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赐名,朱雀


    昏暗中,只见孟秋水的身体突的下伏,然后豁然朝当先一人扑了过去,从始至终,他的眼睛都平静如一口无波古井。

    他右手一抬,并指如刀的同时身形一侧,便见当先那人出拳如枪本是朝自己胸膛刺来的拳头堪堪擦身而过,劲力之大速度之快,竟然如同利器划过一般,将他胸膛划出一条长长的血痕,血珠霎时飞洒。

    但,也只是这一击的机会。孟秋水双眼一狞,嘶,本是稚嫩的面孔竟是显出一种鹰视狼顾之相,择人而噬。他右手自下而上,穿过对方大开的空门,是直刺那人咽喉软骨。

    像是被孟秋水如此决绝狠辣的一面所惊,那少年左手一曲便要挡在自己的咽喉前。

    但他却快不过孟秋水诡异的速度,还是稍晚了一步,只见孟秋水的手在触碰到他咽喉瞬间五指一张一曲,已是如爪,赫然抓住了他的咽喉。

    而同时。

    孟秋水耳边也传来一道鼓荡耳膜的劲风声,有鞭腿直奔自己太阳穴而来,力道之大令空气都呜咽生响。

    千钧一发之际他身子一扭,肩头一斜,便只听“砰的一声闷响,那鞭腿已轰然落在了自己的左肩。

    他顿时一个趔趄,与身前的那人瞬间分开,更是同手左右双臂齐抬挡住了第三人的攻击,二者一触即分。

    只不过,那个被他握住咽喉的人再也没有起来,而是爬在地上紧扼着喉咙。

    随手扔掉了手中一块血肉模糊的软肉,孟秋水甩了甩自己的双臂,他看着那欲再攻来的两人,面无表情的指了指不远处剩下的三个。

    “你们,还要杀我?”

    所有人都是蓬头垢面,看不清模样。

    所谓的伙伴,在生死面前,在这里,当真不值一提,唯一起到的效果,也只不过是活的稍久一点而已。

    场中情况已无需多言,立时再转。

    三对三。

    一切结束的很快。

    差不多也就二十来个呼吸,屋内,便又倒下了三人。

    孟秋水面无表情的看着脚下正捂着自己双眼不停哀嚎的少年,眼中闪过一丝挣扎,多多少少露出了一丝恻隐之心。

    然后,一脚踢在了对方的太阳穴上,惨叫便戛然而止。

    对面,最后的两人此刻已不需多言,二人相视一眼便围了过来,平日里不曾察觉,那想到这个记忆中一直安静沉默的少年出手竟是如此阴狠毒辣。

    看着地上那两颗沾满泥土的眼珠子,他们心里已然生惧,是不寒而栗。

    ……

    半盏茶后,铁门开了。

    一口分不清是嚼烂的肉,还是浓稠的血吐在了地上。

    稚嫩的面孔已肿胀成猪头,褴褛的衣服亦成破布,最致命的,是小腹上一处像是婴儿嘴巴般的伤口,粉嫩的红肉向外翻卷着,血液冒个不停。

    闭眼深吸了口气,孟秋水头一次觉得这里的空气并不是那么肮脏,活下来的,还是自己。

    脱力加之重伤,撑着走了出来便已近乎耗尽了他最后的余力。

    倒下的身体“嘭”的撞在了地面上。

    等再醒来,他已身处在一个稍干净的屋子,身上的伤口也经过了简单的包扎处理。

    房间里,除他之外,还有其他三个少年,其中一个稍大点的,看样子正在给另外两人处理着伤口。

    而自己的伤口,似乎也是此人包扎的。

    嘴唇张了几张,孟秋水想要说的话却始终是没有出口,像是早已忘记了如何去说那两个字。

    “醒了就好好休息吧,我们只有一天的时间。”

    那个声音很低沉,有着不符合年龄的稳重。

    “一天?”

    孟秋水皱眉。

    “还没结束吗?”

    那人头也不回的说道。“这只是证明了你有成为锦衣卫的资格,我们还差实力,想来,明天我们就要开始接触吐纳之法了。”

    孟秋水沉默之余便已了然。

    ……

    终于,他们开始真正面性的去接触杀人的手段和方法,毒杀,诱杀,暗杀,诸如此类。

    而所谓的“吐纳术”,也只不过是简单的运力和用力的法门,通过调整自己的气息,以此来完美的控制自己,凝聚所有分散的力量,拧为一股,化为己用。

    若是往日一刀只有十斤的力道,那么凭着那一口气,便可能会爆发出数十斤乃至上百斤的力道。

    而他们,也终于有机会提出一个要求,就是自己的兵器。

    要杀人,工具自然需得顺手,那些人也绝不会吝啬于此。

    而孟秋水选的兵器,乃是一奇门之兵。

    奇兵长有四尺四,同体如一,似是软剑,却又如刃鞭,就好像一条吐信的毒蛇。蛇身之上每隔一段距离便有着一个微凸的圆滑棱角,可碎骨裂石,尖端则是分出三个尖锐的棱角,像是剑尖,却多了一刃,所造成的伤口皆是溃烂,无法愈合。

    据说这是上一代“锦衣卫”指挥使杀了个横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