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云挽歌和琉璃回到了听雨轩,琉璃总觉得云挽歌在救下那两名女子后便有些不太对劲,“姐姐,那两名女子的身份可已知晓?”

    “太子侧妃,许清浅”

    琉璃的第一反应是惊讶,她们上午还在查许清浅,没想到下午便那么巧的遇到了,“那姐姐对这位许侧妃已经了解了?还需要玲珑在宫中继续打探吗?”

    云挽歌剃头沉思了一会儿,摇了摇头,“不必了”,一个许清浅,无根无基,无权无势,对她的计划产生不了任何影响。

    楚王府中,冯莹莹在流光阁中哭泣不已,冯莹莹是镇国公府的嫡女,在宫宴上见到楚洵的英姿后便对其倾心,求了父亲许久,镇国公才同意她嫁入楚王府为侧妃,她嫁入楚王府一年多了,楚洵对她疼爱有加,可今日,她的好友苏瑾瑜到王府做客,苏瑾瑜来的时候,遇到了楚洵,当时她就觉得楚洵的表现有些不对劲,他的视线一直落在苏瑾瑜的身上。

    苏瑾瑜离开时,楚洵还特意亲自去送,她不放心,便派了婢女芸儿跟着,果真看到了不该看到的事情,芸儿看到了楚洵拉着苏瑾瑜的手却被人家挣开,等到楚洵来到流光阁时,冯莹莹便哭闹了起来。

    “莹莹,本王说过了,本王与苏小姐之间清清白白,今日不过是帮云飞表弟向苏小姐传信罢了。”楚洵骗起女人来毫不心虚,真相明明就是冯莹莹想的那个样子,可他还是能编出假话。

    冯莹莹的哭声小了许多,“殿下说的都是真的吗?殿下当真对瑾瑜妹妹没有任何想法吗?”

    楚洵走到冯莹莹身边,把她拥在怀里,用手帕为她擦拭泪珠,“当然是真的,莹莹莫要再哭了,哭坏了眼睛,本王会心疼的。”

    楚洵的甜言蜜语对冯莹莹很有用,刚才还留着泪,现在就红着脸窝在楚洵的怀里,小手楚洵的胸前画着圈圈,“莹莹不是不懂事,莹莹只是太在乎殿下了。”

    楚洵抓住冯莹莹画着圈的小手,放在唇边轻吻,“莹莹的心意,本王当然知道,不过莹莹刚才是在诱惑本王吗?”楚洵的唇角勾起一抹笑容,冯莹莹的脸更红了,“殿下,你坏。”楚恒将她抱起,放在塌上,覆身上去,“本王就坏给你看。”

    “王妃娘娘”婢女采月走进来,跪倒地上,“娘娘,王爷一个时辰前进了流光阁,一直没出来,怕是不会来揽月阁了。”采月的声音有些颤抖,她不敢去看罗尹淞的表情,她是王妃的贴身婢女,也是非常关心王妃的人,王爷已经许久没有来过揽月阁了,王妃虽然表面上毫不在乎,但心里还是有些难过的,王妃心里的苦,只有采月和采依明白。

    罗尹淞旁边的采依看她脸上的表情没有丝毫的变化,手中的书一页接着一页的翻过,忍不住出声提醒,“王妃,天色已晚,早些歇息吧。”

    罗尹淞放下了手中的书,采依和采月为她宽衣,等到罗尹淞入睡后,两人熄了烛火退了出去。

    可房门刚刚关上,本应熟睡的罗尹淞却睁开了眼睛,她披上一条披风,走出了房门,来到了后院的水塘边,她看着水面上倒映的月光和女子的容颜,神情落寞,心中满是苦楚。

    四年前,林府灭门的消息传入江家,她大惊失色,林清扬,那样一个谦逊有礼,文采飞扬的男子,竟会葬身火海…她从小受外祖父教导,外祖父夸她才思敏捷,一定会成为一个才女,她也一直以此为荣。直到她十二岁那年,她将自己的得意之作拿给外祖父看时,恰好遇到了随林丞相一起来拜访的刚及弱冠的林清扬,外祖父让他帮忙评价,那时的他看了之后,将自己的不足一一指出,让她觉得自己好差劲,后来她便总写信让婢女带给他,这样过了一年多的时间,她得知了皇上将六公主楚念指给他的消息,当时只是有些难过,当她收到他托人送来的希望她以后不要再给他写信,怕妻子误会的消息后,她才意识到,自己可能在不知不觉间喜欢上他了。

    罗尹淞是知道楚念的,华妃娘娘唯一的女儿,是四位公主中最温婉,贤淑的一个,才情虽不算出众,但与林清扬也算般配。

    后来她及笄了,好多人上门提亲,那些人,不是没有他的风度,就是没有他的才华,一年后,沈贵妃亲自来为楚王提亲,沈贵妃宠冠六宫,她亲自来,外祖父无法拒绝,这门亲事就这么定下了。

    林府灭门后的第一个年关,她嫁入了楚王府,新婚夜,她无法拒绝楚洵,但随后的几天,她都以身体不适为由拒绝同房,她担心在梦中会出现那个人的身影,害怕楚洵会发现她的秘密,可谁知楚洵会突然半夜来看望她,她不知道自己在梦中说了什么,只知道楚洵对她越来越冷淡,接连娶了两房侍妾,极少进她的房中。她不吃醋,也不对那些侍妾动怒,整日与书为伴,沈贵妃暗中催促过许多次,希望她能尽快为楚洵诞下子嗣,她表面答应着,也没什么动作。

    日子这样一天天过去了,一年前,楚洵迎娶了镇国公嫡女冯莹莹为侧妃,冯莹莹家世好,对楚洵一往情深,她一直都想要正妃之位,所以经常上门打扰罗尹淞,罗尹淞也不理会她,楚洵也任她胡闹,只是罗尹淞自己不知道这样的日子她还要忍多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