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皇后娘娘要赐死挽歌,只有暗杀这一种方式,而我听雨轩虽比不上皇宫守卫森严,但也不是什么杀手都能轻易放肆的。..”

    楚煜虽然觉得云挽歌太过自信,但是他也相信云挽歌并没有夸大其词,听雨轩的女子卖艺不卖身的规矩得罪了多少权贵?但是直到现在也没见在听雨轩内出现过人命案,他越发觉得听雨轩和云挽歌神秘了。

    “云姑娘的身份真的只是听雨轩的艺妓和宁王府的门客吗?本王对云姑娘真的是越来越好奇了…”

    楚煜走近云挽歌,暧昧的看着她,越发的靠近。

    而云挽歌也毫不示弱,虽然看不到她面纱下的表情,但是她的眼中满是笑意,她的唇贴近楚煜耳边,“王爷只要知道,无论挽歌的身份是什么,都不会做任何对王爷不利的事情,这便足够了。”

    话刚说完,云挽歌立刻后退一步,“王爷,挽歌告退”,而楚煜还维持着刚才的姿势,久久不能回神。

    楚王府书房内,楚洵正与门客们商议皇上寿宴到底送哪件作为寿礼更为合适,管家福伯突然敲门而入。

    “王爷,工部尚书家的二公子求见王爷,说有要事禀报。”

    工部尚书家的二公子?楚洵想了想这个人,他好像与这位公子没什么私交,但是又不好不给陈尚书面子。..

    “诸位先生接着商议,本王去去就回。”

    楚洵随福伯到了正厅,看到了陈二公子正盯着他的婢女若芸,楚洵轻咳了一声,陈二公子才注意到他。

    “参见楚王殿下。”

    楚洵坐在主位上,若芸立刻奉了茶,“不知陈二公子找本王所为何事?”楚洵喝了一口茶,让福伯和若芸退下。

    “回王爷,属下今日午时在听雨轩听曲时,偶然遇到一人求见听雨轩云姑娘,然后那人在云姑娘房中待了两个多时辰才离去,属下相信王爷一定对那人感兴趣。”

    楚洵被陈二公子的话挑起了兴致,他一定感兴趣的人?

    “哦?不知那人是谁?”

    陈二公子露出一个神秘的笑容,“是太子殿下”

    楚洵突然站了起来,“你说的是谁?太子楚恒?他可是对已故的太子妃林清挽情深意重,为她守了四年的身,你确定没看错?”

    陈二公子虽然不知道楚恒对已故的那位太子妃如何,但是他确定自己绝对没有看错人。

    “王爷,属下确定没有看错,至于王爷所言…哪个男人不是三妻四妾?太子殿下能为太子妃守身四年已实属不易,或许是王爷您没有见过那位云姑娘,当年的太子妃娘娘虽说是天人之姿,才情也是冠绝京城,但是与云姑娘相比,还是稍逊一筹了…”

    陈二公子当年有幸见过林清挽一面,林清挽的确美,但是云挽歌,哪怕戴着面纱,也能让人感觉到她那令人窒息的美。..

    陈二公子的话让楚洵越发的难以置信,他的确没有见过云挽歌,但是他见过林清挽,林清挽的傲人家世,美貌才情都让京城的闺阁千金们望尘莫及,也许是天妒红颜,让那样一位绝世的人葬生在林家的那场灭门惨案之中,云挽歌在京城的名声他也听到过一些,但他一直认为是那些人夸大其词,现如今连楚恒都亲自去了,难道林清挽那样一个风姿卓越的人真的被一个艺妓比了下去?这实在是让楚洵难以信服。

    “福伯”

    守在门口的福伯听到楚洵的声音后立刻走了进来,“王爷有何吩咐”。

    “告诉诸位先生,让他们尽快决定寿礼名单,明日本王好让母妃过目,”

    福伯应声领命,退了下去。

    “陈二公子可否为本王引路,本王也想一睹这位云姑娘的风采。”

    陈二公子犹豫了一下,“王爷您有所不知,这位云姑娘入京已有近半月了,只在听雨轩当众抚过两次亲,东宫的那次秋宴,云姑娘露面抚了一曲,私下见的人,只有宁王殿下和太子殿下,像属下这等家世的,直接被容妈妈拒绝了,哪儿有机会见云姑娘呢?”

    楚洵没想到一个艺妓的要求竟然如此高,但是他刚才好像听到了楚煜与这个人也有牵扯?

    “宁王怎么也和这位云姑娘有牵扯?”

    “云姑娘刚入京那日说谁能在她抛出绣球之后,在绣球落地之前交还给她的人,便是她的入幕之宾,那次的人便是宁王殿下,宁王殿下轻功了得,我等着实不是对手。”

    楚洵淡淡的看了一眼陈二公子,“宁王的轻功是太子殿下教的。”

    楚煜从小便与楚恒走的更近一些,其实楚恒对他们这些兄弟姐妹们真的是不错的,他替大哥楚轩和二哥楚澜受过罚,他为三姐楚烟去和亲一事向父皇和皇后求过情,他惯着嫡亲妹妹楚欢,教过六姐楚念琴棋书画,护着生母身份低微的七哥楚平,教过自己读书,如何处理朝政,教过九弟楚煜武艺,在云家失势之时还保住了云妃娘娘,时常亲自为云妃娘娘医病,他会四处寻找十妹楚唯喜欢的东西,偶尔还会带她出宫…

    楚洵在九年前是非常喜欢楚恒这个四哥的,但是随着时间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