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主子,信号弹引来的绝对不止羽辰一人,此地不宜久留,请主子随属下速速离去。”

    云挽歌和琉璃随着羽辰离开了树林,走了许久后进了一个屋子,“主子,这是永安客栈正后方的一间屋舍,如果主子以后有事找属下,请来这里将窗子打开,羽辰看到后自会前来见主子。”

    云挽歌推开窗子,看了看周围的景物,她大概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了,“羽辰,现在就有事交给你们去办。”

    “主子吩咐。”

    “第一件事,我需要你派人去暗中保护六公主楚念和她的孩子,绝对不能出任何意外。第二件事,神医门近期会送来两个人,这两个人对接下来的事情至关重要,我希望你们可以将那两个人安顿好,保护好。”

    “属下立刻就去安排。”羽辰领了命令后离开了,他该集结羽卫将任务分配下去了,羽卫已经清闲太多年了。

    养心殿内,皇帝神色凝重,在龙塌上默默等待,一个黑影进入养心殿,“无影参见陛下。”

    “查的怎么样了?”

    无影一直跪在地上未起,“回陛下,等到属下赶到之时,京郊树林并无一人,属下也只能推测,在皇家暗卫赶到之前便能将所有的痕迹部抹去,有这等警惕度与速度的,只有羽卫。”

    皇帝听完,脸色骤变,羽卫重现,但是羽令在谁的手中,他们却一无所知,当年云将军只有一子两女,一般来说,这等重要物品都会交给儿子,但是云倾风征战沙场那么多年,从来没有人见过他的军中出现过什么特别的人,而且云将军当年疼爱女儿超过儿子,所以羽令也可能在云倾言或者云倾辞中的一人手中,皇帝派过宫人和暗卫暗中搜查过云倾言的所有东西,也一直都让人盯着她的一举一动,都没有发现任何异常,但是如果在云倾辞的手中,随着林府的灭门,林家已经没有人了,羽卫怎么可能现世?

    “无影,派人盯着宁王,云致远和…六公主。”这几个是为数不多的还与云家和林家有关系的人了。

    “属下遵命。”

    云挽歌同往日一样在房中抚琴,听着琉璃说着各地传来的消息,“姐姐,璎珞传信来说,再过七日,姐姐要的人便可到京城了,玲珑那边也传信来,兰心已经成功的被选为寿宴上献舞之人了。”

    云挽歌勾唇一笑,手指却没停止拨动琴弦,“九月快结束了,可惜十月也不会平静…何威的末日,终于快到了。”

    琉璃犹豫了一下,“姐姐,这次的计划,兰心不会有危险吧…”

    云挽歌停下了动作,“大理寺卿是楚王的人,我可以保住她的命,但是皮肉之苦肯定是少不了的。”

    琉璃还未开口,容妈妈身边的小丫头梅儿便闯了进来,“姑娘,太子殿下来了,点名要见你,容妈妈让婢子赶紧来通知姑娘。”

    云挽歌叹了口气,“梅儿,你去告诉容妈妈不必阻拦,琉璃,去将太子殿下请来。”这听雨轩拦得住其他人,但是楚恒,她们是拦不住的。

    琉璃和梅儿微微欠身,出了房间,云挽歌将发簪插入发间,看了看一旁的面纱,手还未碰到,便收回来了,楚恒见过她的容貌,而且她戴上面纱才像自己原本的模样,她将特制的迷香点燃,这香,如果配上她特制的酒,就会产生幻觉,楚恒的突然到访,她不得不有所防范。

    云挽歌将东西准备好后,走到玄关处等待楚恒,一炷香后,琉璃带着楚恒走了上来,她朝琉璃用了个眼色,琉璃就退下了。

    “挽歌见过太子殿下。”

    楚恒点头示意,“在外云姑娘不必称呼太子殿下,叫公子即可,本公子今日突然想来这听雨轩见识一下,不知云姑娘可愿介绍?”

    云挽歌跟着楚恒走进房间,“公子说笑了,挽歌只会抚琴,听雨轩的事情公子还是问容妈妈更为合适。”

    楚恒打量了一圈,最后将视线落在了琴上,那是——焦尾古琴,“云姑娘不必担忧,今日在下来找姑娘,只为听曲聊天。”

    云挽歌为楚恒倒了一杯茶,然后坐到一旁的凳子上,“不知公子想聊什么?朝政大事挽歌一届女流之辈并不懂,诗词音律,挽歌相信公子的造诣皆在挽歌之上。”

    楚恒闻了闻茶香后,抿了一口,“好茶,云姑娘过谦了,姑娘的才华被称第一才女亦不为过,而在下今日前来,不过是想与姑娘讲故事。”

    云挽歌不懂楚恒的用意,但是她能隐约感觉到楚恒又要试探她,“故事?公子的意思,挽歌不懂。”

    “云姑娘气质非常人可及,才学更是远超众多闺阁千金,想必也是出身大家,在下愿与姑娘讲在下的故事,云姑娘可否与在下说说姑娘的自身遭遇?”

    云挽歌虽然有所犹豫,但也只能答应。

    “我的母亲是当朝皇后,所以从一生下来,我就注定要比别人辛苦得多,母后对我十分严厉,父皇对我也是十分看重,找了京城中最有才华的先生当我的老师,江阁老,林丞相,还有很多大学士,改变我的是十九年前的六月十五,那日是林相叫我中庸之道,那年我九岁,林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