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0,怎么可以(已捉虫)


    戴雪瑶对唐俊是一见钟情,在一周前。还没来得及要到唐俊的联系方式,却撞见,唐俊冒似喜欢路遥遥。怎么可以!她戴雪瑶看中过的东西,就没有没得到过的。

    戴雪瑶不自觉想起上周前。她穿着白色的连衣裙,很仙。结果,大姨妈,意外造访。戴雪瑶的月经一直很准的。但这次可能是因为换了新的地方作息不规律,这次反而提前了。她身体素质好,来这个并不会痛,毫无感觉的那种。等到她发觉异样时,裙子后面已经打湿一大片了。戴雪瑶正无措的时候,是唐俊脱下了自己的衬衫。

    他里面只穿了一件工字背心。肌肉纹理很漂亮,小麦色的皮肤,这一刻看起来格外性感。戴雪瑶以前看到小说里写到这样的情节时,是最烦的。作者到底恶不恶心啊。真以为人人都是女主,遇到这样的事情,会有一个超帅的男生来帮忙。结果,她居然遇到了,跟小说里写的一样。

    唐俊是双眼皮大眼睛,眼里盛满了笑意的时候,给人无比温柔的感觉。戴雪瑶觉得某个柔软的角落被触动了。“喂,你还没说,你叫什么名字呢?衣服我怎么还你啊!”唐俊有急事,一溜烟的跑了。剩下戴雪瑶站在原地,双眼发亮,脸颊发红,幸福又带点娇羞。

    戴雪瑶睡不着了,起床打开柜子,拿出了那件白衬衫。她叠得整整齐齐。戴雪瑶的衣服基本都是送到洗衣店去洗的。但这件是她手洗的,洗得很干净,上面还有肥皂的清香。“遥遥,你知道唐俊的联系方式吧?”路遥遥刚睡醒,戴雪瑶就问她了。路遥遥愣了一下,说:“嗯,有啊。”戴雪瑶心里翻了个白眼,面上却带了笑:“我找他有点事,你发给我吧。”“好吧。”路遥遥表示对戴雪瑶这种喜怒无常的心态已经适应了。

    路遥遥拿出手热,戴雪瑶头凑了过来。好巧不巧,唐俊的微信消息却在这里进来了。屏幕一亮,上面一行字:遥遥,明天晚上我请你吃饭,你有时间吗?路遥遥看了一眼戴雪瑶,有点不好意思。男生单独约女生吃饭,如果说没有那么一点点意思,谁信呢。把号码给了戴雪瑶,路遥遥洗了把脸。下午她们新生还有课。P大的外国语学院,口语这一块很注重。路遥遥口语这一块就有点差。当时高考时,就没考这个。所以大学里,她着重点在这里。就是练口语吧,得怎么练才行呢?也不是一天两天就能练好的。

    在景悠已经开始逃课的时候,路遥遥和曾亚红无异是最乖的学生。每节课两人都会坐得离老师很近,那两双眼睛盯着老师,求知若渴。在一众新生中,路遥遥和曾亚红都出名了。路遥遥是因为那颜值,以及优异的入学成绩。而曾亚红呢,是因为刻苦。是真的刻苦。她每节课下来,光笔记就密密麻麻写完了。手机响了。路遥遥是调了静音的。老师呢,管得也不是特别严格。大学的老师跟高中的不一样。大学靠你自觉,没有人盯着你必须要考多少分。反正到时挂科要补考的也是你自己。上课偷偷玩手机的,只要不影响课堂纪律,老师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因为戴雪瑶要电话那一打岔,路遥遥还没有回复唐俊呢。她回了一个字:好。

    球场上,唐俊穿了球衣坐在荫凉的地方。他的大腿结实有力。他曲着腿大大咧咧的坐在那里看手机。嘴角咧起了极大的笑容。遥遥答应了。“喂,唐俊,你在干什么呢。笑得这样花痴!”同伴赵建阳把球扔了过来。唐俊大手一伸,单手接住了球。

    “说说,你最近是不是在追求女生了?是哪个?是不是上次一起去飞机场的那个,哦,对了,是不是叫遥遥的女生?”

    赵建阳干脆也不打球了。他一屁股坐了下来,凑过去跟唐俊说话。赵建阳嗓门有点大。他们靠的地方,是一个下去的陡坡。陡坡上种了大树,树叶浓密,投下荫凉。陡坡有栏杆围着。平常三三两两的学生没事,也爱护着栏杆看球场打球的学生。基本是男生居多。肆意挥洒的汗水,青春的味道呀。

    树荫下,凉风习习。一双白色的帆布鞋走过,然后,鞋子的主人,停下了脚步。静静的倚着栏杆靠着,姿态随意。白色衬衫的衣角,被风吹得摆动起来。他的头发略长。他微垂了头,额前的部分碎发垂了下来,遮住了那双漂亮的眼睛。

    唐俊跟赵建阳也是无所不聊。他脸上有点不好意思的神情:“嗯,我约她明天吃晚饭,想跟她告白。上次在飞机场本来想说的,结果车不是坏了吗?”这件事情他一直耿耿于怀,结果还让贺思源带她回来了。他的自行车也坏得蹊跷。不知道怎么扎烂的。当天骑的自行车,除了他,没有谁的车胎爆过。只能认运气不好了。提到飞机场,赵建阳想到了什么:“你说,贺思源会不会对遥遥也有那么点意思?”吃了她的东西不说,好巧不巧,他还留在最后,带遥遥回去了。

    “不可能吧?他脑子有病吧!”话说完,又觉得这话不对。他唐俊不也是喜欢路遥遥吗?“不过,兄弟,不是哥不帮你啊。听说啊,表白这件事呢,最好还是别当面表白。最怕的是空气突然寂静了。”这点,赵建阳深有体会啊。他曾经拿着玫瑰花守在心仪女生宿舍楼下,刚对她说出,我喜欢你。结果,那女生一脸尴尬,其男友冲了过来,抡手就给了他一拳。想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