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出乎意料的惊变


    “啊!”

    静谧山林,突响如雷暴喝,林叶之间两道身影一错而过,刹那之后,复归平静,死一般的平静。

    终究不过是一竖一横的结局。

    手中的刃鞭还滴着血,此时笔直如剑,孟秋水右臂一抖,那刃鞭立时散开,其上血水尽被抖去。

    步伐远去,几个纵身孟秋水便消失在林中,身后,只剩一具倒下的尸体。

    ……

    除去了烦人的尾巴,孟秋水终于迎来了短暂缓歇的时间,不过试炼并没有给予结束的提示。

    而且现在自己大权已丢,恐怕和庆亲王的合作也是终止了,那家伙要合作的内容可是相当的惊人,他当年因谋权篡位而被施以刖刑,如今虽被流放塞北多年,然野心仍是未死,竟是想着入关之日由他从内大开京城,里应外合。

    稍作恢复,孟秋水便按照熟知的剧情深思熟虑后是直奔雁门关而去,那几个衍生任务能完成的还要完成,背信弃义的玄武,宦官乱权的贾精忠,以及逆臣叛党的庆亲王。

    如果可以,他真想连那皇帝也不放过。

    试炼任务应该只是根本,中规中矩,而真正重要的,恐怕是这些衍生任务吧。

    这是要让他自己选择自己的路。

    ……

    雁门关。

    沿途绿洲开始化作茫茫戈壁,沙尘漫天。

    时至今日,这场赌上性命的试炼也已到了最后的关头。下意识的抚过胸口那巨大的瞳纹,孟秋水有种感觉,这应该只是个开始。

    他抬头望了望头顶高悬的火球,满是风尘的脸始终无动于衷,算算自青龙离开已有七天了。

    “应该快到了吧。”

    不再停歇,孟秋水驱赶着座下健马,绝尘狂行而去。

    这中间,足足花了两天一夜,如果不是他迷路走岔了,恐怕还要再早一些,去时暮色已深,还未进城,便见满天花火,正是来得早不如来得巧。

    这一刻,他的脸上罕见的洋溢出了几分笑容。

    虽经历了无数次的生死挣扎,无数次的伤痛,无数次的杀戮,但,只要还活着,一切都值得。

    他刚停下,路旁一群异装打扮的孩童本欲上前讨点细碎银钱,却是无意间看见了他那渗人的笑,顿时像是受惊的兔子,一个个惊慌四散。

    不过,还有个女孩,许是被吓呆了,怔立在原地,等见孟秋水转头看过来,立时“哇”的一声就哭了。

    默然的看了眼那个女孩,孟秋水从怀中随意摸出了锭银子抛了过去,转身骑马离去。

    只是,他并不知道这一幕好巧不巧落在了个熟人的眼中。

    ……

    “客官,水已经打好了,如果有什么吩咐记得喊我。”

    示意小二下去。

    连续数日的不眠不休,饶是以他的心性意志也感觉到了说不出的乏累,身体上的倒还其次,关键是精神上的。

    浑身浸在木桶里,苦日子过够了的孟秋水头一回觉得安安静静泡个澡居然能让他生出一种满足感来,不由得感叹自己还真是天生的穷苦命。

    双眼微眯养神间,只听他口中轻轻呢喃道:“道有门户,亦有阴阳。开门闭户,阴衰阳兴。凡手战之道,内实精神,外示安仪。见之似好妇,夺之似惧虎。布形候气,与神俱往。杳之若日,偏如腾虎,追形逐影,光若仿佛,呼吸往来,不及法禁,纵横逆顺,直复不闻。”

    “阴阳,开闭,内外,形神,呼吸,往来,纵横,逆顺……想不到,短短只字片语,其内竟然饱含剑法之精义,呼吸运力之法,剑术纵横辟阖之招,大道至简,不外如是。”

    他念的,是那本白猿击剑残本,只可惜唯有这总纲,以及寥寥几幅白猿负剑的简图。当日一观之下,他尽数将其印在脑海中后便烧了个干净。

    念着念着,似在反复咀嚼参悟,孟秋水的声音不知不觉间慢慢小了下来,而后传出细微的鼾声。

    这一觉硬是睡到了日上三竿,直到那小二前来敲门他才蓦然惊醒,看着自己还泡在桶里的身子,这才明白了过来。

    太累了,亡命在前,厮杀在后,接着便是马不停蹄的赶路,到底还是血肉之躯啊。

    简单梳洗后,孟秋水这才出了客栈,只是一下楼,就见院中端坐着个西域女子,桌上酒碗里酒液满溢,却不见她饮半口。

    正是那庆亲王的义女,脱脱。

    孟秋水神色平静看不出任何情绪起伏。“你等了多久?”

    “你不用担心,只有我一个人看见。”脱脱还是那副冷冰冰的模样。“闲来无事,就坐了会。”

    她拂了拂身上的尘土,语气平淡。“怎么?朱雀指挥使难道忘了我们的合作了?”

    “我倒是没忘,我只是想不出自己这只丧家犬还有什么可以与你们合作的底气?”孟秋水不可置否的冷笑着。天上掉馅饼的事他可不会相信,更何况是在这个女人的面前。

    他虽然算是有着不弱的手段,可不代表他会自大到天王老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