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楚念没有理会那名宫女,径直走到楚恒身边,“此处离霜兰殿最近,四哥可否容许六妹去霜兰殿换身衣裳?六妹与卿卿虽为姑嫂,却亲如姐妹,卿卿一定不会介意的。”

    楚恒还是有些犹豫,卿卿和楚念关系好他是知道的,但是霜兰殿是卿卿的地方,他不希望有除了他以外的人进去,可是楚念都已经说出卿卿了,如果这么点小事他都拒绝了楚念,卿卿可能会怪他吧?

    楚念拿到了霜兰殿的钥匙后开了锁,她仔细看了看周围,确定没有人跟着她之后关上了房门。楚念在霜兰殿内走了一圈,并没有看到林清挽说的那个梳妆盒,但是她不敢到处翻动,怕楚恒会发现,只能猜测林清挽会放在那里。

    林清挽没有告诉楚念梳妆盒的位置,因为四年过去了,她不知道东西还在不在她当初放的那个位置。

    楚念决定从镜台开找,毕竟梳妆盒放在镜台的抽屉里是很正常的,她拉开了抽屉,把里面的三个盒子都拿了出来,第一个小盒子里放了两颗样子奇特的果实,楚念不晓医理,所以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她直接去试了最大的那个盒子,按照绢布上的画的方法试了一次,果真看到了一块令牌,她将盒子放回原位,收好令牌,换了衣服回到宴席,将钥匙交还给楚恒。

    楚念将令牌给了玲珑,让她找机会交到云挽歌的手上。玲珑悄悄离席,楚念对云挽歌使了一个眼色,云挽歌明白了意思也悄悄离开,却不知这一切落在了一个人的眼中。

    云挽歌跟在玲珑后面,玲珑找了一个稍微偏僻的地方,看好周围没有人后,将令牌交给了云挽歌,然后赶紧离开了。

    云挽歌确定了令牌是自己四年前见到的那一块后也要离开,却没想到楚恒站在她的身后不远处,她不知道楚恒是什么时候站在那儿的,也不知道他想做什么。“太子殿下”。

    楚恒缓缓走近她,盯着她的面纱,仿佛可以透过面纱看到她的容貌一般,“九弟有和云姑娘说过,你很像我们的一个故人吗?”

    云挽歌尽量表现的平静,她不能慌,她不相信楚恒会认出她来,毕竟连楚煜都无法确定的事情,楚恒又怎么会确定呢?在她的心里,楚煜要比楚恒更了解他,“是已故的太子妃娘娘吗?”

    楚恒没想到云挽歌会如此淡定,她的每一个神情他都看在眼中,只要她有一丝一毫的躲闪,他都能确定她就是卿卿了,但是面前的女子…她真的把自己的情绪控制的很好,他看不出丝毫破绽,这不是以前的卿卿可以做到的事情。

    楚恒突然拉住云挽歌的手,食指轻轻搭在她的脉上,另一只手迅速摘下了她的面纱,但是他看到的却让他失望了,那是一张与林清挽完不同的脸,甚至比林清挽还要美上几分,而她的脉象,也是正常的,没有任何先天不足的迹象。

    楚恒的表情变化,云挽歌也看在眼里,“殿下现在可确定挽歌不是已故的太子妃娘娘了?”云挽歌故意加重了已故两个字,挣开了楚恒的手,将自己的面纱蒙好,“如果殿下确定了,挽歌希望太子殿下下次再见到挽歌时,自重一些。”

    “姑娘留步”,云挽歌刚要离去,却被人叫住。

    许清浅在席间就认出来了云挽歌是那日救他的人,她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这女子出现在了楚恒的面前…

    楚恒刚才突然离席,她觉得有些不对劲,她就赶紧寻找云挽歌的身影,果真不在,便赶紧带着玉兰四处寻找楚恒和云挽歌,她刚才在路上一直在默念,却没想到他们两个人真的在一起。

    “云姑娘是清浅的恩人,不必多礼,刚才姑娘跟的琴曲实在是秒,太子殿下亦是精通乐律之人,不知姑娘可愿入宫侍奉殿下?”

    许清浅的这番话,不仅云挽歌没想到,楚恒也是十分意外,许清浅是东宫内最得宠的,她怎么会想让云挽歌进东宫和她争宠?

    “多谢太子殿下和许侧妃看重,挽歌恕难从命,挽歌是艺伎,身份低贱,没有资格进东宫侍奉太子殿下,何况…”云挽歌将衣袖卷起,露出光洁的手臂,“挽歌早已不是完璧之身,也不敢奢望出嫁,只愿在听雨轩安稳的生活,挽歌先行告退。”

    听雨轩是什么地方楚恒略有耳闻,那里的女子卖艺不卖身,可是云挽歌身为头牌,为何不是完璧?不知谁有幸入了她的眼,让她甘愿献出自己。楚恒想到了九弟和云挽歌的关系,楚煜吗?又或者是其他人?但是无论是谁,那人都是幸运的,云挽歌是个不可多得的女子。他竟突然嫉妒起那个拥有她的人。

    云挽歌回到听雨轩后,拿出了早就准备好的集结羽卫的信号弹,羽卫虽然人数不多,但个个都是以一敌百的高手,云挽歌当初答应过华虚子,复仇绝对不会动用神医门的力量,所以只能靠羽卫了。

    云挽歌带着琉璃来到了京郊的树林,四周寂静无人,她将信号弹发射出去,天空一道亮光,一声巨响,片刻之后,树林再次恢复了寂静。

    “姐姐,这样真的就可以了吗?不会打草惊蛇引来别的人吗?”

    云挽歌无法回答琉璃的问题,羽卫已经近百年没有出现过了,在现在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