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九章

    三日后,林清挽准时跪在了华虚子的房门前,华虚子无奈的摇了摇头,将她带到密室,“你的天赋实属难得,日后神医门极有可能会交到你的手中,但是我要你在此发誓,保护好神医门百年的基业,你与朝廷之间的恩怨,决不可牵连神医门。”

    “清挽明白,多谢伯父成。”

    华虚子为林清挽易骨换颜,林清挽除了疼痛,再无其他,那种痛不欲生的感觉,让林清挽难以忍受,但是她的心中有仇恨,查出真相是支撑着她活下去,承受住一切痛苦的信念。

    她在还有意识的最后一刻,听到了华虚子的话,“日后,世上再无林清挽,只有神医门的下一任继承者——云挽歌。”既然所有人都认为林清挽死了,那就换个身份活下去吧。

    一个月后,林清挽摘下了缠在脸上的纱布,对着镜子,她看着自己的脸,那是一张美丽又陌生的脸,比起她之前的容颜还要漂亮几分,“云挽歌吗?”

    年关将至,建安侯班师回朝,与西秦几次对战都接连传出捷报,收复了南楚被西秦占领的五城,西秦元气大伤,与南楚和谈,建安侯赶回京城参加楚王的大婚仪式,三日后,楚王大婚,场面不亚于当初太子迎娶太子妃,楚王的势力碾压太子。

    云挽歌苦练医术与武艺,还会关心京城发生的大事,每当听闻楚王与建安侯的功绩,她就会逼迫自己更加努力,一年内,她的医术在华虚子的指点和自身努力下有了很大的进步,超过了神医门的大多数人,成为众人认可的门主继承人,但是这也让华虚子的义女华湘嫉妒不已。

    宫内的楚念为了肚子里的孩子,百般防范,终究还是暗遭毒手,但是好在孩子还是顽强的活着,楚念在林府出事的八个月后,早产诞下一个男婴,皇帝为感念林府对南楚江山所做的贡献,为这个孩子赐了楚姓,楚念为孩子起名“慕君”。在楚念产子的三个月前,太后寿宴,东凌晋王凌慕北代表东凌皇帝前来为太后祝寿,意外遇到了楚念,在寿宴之上表示愿用十座城池作为聘礼迎娶楚念为晋王妃,皇帝十分高兴,本想答应,却被楚念拒绝了,凌慕北并没有生气,当着各国的使臣的面说会等到楚念心甘情愿嫁给他的那一天,皇帝国楚念很多次,但是都被楚念以“一女不嫁二夫,自己还在守孝期”的借口拒绝了,皇帝大怒。

    两年后,华虚子入深山寻找珍稀药材,途中遭遇猛兽袭击,同行八人,四人当场死亡,两人重伤,两人轻伤,另一位重伤的人在返回神医门途中去世,而当华虚子被带回神医门时,也已经回天乏术,无药可救了。

    华虚子在死前当着所有神医门中有些地位的人的面前,将门主令牌交到了云挽歌的手上,耗尽自己所有的力气对她说出了最后一句话“记住。你。的。誓言”,然后永远的闭上了眼睛。

    云挽歌痛哭不已,泪水打湿了她的面纱,华虚子待她是极好的,她也早已把他当成自己的亲生父亲一样,但是命运为什么又和她开了一次玩笑,又让一个亲人离她而去?

    云挽歌和华湘一起为华虚子守灵,送葬。云挽歌还下令接任仪式从简,只需接受护法,圣使及各位堂主的礼拜即可。云挽歌是神医门有使以来最年轻的一位门主,但是她的实力没有人敢质疑。

    云挽歌也和前几任门主一样,都不常待在神医门中,她时常外出游历,会为途中看不起病的穷苦人们看病,买药。她也会为一些色艺双绝但是不卖身的妓女们赎身,也救出过一些地位低下的官商家被迫嫁人的女子,这些都是一些身世遭遇可怜的女子,她花重金聘请乐坊先生教习她们琴棋书画,诗词歌赋,然后将她们送入京城,久而久之,就形成了一间青楼,名为“听雨轩”,听雨轩的姑娘只卖艺不卖身,她们有才情有美貌,没多久,听雨轩竟与京城最大的青楼“春风阁”成鼎立之势,没有人知道听雨轩幕后的老板是谁,也没有人知道里面的女子都来自何处,人们只知道有去听雨轩闹事的,但是最终都没有好下场。

    转眼又过去了将近两年的时间,神医门在云挽歌的带领下,势力越来越大,他们依旧隐匿于世,极少暴露行踪,却仍有人不远万里,不畏艰辛寻找神医门,只为求药。

    云挽歌在房中抚琴,琉璃敲门而入,“门主,玲珑来信了。”

    云挽歌接过纸条,只见上面写着,“万事俱备”四字,她的眼底闪过一丝笑意,将纸条放在烛火上烧毁,“琉璃,把璎珞叫来。”

    这些年,琉璃早已了解了云挽歌,每当她一见璎珞,就代表她要出远门了,这次不知又要去什么地方,突然耳边再次传来云挽歌的话,“你准备一下,这次我们两个人一起动身前往京城。”

    琉璃点了点头,她终于可以离开神医门,出去看看外面的世界了。云挽歌推开窗子,凝视远方,那是京城的方向,默念一句,“我回来了。”

    此时的京城,各位豪门的公子们都已经沸腾了,听雨轩放出消息,她们的头牌云挽歌云姑娘即将到达京城,当晚将在听雨轩为诸位公子抚琴并挑选出一位公子与云姑娘单独见面,切磋技艺,京城的公子们都相约着前往听雨轩,更有甚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