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六章 风雨杀人夜

    “大人,卑职办事不利,还请恕罪!”

    那百户去的快,回来的更快,只是约莫三天的功夫,去的时候是四十人,回来的,就只有他一人,而且还是一瘸一拐的回来。

    阴影中慢慢显出了孟秋水面无表情的脸。“你倒是命大,四十人就你一个活着回来了。”

    “卑职该死!卑职该死!”

    那百户磕头如捣蒜,浑身颤抖。

    “听说,你一回来,先去的贾公公那里?”

    这句话孟秋水说的很轻,百户宁勇颤抖的身子陡然一滞,伴随着催命符般的脚步声,他就觉得面前本就昏暗的光蓦的被挡住了。

    那令他发寒的声音已是从面前传来。“这么怕我?莫非,在贾公公面前你说了我什么坏话?”

    “噌!”

    见孟秋水刃鞭抖出,宁勇的脸瞬间煞白。

    “大人饶命,大人饶命啊,贾公公有所吩咐我不敢不从啊!”

    “那,说出来让我也听听吧!”

    感受到身上那股如芒在背的寒意消失,宁勇整个人都瘫在了地上,他迟疑着。“听……听东厂的兄弟说,有人看见白虎了。”

    孟秋水平淡道。“继续。”

    “贾公公还问了属下前日是否有一个西域女子来过锦衣卫。属……属下说确实来过,似还与大人交过手。还有……”

    “够了,下去吧。”孟秋水出言打断。

    “是。”那宁勇脸色不可察的一变,但还是乖乖的退了出去。

    然而,没一会,那刚刚关住的门便被一股大力瞬间推开了,只见外面站立的锦衣卫密密麻麻,怕不下百余人,其中还夹杂着东厂的人。

    “锦衣卫指挥使朱雀,其罪通敌叛国,罪无可赦,当场格杀。”

    众人持刀蜂拥进去,只是,却已无朱雀踪迹。

    ……

    日落西山。

    又是不平静的一天,城里到处都是锦衣卫的嘈杂声,喧闹声,还有明晃晃的刀光,惊的人心惶惶。

    “轰隆隆……”

    突的,炸响了一声闷雷,就见已是昏暗的天空诡异了亮了几分,一副风雨将至的模样。

    ……

    “轰隆!”

    “咔嚓!”

    ……

    雷电交鸣,风起云涌。

    直到某一时,直到某一刻,蓄势良久的暴雨才倾盆落下,“噼啪”直响,是真的如盆泼洒一般,昏黄的雨如黄河之水倒悬,连同头顶的天穹都染的的昏暗森黄,压的人喘不过气来。

    端是好大的雨啊!

    而在那长街的屋檐下,不知何时立着一道身影,头戴斗笠,身着灰衣,他肩上还绑着一张弓,以及数根通体黑色的铁箭。

    看着那近在咫尺的城墙他摘弓搭箭一气呵成,弯弓如满月,只听“嘣”的一声,已有一颗寒星冲破了雨幕,直朝城墙而去。

    城墙高低几近六丈,这些年随着风雨的洗磨外表皆是隐隐泛青,光滑无比,但幸好,不如内城墙那般衔接的无一丝缝隙。

    “嘣嘣嘣~”

    弓弦震动声接二连三,而城墙上,也是多了四根深入其中的铁箭,两两相邻。

    听着身后雨中密集的脚步,雨幕中已多了道狂奔的身影,直朝那城墙冲去,如今城门已关,除此之外,别无他法。

    只在急行的同时,孟秋水的身子倏然像是矮了几分,可他的速度却更快了,飞奔纵跃简直非人。

    他沉息闭气,整个人瞬间拔地而起,双脚连蹬数步,已是于城墙上斜奔出去几近两丈的距离,正好稳稳的立在两根铁箭上。

    不敢停歇,孟秋水上身接着一沉,双腿一曲,脚下两根拇指粗细的铁箭瞬间被压成一个夸张的半弧,像是马上就要被折断。

    心知此刻最为关键,孟秋水脸色前所未有的凝重,他控制着体内的气息,生怕多使一分力。

    而后一跃,便又是一丈多的距离。

    直到堪堪下落的时候,他左手食中二指是硬生生的插进了城墙的一丝缝隙之中。

    疼痛令他更加清醒,凭着一丝的停顿他右手一抖,一条黑鞭已是如毒蛇探出,直奔剩下的两支铁箭,缠绕的同时,提气之下,整个人已是掠上了城墙。

    头上的斗笠在那惊心动魄间已不知落到了何处,雨水倾泻如瀑,将孟秋水本显单薄的身体勾勒了出来。

    凝立城头,他冷漠的看着城下的锦衣卫,骤雨之大便是自己也不得不眯眼才能看清几分。

    看了看背后仅剩的一支铁箭,孟秋水左手已是拿下了肩头的弓,右手搭箭开弓,目中映出的正是那个叫做宁勇的百户。

    “嘭!”

    谁料孟秋水手中劲力用的太大,那弓身一下从中间断开了。

    “那就,再让你多活几天吧。”没有所谓的遗憾,手中残弓铁箭一抛,孟秋水整个人便转身朝城外跃去,直直的跳下了城头。

    ……

    山林间。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