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十八章

    “她慢慢长大,而我只能通过旁人暗中了解她的一切,她每次见我,只会胆怯的唤一句‘太子殿下’,她与九弟的关系极好,我也知道他们情投意合,我还知道沈贵妃一直想为楚洵定下与林家的亲事,现在的楚王妃,不过是沈贵妃当初的第二人选罢了。我去求了母后,能与林家结亲,母后自然是高兴的,所以母后便先了沈贵妃一步,母后送的那些聘礼,我都不满意,我的卿卿是世上独一无二的,所以只有最难寻的珍宝才配得上她,我就将两粒天香豆蔻托萧寒带了去,她去母后宫中谢恩,我想见他,也赶了过去,但是她对我仍然疏远。”

    “三个月后的大婚,那几日是我这么多年最幸福的时光,可是后来林家灭门,她死在那场大火之中,我始终不敢相信这个事实,母后想让我再娶,稳固朝中的势力,但我不愿,太子妃的位置只能是卿卿的。”

    “许侧妃算是个意外,在江南巡察时我见她被恶人欺辱才出手相救,但没想到她与卿卿神韵那么相似,便带了回来封为侧妃,母后一直想让我能继承皇位,在子嗣上我已经是一个不孝子,那在这夺嫡之战中我就不能再让母后失望了,此生的情虽都给了卿卿一人,但是我一直都知道她对我没有感情,她喜欢的人是九弟,如果她还活着,我愿意成他们。”

    楚恒的话里有着深深的凄凉和落寞,他爱林清挽爱了十九年,爱的刻骨铭心,即使得不到回应,也毫不后悔。

    云挽歌知道楚恒可能是喜欢以前的自己的,但是没想到感情会那么深,“太子殿下…这么做值得吗?太子妃娘娘,她…也许永远都不会知道殿下的心意…”

    “这些都是我自愿的,我不想让她有负担,云姑娘可否说说自己的过去呢?”

    云挽歌犹豫了一下,“殿下说的没错,挽歌的出身还好,后来也嫁入了富贵人家,但挽歌对夫君没有感情,后来家门惨遭不幸,挽歌侥幸活了下来,无奈之下来到了这听雨轩。”

    云挽歌说完,观察了楚恒的表情,楚恒的神情没有变化,很平静,应该没有对她起疑心。

    “挽歌的经历比不上殿下,让殿下失望了。”

    楚恒的视线落在了书案上,“既然云姑娘觉得让在下失望了,不如写一幅字赠予在下如何?”

    云挽歌不知楚恒这是什么意思,但又找不到理由拒绝,“不知殿下想让挽歌写些什么?”

    “君心似我心,不负相思意如何?”

    云挽歌有些无语,但也只能按楚恒说的写,好在她的书法水平与四年前相比有了很大的进步,应该不会有人会认出来。

    当她刚写完“君心似我心”这一句后,楚恒握住了她的手,带着她写下了后一句“不负相思意”。

    “挽歌自愧不如。”

    云挽歌的字已属上品,但楚恒的字气势磅礴,收放有度,无处不流露出王者气势,是她远远比不了的。

    楚恒将那张纸收好,他打算回去之后好好收藏起来,但是他是不会告诉云挽歌的。

    “殿下,时辰不早了,请回吧。”

    云挽歌不想与楚恒独处,楚恒太了解以前的她了,她害怕楚恒会看出她的破绽,破坏了她的计划,要是如此,她还有何颜面去见林府那惨死的一百一十八人?

    楚恒自然也是清楚云挽歌是在下逐客令,看情况他今日应该得不到更多的线索了,便离开了听雨轩。

    云挽歌送走楚恒后,突然想去宁王府看看,“琉璃,现在什么时辰了?”

    “申时三刻了。”

    “走吧,去宁王府。”

    云挽歌和琉璃朝宁王府的方向走去,路上,遇到了一个骑着宝马的公子,只见那公子骑着马,满脸神气,身后跟着十几个家丁。

    “琉璃,那是何人?”

    云挽歌比较熟的皇子只有太子和宁王,楚恒出行一般只带萧寒一个侍卫,楚煜则一向随意,不喜有人跟从。

    琉璃打量了那公子的装扮,又看了看那些家丁,“姐姐,那应该是建安侯府的公子,他的腰间那块玉佩上好像是沈字。”

    琉璃为人善交际,善观察,八面玲珑,所以云挽歌才选她跟在身边;而玲珑为人低调,处事小心谨慎,思虑周,这样的婢女是最讨主子喜欢的,所以派她去了宫中,而她也不负所托,取得了楚念的信任,从官内传出了不少情报;至于璎珞,她做事果断,雷厉风行,有魄力,是暂代门主之位的最好人选。

    沈家公子?沈云飞吗?沈贵妃宠冠六宫,楚王势力正盛,建安侯府的人如此张狂倒也不足为奇,不过,马上他们就要焦急一阵子了吧…

    云挽歌摆弄着手腕上的白玉镯子,冷眼盯着骑在马上的沈云飞。

    “走吧。”

    云挽歌走了一个多时辰才到宁王府,她将腰间的玉佩给看门的家丁看过后,便进入了宁王府。

    她走到书房门前,发现楚煜的贴身婢女明月站在书房门前,明月也看到了他,朝她走了过来,“云姑娘,王爷等您很久了。”

    云挽歌知道楚恒今日来到听雨轩找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