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十一章

    云挽歌在听雨轩密室内立了三个牌位,父林氏明城之灵位,母云氏倾辞之灵位,兄林氏清扬之灵位,她跪在地上,叩了三个响头,“父亲,母亲,兄长,你们一定会保佑卿卿查出林家灭门真凶,为我林家一百一十八条人命报仇雪恨。”说完,眼泪不断流出,她只有在面对父母时,才敢露出自己的脆弱。

    午时,云挽歌坐上马车前往宁王府,她总是一袭白衣,一支白玉簪插入发髻,两支珠钗固定面纱,午时三刻,云挽歌的马车到了宁王府门前,她刚下马车,便有一个婢女迎来,“云姑娘,殿下请您到书房。”

    云挽歌微微欠身,“有劳姑娘带路。”她跟着那名婢女走到了书房门前,敲了三下,推门而入,却被房内的屏风吸引住了视线,屏风上的少男少女,不正是年少时的她和楚煜吗?旁边的字,还是他们当初的誓言“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

    楚煜发现了她的失神,“云姑娘对此屏风,似乎很是熟悉,不知是否勾起了对往事的回忆?”

    云挽歌愣了一下,调整好情绪,“殿下说笑了,挽歌只是好奇,殿下少年英才,沉稳内敛,书房内的屏风怎会如此童趣?”

    楚煜自嘲的笑了,“看来云姑娘对本王也并不了解,本王在几年前,也只是个不谙政事,逍遥自在的皇子罢了,要不然,怎么会有宁这个封号?之前本王不是很相信一个人会在一夕之间变了,但在林家和云家倒台后,本王信了,少年英才,沉稳内敛?那是四哥的样子,可惜,那件事…改变了很多人。”气氛陷入低沉之中,那件事,是很多人心中不愿提及的痛,它让楚煜在一夜之间成长,也让楚恒一蹶不振,突然,楚煜将目光放在她的面纱之上,“你已经认定本王是你效忠的人,那你也应该允诺摘下面纱了吧。”楚煜的目光灼热,满含期望。

    云挽歌的神色平静,“恐怕要让殿下失望了。”她摘下一支珠钗,面纱从一侧滑落,露出一张美到令人窒息的容颜,但却不是楚煜想看到的那张。

    “不是吗?真的不是吗?”楚煜不小心世界上会有才情气质那么相像的两个人,但是他也的确从未听说过换颜之术,可以把一个人完变成另一个人的样子,或许,真的是他错了。

    “殿下,挽歌前来宁王府,是有事情拜托殿下的。”云挽歌看楚煜的样子,知道他应该不会再起疑了,“听闻太子侧妃许氏七日后会在东宫举行秋宴,挽歌想向殿下讨个情面,让挽歌作为琴师在宴上抚琴。”

    楚煜不明白云挽歌的用意,参加秋宴的不过就是一些官员夫人和闺阁千金,似乎和他们所谋之事没什么关系,“姑娘可知道东宫的乐师都是由太子亲自调教的?技艺极高,并不比姑娘逊色太多。”

    这件事情云挽歌自然是清楚的,楚恒在乐律方面也是大家,比她厉害的多,他亲自教出的乐师怎么会差?哪怕是为皇帝奏乐的乐师,可能都比不上东宫内的,“挽歌既然开口,就相信殿下可以做得到,殿下也不必忧虑,此番前往东宫,不过就是好奇罢了,挽歌出身卑微,需见识过奢华之地才不会被迷了眼。”

    楚煜明知云挽歌的话并非实话,但是他也不能拒绝,因为他也想知道云挽歌去东宫究竟要做什么。

    云挽歌回到听雨轩,摘下了面纱,看着镜子中的人,虽然已经快四年了,但是她还是没有适应这副容貌。

    此时,从玄关处传来琉璃的声音,“姐姐,玲珑回信了。”琉璃走到云挽歌的身边,“姐姐,据玲珑所说,许侧妃是太子半年前巡访江南时偶然救下的,她出身卑微,父母双亡,之后跟随太子入宫,被封为侧妃,太子殿下对其呵护备至,几乎夜夜留宿倚澜殿。”

    云挽歌握杯的手微微紧了紧,呵护备至,夜夜留宿吗?楚恒,你的感情也不过如此。

    “姐姐今夜还抚琴吗?”

    云挽歌自然明白琉璃的意思,她摇了摇头“经常露面,岂不是失了头牌的身价?”

    琉璃听了云挽歌的话,欲言又止,“姐。姐姐,琉璃初次来到京城,姐姐能否带琉璃外出走走?”

    云挽歌一个“好”字,让琉璃一扫之前的犹豫,露出了笑容,云挽歌拉过琉璃的手,“这些年多亏了你,玲珑和璎珞的帮忙,在我的心里,早已经把你们当作亲生姐妹了。”

    空气中漂浮着淡淡的药草香气,这是从小生长在神医门的人,经过多年药浴的浸泡后才会有的香气,但是并不是琉璃身上的那种,云挽歌的视线落在一旁关着的窗户上,“谁?出来!”

    窗户被推开,一名绿衣的妙龄少女跃到云挽歌的面前,“门主”

    之前温馨的气氛被打破,“华湘,没有我的命令,谁允许你擅自到京城来的?”云挽歌的目光冰冷,对华湘的行为十分不满。

    来的少女正是神医门的最后一位护法,华虚子的义女——华湘,“华湘也想为门主分忧。”

    云挽歌看着她,心中满是不信任,她知道华湘对她一直不满,所以她也不可能会将复仇大事告诉华湘,“此事与神医门无关,所以华湘,你现在立即回神医门。”

    华湘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