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四章

    两个女儿闹成这个样子,皇上的脸色瞬间变为不悦,场面瞬间有些尴尬,气氛有些紧张。

    楚恒突然起身“父皇,正所谓来而不往非礼也,十妹一番好意贺儿臣新婚之喜,儿臣愿与卿卿合奏一曲回赠十妹,聊表谢意。”

    皇帝点头示意,吩咐李“为太子和太子妃备琴箫。”

    “陛下,臣妾有一名琴名独幽,不如借太子妃一用。”华妃突然起身提议,众人都不懂华妃的用意,独幽是传世名琴,华家祖传下来的宝物,常有妃嫔想去华妃宫中见识一下,却都被华妃找借口推脱了,怎么今日反倒主动提出借太子妃一用了?

    皇帝自然是很满意华妃的提议,华妃便让自己的贴身婢女若汐将琴取来,另一内侍也从东宫取来了太子殿下的箫“怜幽”。

    林清挽双手置于琴上,心中不由感叹“不愧是传世名琴”,然后看向楚恒,点头示意,琴箫合奏,一曲《梅花三弄》萦绕在众人耳畔,楚恒的箫声,林清挽的琴声,在京城皆是一绝,两人合奏,更是犹如天籁之音,让人不禁沉醉其中。

    曲罢,众人都未回神,许久之后人们才回了神,皇帝带头鼓掌,沈贵妃从旁附和“太子与太子妃真是天作之合,这一曲合奏,人间怎得几回闻啊?”

    华妃再次起身“陛下,臣妾只是略通琴曲,名琴自然要有精通琴艺的主人,臣妾想,不如将独幽赠予太子妃。”

    “独幽本就是你的东西,你想怎么做就怎么做吧。”皇帝似乎忘记了刚才两位公主的事情,想的还都是刚才的合奏。

    “娘娘,此琴太过名贵,还请娘娘三思。”林清挽知不知道华妃为什么要将独幽送给她,刚才华妃太过自谦了,当年华妃未入宫时,琴技在京城众位闺阁千金中也是数一数二的,怎么能叫略通?她与华妃的交往不深,虽说华妃是长嫂楚念的母妃,但突然赠琴实在太过蹊跷。

    华妃笑着摇摇头“早就考虑好了。”

    林清挽还想再推辞,楚恒走到她身边,拦住她“华妃娘娘一番好意,本宫与卿卿领了,多谢娘娘。”

    “多谢娘娘。”林清挽也只能顺着楚恒的话说下去。

    宫宴顺利结束,林清挽与楚恒同车回东莞,两个人都保持着沉默,楚恒开口打破这沉静的氛围“没什么想问的吗?还是你都想明白了?”

    林清挽抬起头看他,看到了他眼中的笑意。

    楚恒握住她的手“这才刚刚入秋,手怎么这么凉?这些年的调理还是没起什么效果吗?”

    林清挽楞了一下,想收回自己的手,却被握的更紧,“已经好多了,多谢殿下的关心。”

    楚恒的眼中划过一丝落寞,轻叹了一口气“卿卿,我是你的夫君,你可以亲近我。”

    林清挽低头不语。

    楚恒为林清挽暖手,说了说今天宫宴的事情“沈贵妃与母后不和,更觉得我抢了她儿子的太子之位,可能之前很喜欢你,看中了林家错综复杂的朝堂关系,但是现在你成了太子妃,她就会开始针对你,她今天想让你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得罪楚唯,你让楚唯下不了台,试了颜面,而楚唯是父皇最宠爱的公主,父皇很可能会对你很不满,沈贵妃的手段真是越来越无趣了,至于欢儿,你与她交往不多,所了解的应该只是她外界传的骄纵无礼,其他的,还需要你自己以后与她交往中慢慢了解。”

    马车听了下来,楚恒将林清挽扶下马车。

    只见一位好似等待已久的女子在侍女的搀扶下朝他们走来,“馨儿见过太子殿下,见过太子妃。”

    话毕,林清挽便知道了她的身份——尹淑妃的侄女,尹尚书的千金,太子侧妃尹可馨。

    “怎么站在这里,不是病了吗?”楚恒淡淡地看了尹可馨一眼,对她的出现非常不满。

    “妾身今日本该与殿下和妹妹一齐参加宫宴,奈何身体不适,在宫内休养了一天,现在已经并无大碍,便想着到此恭候殿下与妹妹,是妾身自作主张了,还望殿下与妹妹不要怪罪。”

    林清挽并不想和尹可馨在东宫门前交谈,身子微微晃了晃,右手放在了心口处,楚恒看到后立刻扶住了她“卿卿,怎么了?”

    林清挽的脸色有一些苍白,她摇了摇头,“有些不舒服而已。”楚恒听到林清挽说身体不适,迅速将她打横抱起,吩咐身后的萧寒“让萧夜到霜兰殿。”然后大步走向霜兰殿,将林清挽放到床上,手指轻轻搭在她的脉上。

    楚恒也算是精通医术,医术比宫中的御医还要精湛些,但是比不得他宫中的萧夜,萧夜有幸在神医门学习医术,虽然时间不长,但是在京城中已无人比得上他。楚恒通过脉象判断应该是旧疾犯了,但是并无大碍,可为了保险起见,他还是让萧夜又把了一次脉。

    “殿下医术精湛,心中应该已有判断,太子妃娘娘先天不足,身体一直不好,今日有些疲惫,所以才会感到不适,殿下不必太过担心,娘娘只需要好好休息即可,还有…”萧夜停顿了一下,感觉那种事情不太适合他去说,但是医者眼里没有性别之分,还是说了比较好“太子妃娘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