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华妃找了个地方坐下,没有着急参与进她们中,许清浅为了证明自己的清白,也不想再隐瞒了,她卷起衣袖,光洁的手臂上一次刺目的红点吸引了众人的视线,“这可否能证明清浅的清白?”

    皇后盯着楚恒,话却是对许清浅说的,“守宫砂为证,自然可以。”

    沈贵妃与尹淑妃没有想到,夜夜服侍太子殿下的许侧妃居然还是处子之身?

    “听闻许侧妃受太子殿下独宠,至今怎会仍是。处子之身?”

    楚恒无法回答这个问题,气氛再次陷入沉闷中,“不知诸位姐妹可否听臣妾一言?”华妃开口打破了沉静,皇后点头示意。

    “听闻许侧妃出身江南,与本宫同乡?”许清浅点了点头,华妃继续说道,“许侧妃半年前卖身葬父偶遇太子殿下,后封为侧妃,其实不只是在江南,就是在南楚境内,都有一个规矩,时间久了,很多人都忘了罢了,”华妃微微一笑,“女子在丧失双亲的三年内需守孝,是不可成婚的,许侧妃卖身葬父情有可原,但是同房便不太合适了,太子殿下应该是为许侧妃着想,才让许侧妃保持处子之身的,对吧,太子殿下。”华妃的话救了场,让沈贵妃和尹淑妃无言以对。

    “好了,既然事情已经查清,本宫也乏了。徐嬷嬷,送许侧妃回倚澜殿。”皇后开口赶人,沈贵妃和尹淑妃见没什么好戏看了,也就离开了,而华妃的目的已经达到,自然不会在正阳宫多逗留。

    “太子,你留下。”楚恒刚要离去,就被皇后出言拦住。

    皇后屏退了正阳宫所有的宫人后,她从主位上站起身,走到楚恒的面前,给了他一巴掌,这是他第二次打楚恒,还是因为同一件事。

    “你真是本宫的好儿子,本宫差一点也被你骗过去了。”皇后现在对楚恒非常失望,“华妃的说辞,瞒得过沈贵妃和淑妃,可她骗不了本宫!母后对你说过多少次,恒儿,你是太子,将来要继承这九五之位的人,后宫不能专宠,更何况,林清挽已经死在那场大火中了,你为她守身还有何意义?”

    楚恒的眼中满是痛苦,“母后,儿臣真的忘不了卿卿,儿臣爱了她十九年了这些母后最清楚的,她是儿臣的信仰…”

    “可她已经死了!”皇后知道说出这句话对楚恒很残忍,但是她不得不这么做,她不能让自己的儿子受儿女情长影响,“如果你真的想为她做些什么,那么母后告诉你,你以为林府灭门那么简单吗?林氏一族是开朝元老,百年世家,历代丞相,想动林家岂是易事?你只有坐上那至高无上的位置,才有机会为她报仇,若是你葬身在这场夺嫡之争中,你还有何颜面去见她?这么简单的道理,你为什么想不明白?”

    皇后的话深深刻在楚恒的心里,“儿臣不会让母后失望,但儿臣的家事,母后请恕儿臣不孝…”

    云挽歌收到玲珑传来的许清浅已平安的消息后,松了一口气,她救下许清浅,不是因为和她熟或者喜欢她这个人,而是为了秋宴,若许清浅出了事,这秋宴必然举办不了,她还如何进入东宫,拿回羽令?

    日子还算平静,六日一过,秋宴的日子便到了,许清浅的脸经过六日的药敷,红肿已经消退了很多,但是还留有一些红印,所以许清浅只好蒙上面纱遮挡。

    楚煜带着云挽歌到东宫的时候,秋宴刚刚开始,来的人很多,其中大部分云挽歌都认识,楚煜带云挽歌来到楚恒的面前,“四哥,这是九弟今日特意请来的琴师。”

    楚恒刚见云挽歌时,只觉得她面熟,她蒙着面纱的样子和许清浅太像了,确切的说,是像卿卿。

    “民女云挽歌见过太子殿下。”

    楚恒听到云挽歌的声音后,越发觉得她和卿卿像,“云姑娘不必多礼,不知姑娘为何用面纱遮住容貌?”

    “挽歌只是不希望大家关注挽歌的容貌多过挽歌的琴音罢了”

    楚煜听到云挽歌回答楚恒的话,心中忍不住轻笑,她还真是对不同的人给出不同的回答啊。

    云挽歌一个人在东宫内四处走,她在寻找楚念,她四年前在东宫内仅住了两天,过了这么久,本就不熟悉的路变得更加陌生,但是她隐约记得霜兰殿旁有一处景色幽静,所以她决定去那里碰碰运气。没想到真的遇到了领着孩子的楚念,而他们身旁的婢女,正是玲珑。

    “有一美人,婉如清扬”现如今,她的容貌大变,除了这句话,她好像没什么可以像楚念证明她就是林清挽。

    楚念听到有女子念出那句话,立刻看向声音传来的地方,只见一白衣女子朝她走过来,楚念的直觉告诉她自己,这个人是林清挽,“卿卿…你还活着对吗?这些年为什么不回来…”

    “嫂嫂,卿卿此番前来,有一事相求,还望嫂嫂帮忙。”

    楚念看了看玲珑,虽说是自己的贴身婢女,但是还是防范一下比较好,而玲珑也看出了楚念的意思,直接开了口,“公主殿下放心,奴婢是门主的人。”

    “嫂嫂,不必担心玲珑,这次卿卿希望嫂嫂能进霜兰殿内帮卿卿取回梳妆盒内的令牌,卿卿已将方法画在绢布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