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九章 送回


    琉璃听到云挽歌这么说,她也就没有再说话,云挽歌都已经认定她是故意没有把消息送到宁王府的了,她再怎么解释也都没有用。

    若是在一个多月之前,南海流寇的那段时间,她若是没有将消息送到宁王府,可能真的是故意的,但是这次真的是云挽歌当时没有吩咐,而她也太忙忘记了。

    “下去吧,这种事情绝对不能再发生第二次。”

    “是。”

    琉璃起身离开了云挽歌的房间,她把这次的事情当成是一个教训,她以后做事要再仔细一些,不能再有所疏忽。

    云挽歌在琉璃走出房间后,也想了自己刚才说的话,语气是不是过于严厉了。

    琉璃刚才给她的回答只有一句“忘了”,但是真的忘了,还是假的忘了她真的不清楚。

    这次的事情其实没什么大碍,她只是想借这件事情提醒琉璃让她不要把对楚煜的不满表现的那么明显。

    她能看出来的事情,难道楚煜在与琉璃接触的过程中,就感觉不到吗?

    媚儿在刚逃出群芳楼之后就被两个人拦住了路,她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打晕了。

    她现在醒了过来,发现自己置身在一个陌生的地方,她的第一反应就是她逃跑的时候被大少爷发现了,所以她现在是被大少爷抓了起来。

    她回想起她听到的大少爷说的那些话,她害怕了,可是她的手上和脚上都被锁链锁上了,她没办法逃。

    有人向羽辰禀报媚儿醒了,羽辰就站在外面顺着小窗户看着媚儿,他若是没记错,第一次媚儿被抓住的时候,好像没有现在挣扎的这么厉害。

    羽辰招了招手,一个羽卫走到了他的身边。

    “拿点吃的给她送进去,她和你说什么你都不要搭理,出来后告诉我她说了什么话。”

    “属下明白。”

    那个羽卫先出去少了点饭菜,然后端着走进了囚牢。

    媚儿见有人走了进来,她虽然不认识这个人,但是看着这个人穿的很像那日去救她的那个人,所以她觉得他们两个人应该都是大少爷的手下。

    那个羽卫将饭碗放在媚儿的面前,一句话都没有说就直接往外走。

    媚儿见那个人要离开,直接朝他喊道,“帮我转告大少爷,我要见他,我要见他——”

    媚儿见那人走了出去,只能用尽自己所有的力气喊了两遍,希望那个人能听到并帮她转达。

    事实上,那个人的确有把她的话转达,但是不是转达给她想见的那个大少爷,而是告诉了羽辰。

    “就这些吗,没有别的了?”

    “没有了,就这一句话。”

    羽辰觉得媚儿说的这句话好像不像是对他们说的,难道她现在不知道自己是被谁抓了吗?

    羽辰赶到听雨轩,将自己这个疑惑的事情说给了云挽歌听。

    “媚儿说她要见大少爷?”

    云挽歌第一次听到羽辰对她说这句话时,她想的和羽辰一样,媚儿应该是不知道自己被谁抓住了。

    而她说的这句话里,还藏了点别的东西。

    她要见大少爷,很有可能说明她背后的那个人就是王家大少爷,云挽歌若是没记错,她那日看王家大少爷的年纪好像是比媚儿大了八岁。

    这个年纪差,再结合楚煜一直审却什么都审不出来,云挽歌猜测这个王家大少爷很有可能是对媚儿有很大的恩情或者媚儿心里爱着这个王家大少爷。

    而媚儿既然会像关着她的人提出她想要见大少爷,就说明他们直接可能已经出现了问题,那这正是她们趁虚而入,审问媚儿的最好时机。

    “将媚儿送回刑部,让宁王殿下尽快审,若是媚儿问起我们是谁,就告诉她是我们将她从王家人手里救下的她。”

    “羽辰这就去办。”

    媚儿对着那人刚才送来的饭看了很久,她担心里面被人下了毒,所以她就算再饿,也不敢吃。

    不知道过了多久,门再次被打开,从外面走进来了好几个带着银色面具的人。

    媚儿知道他们这是要把自己带走了,至于是带到大少爷那里还是直接就处死她,媚儿不知道。

    媚儿被带到了一辆马车前,她不禁起了疑心,这怎么还有马车?

    当那马车的帷幔被掀开,媚儿才看出来那根本就是一辆囚车。

    “你们到底是什么人?”

    媚儿觉得就算是带她去见大少爷,也没有必要用上囚车吧,她现在对这些人的身份有了怀疑。

    “我们是从那些人手中把你救下的人,现在该送你回刑部大牢了。”

    这个人这么说,媚儿就明白了,面前的这些人根本就不是像自己想的那样是大少爷手下的人,而是那个王爷的手下。

    媚儿被关进了囚车,有帷幔遮着,旁人根本就看不出来这是一辆囚车。

    马车缓缓向前,媚儿就知道她又要被关回刑部那间牢房了。

    楚煜等在刑部外面的不远处,琉璃传来消息说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