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开始


    贾精忠脸色阴冷,面有不善的看着眼前锦衣卫众人。他目光一扫而过,语气十分不悦。“朱雀呢?”

    “朱雀执行任务未归。”

    青龙面容古板,像是一张僵硬的面具。

    “哼!”

    冷哼一声贾精忠手中已是摊开一片空白的圣旨。

    “指挥使青龙听命,皇上密令,太傅赵审言密谋造反,着锦衣卫青龙火速执法,白虎,朱雀,暂掌指挥使职务,玄武即日调归东厂候命,钦此!”

    “指挥使青龙接旨。”

    ……

    只是,在那诸多锦衣卫中,一双眼眸正慢慢自昏暗中抬起,闪烁着晦涩的光泽。

    他正安静听着心里一个声音响起。

    “衍生任务生成,非强制执行。”

    “任务一:昏君无道,杀之。”

    “任务二:逆臣叛党,杀之。”

    “任务三:宦官乱权,杀之。”

    “任务四:背信弃义,杀之。”

    见那贾精忠携东厂太监与玄武离开,孟秋水已是脚步一撤,隐于阴影,无人发觉。

    这些年他接受的任务大部分都是暗杀与刺杀,形单影只,从不会与锦衣卫同行。

    背后的指使者,便是这贾精忠。

    而他现在之所以这么,也是贾精忠安排好的,老太监还真是野心勃勃啊,竟是想将东厂与锦衣卫尽数揽入怀中。

    就在三天前。

    “公公,这是何意?”

    孟秋水被其以密令召到一隐秘之地,就见里面贾精忠正细细饮茶,似等了许久。

    而他面前,则摆放着一个锦盒。

    放下茶杯,那贾精忠意味深长的说道。“朱雀,你知道吗?在四大指挥使里,我最欣赏的,就是你,青龙顽固不知变通,白虎平庸,玄武畏首畏尾,唯有你,让我另眼相看。”

    “你很贪心,你比任何人都要贪心,所有的任务,你永远是完成的最快的,也是最好的。”

    “他们会为了一时的良善而犹豫迟疑,而你,很果断。”

    孟秋水脸色不变,语气淡淡道。“因为我怕死。”

    “哈哈,果然,你很贪。”贾精忠放声大笑。怕死,便是贪生,这便是世上最大的贪。

    “看看吧,这是你这么多年为我卖命的赏赐。”

    他将锦盒推到孟秋水身前,但眼中目光却闪烁不定。

    不发一言。孟秋水拨指将那锦盒打开,就见里面放着一泛黄线装古册,他眼神微变,那居然是一本秘籍。

    不得不说,他确实惊讶了。

    要知道即便是他成为锦衣卫指挥使也只是教授了一些简单的“吐纳术”。杀人工具,够利就行了,没人会允许他们超出自己的掌控,越来越强大。

    在贾精忠的注视下,孟秋水毫不犹豫便拿了起来,见此,那贾精忠眼中才露出笑意。

    “这可是我在皇宫藏珍阁里专门替你找的。”

    他说是这样说,但若孟秋水真的信了那他可就是傻子了。

    这本秘籍不仅泛黄古旧,而且书册边角更是有着许多参差不齐的缺口。鬼知道这老东西是从那个老鼠洞掏出来的,上面还有一个小小方正的凹痕。

    “白猿击剑~”

    勉勉强强认出这四个字,第五个字是早已模糊不清。

    不过,只看了一眼,孟秋水便退了下去。“朱雀日后自会以贾公公马首是瞻,唯命是从。”

    对于孟秋水的反应贾精忠是着实满意,此人一手狠辣的暗杀术背地里替他解决了不少麻烦,特别是一些朝廷官员,但他更看重的,是此人从不问根由。“哈哈,你果然是个聪明人。”

    如此,便有了今天这一幕。

    玄武统领东厂,而他,便是锦衣卫唯一的指挥使了。

    不过半天的时间。

    锦衣卫地牢中,此刻孟秋水已从阴影走出,与玄武立于贾精忠的身侧。

    牢笼中,白虎琵琶骨被铁链贯穿,锁在其中,他看着昔日同袍,痛苦的闭上了眼,如今,自是明白了什么。

    “玄武,杀了他。”

    贾精忠面无表情,如果不是没得选择,他又怎会挑上他,此人武功最弱不说,心性更是反复不定,畏首畏尾,难成大器。

    “我来吧。”

    孟秋水越众而出,脸色平静。

    “噌!”

    袖中刃鞭已是抖出。

    “你!”玄武稍一迟疑便听孟秋水开口,只以为孟秋水是为了向贾精忠表忠心的,如同抢了他的东西。

    只不过,随着一道狭长阴冷的目光看了过来,他口中的话语便然咽了回去,不敢再有异议。

    四大指挥使,说是有四个,但平日里只能看见三个,因为那消失的人总是做着见不得光的暗杀任务。即便偶尔聚在一起,朱雀也是离群索居,与他们格格不入,话语更是极少。

    但,他杀人的手段,所有人都是知道的,正因为知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