芳华脸色不对,忙上前来安抚。

    “芳华,怎么了?”气成这样。

    梁芳华脸色铁青,深呼吸了几口气。

    “国强,钱不是那人打的。太好了。可是,他居然说见我一次打我一次。国强,你说我哪里不好?”

    路国强脸色也严肃了起来:“芳华,你别怕。现在你跟他已经没有关系了。如果他敢动你,就算你掉了一根头发,我也跟你没完!”

    向来老好人的他,气势一变。

    梁芳华倒吓了一跳,然后脸上就绽放开了幸福的笑容。

    梁芳华长得不差,但就是因为过去的事情,她也不爱打扮,人也瘦了点。

    如果拾掇拾掇,她还是长得很美的。

    路国强决定等女儿上大学了,多给芳华买几件好看的衣服。

    路遥遥对此一无所知。

    至于生父朱荣光,她也不是不知道。

    电视上不是也有报导嘛。

    不过,看了也没啥感觉。

    不亲近,也不讨厌,就这种感觉。

    再加上,在路家,朱家是禁忌。

    一提梁芳华绝对会变脸。

    *

    上午10点半。

    路国强跟路遥遥到了小城市区的火车站。高铁票一票难求,只买到了火车票。

    梁芳华没送,上班去了。

    她舍不得请假。

    请个假勤就没了。

    女儿不过是去上学。

    “芳华姐,遥遥去珠市上学了?”

    “嗯,她爸送去了。”

    “芳华姐,以后你就好福气了。”

    ……

    路国强依依不舍。

    路遥遥东西有些多。

    自己的衣服,带给室友的土特产,路上吃的。

    最后,实在是要进站了,路国强就不能跟进去了。

    “遥遥啊,在学校好好学习,跟同学们好好相处。钱不够了就打电话来,不要亏着自己了啊。”

    路国强一一交待。

    “Z市又热又晒,出门记得带伞和帽子。”

    “跟同学不要置气,吃亏是福,退一步海阔天空。”

    “嗯。”

    “还有,大学里,还是要好好学习。不要听他们的。什么进了大学就随便玩。你要多学点东西。爸爸妈妈没什么本事,以后就靠你自己了。”

    “爸,你很厉害的。”

    路遥遥接了一句。

    路国强好不容易控制的情绪,都有点哽咽了。

    女儿果然是小棉袄啊,贴心。

    然后,路国强老脸一红,有点期期艾艾的:“遥遥啊,如果谈恋爱了,记得告诉爸爸,我给你把关。”

    路遥遥一愣。

    呃,她都还没想过呢。

    不过,她也老老实实的应了一声:“好。”

    离检票还有半个多小时了,路国强对她挥了挥手:“遥遥,你进去吧!”

    路遥遥应了一声,提着行李进了车站。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