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三月后,六月初十,太子大婚,普天同庆,邻国东凌,西秦与北萧也都派来了使臣观礼。

    大婚前夜,云倾辞将她最珍贵的梳妆盒送给她最爱的女儿作嫁妆,并告诉了林清挽梳妆盒的秘密,盒子里面有一个非常隐蔽的暗格,这是百年前最优秀的机关大师打造的,不知道这个秘密的人,哪怕再精通机关术,也不可能发现这个梳妆盒里的玄机。暗格里藏着一块“羽”字令牌,可以调动南楚最神秘精锐的一支暗卫——“羽卫”,这也是皇帝一直忌惮不敢动忠王府的原因,皇上一直都知道羽令的存在,却不知道究竟在谁的手上。林清挽将东西妥善保管,未来得及休息,便由徐嬷嬷等人为她梳妆。

    梳完妆,众人皆惊,虽说林相嫡女倾城之姿京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但是百闻终究不如一见,亲眼见到穿戴凤冠霞帔的林清挽时,连她们这些女子都会被她的美扰乱了心神,更何况正值壮年的太子殿下?徐嬷嬷不禁担忧起来。

    吉时已到,林清挽拜别父母,坐上喜轿,通往太和殿,他的双目微闭,心情复杂。十里红妆,城百姓都围到林府通往皇宫的路上,这中间不乏受过林府恩惠的人,林明城围观清廉,云倾辞也是善良的人,经常救济穷苦人家,开设善堂,他们在京中的百姓心里有极高的地位。

    “落轿——”喜娘的一句拉回了林清挽的思绪,轿帘被掀开,徐嬷嬷扶她下了轿,将她的手放入了楚恒的掌心上。她的手有些微凉,而楚恒的手掌温热,热度传入了她的掌心。

    两人登上台阶走上太和大殿,只见皇帝一身龙袍端坐在龙椅之上,皇后坐在皇帝身边的凤位,沈贵妃,尹淑妃,云妃和华妃分别位于两侧,按照礼部的章程过完之后,林清挽被带到东宫的霜兰殿中静静等候。

    红烛燃去了三分之一,屋门被推开,一身喜服的楚恒走进霜兰殿。

    “参见太子殿下。”徐嬷嬷带领数位宫人跪地问安。

    “免礼。”

    喜娘身侧第一位宫女向前一步“请殿下掀开太子妃娘娘的盖头。”

    楚恒拿起玉如意,缓缓掀开了林清挽的盖头,哪怕这容颜早已深深刻在他的心上,却还是不由得被她的美貌所惊,不过楚恒很快便恢复了神志,而一旁的几个宫人不禁看失了神。

    “殿下,娘娘,请饮下合欢酒。”第二个宫人将酒端上。

    楚恒和林清挽各拿起一杯,交杯,饮下。

    “礼成——”

    “殿下,奴婢们退下了。”徐嬷嬷带着身后的宫人们有序离去了。

    “来人”楚恒朝门口喊了一句,候在门口的雨惜和雨染立刻进了门“拿些饭菜和点心来。”楚恒看出林清挽的脸色有些发白,大婚的仪式他是清楚的,新娘一天都不能饮水进食,就算林清挽受得住,他也舍不得的。

    雨惜和雨染不一会儿就将菜肴摆到了桌子上“殿下,娘娘请用膳。”

    楚恒将林清挽带到桌边,扶她坐下“卿卿,这是雨惜,这是雨染,一对姐妹,以后就由她们来照顾你。”楚恒一直给林清挽夹菜,自己也不着急吃。

    对于这新婚之夜,林清挽有些紧张,还有些恐惧,但是有些事情即使很害怕,还是要承受。手帕上的点点落红代表了她已经失去了童贞,楚恒已经很克制自己,他知道她会痛,但是第一次都只这样的。

    而此时的烟云宫内,云倾言看着自己还在饮酒的儿子,十分心痛“煜儿,别再喝了。”

    楚煜一放下酒瓶就会想到今天他们大婚的情形,他的卿卿,成了别人的了…

    第二日清晨,当林清挽醒过来时楚恒已经不在身侧,凉透了的锦被代表他已经离开许久,身体的疼痛让她忍不住轻皱眉头低吟了一声。

    这时,一道明黄色身影逐渐接近,掀开帷幔“卿卿?怎么不多休息一下,时辰还早,不用急于给父皇母后敬茶。”

    “殿下?不是早就离去了吗?”林清挽不小心将心中的疑惑说了出来。

    楚恒笑笑,抚了抚她柔顺的长发“我本不想早起,但是有些公文急着处理,又怕吵醒了你,所以就在外室的桌上将就了,听到你这儿有声音,估计是你醒了,所以赶紧进来看看,新婚第一日,我怎么舍得早早离开?”楚恒在林清挽的面前大多自称为“我”,而非“本宫”,可见对其的宠爱与重视。

    雨惜和雨染敲了三下门,然后推门而入“殿下,奴婢们来为娘娘更衣梳洗。”

    楚恒点头示意她们上前,然后走了出去,雨染为林清挽梳洗,雨惜为她准备衣物。

    “伶儿那个丫头呢?好像一直没看到她。”

    “伶儿妹妹昨天累了一天,现在应该还在休息吧,娘娘您回来便能见到她了。”雨惜为林清挽系好腰带,不禁感叹道“娘娘果真天人之姿,昨夜初见时已觉惊艳,未曾想平日装扮亦是九天神女下凡一般,难怪殿下对娘娘一往情深,念念不忘了”

    “你们姐妹跟在太子殿下身边多久了?”林清挽知道楚恒可能是喜欢她,但是这感情有她们说的那么深吗?

    “回娘娘,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