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一个人的武林?


    “试炼场景:一个人的武林。”

    “试炼任务:群雄争锋,天下第一。”

    “试炼奖励:待估。”

    “提醒:本场景将会因试炼者的实力做出小幅度的调整,请自行留意。”

    ……

    ……

    “小幅度调整?”

    孟秋水脸色现在是难看非常,只见眼前是一片幽静死寂的城市,恍如隔世的错觉,灯红酒绿的世界。

    但是,到处都是残垣断壁,硝烟弥漫,头顶上的电线正“嗤嗤”冒着火花,远处散着一地碎烂发臭的肉,肢体横飞,许是自己的到来惊动了那些正在吃着腐肉的怪鸟,发出仓惶的怪叫,扑腾着翅膀远去。

    也就在这个时候,黑洞洞的天空响起一道恢宏的声音。

    “欢迎各位“古武者”前来参加“天下第一武道会”,眼前这个安静的城市就是你们厮杀的擂台,而你们唯一要做的,就是活着从这里走出去。文无第一,武无第二,名额只有一个,看看谁能活到最后?看看这个武林是属于谁的?记住,只分生死,不分手段。”

    话音刚落,远处忽然传来一连串黄豆炸裂的脆响。

    “枪?”

    孟秋水深吸了口气二话不说整个人直接退入死寂的黑暗中,掩去身形。

    经过上一次教训他并没有盲目的寻找对手猎物,而是隐藏于暗处,看着那些所谓的“古武者”,眼神阴沉的可怕。

    “暗器!”

    “古武!”

    “柔术!”

    “泰拳!”

    “格斗!”

    “古瑜伽术!”

    “枪斗术!”

    ……

    特别是看到一位“古武者”随意一脚便将一五百斤的石块踢飞出去,孟秋水的心一下便沉到了谷底。那一个月他可没有闲着,而是翻找了许多关于江湖上武夫境界的划分。

    而像他这样的,算是连后天境界都还未入。天下武者,无外乎修其心志,养其气息,炼其肌体,升其精魂,凝一缕内劲之气,就这也才算是初入后天一层。

    五百斤,凭他现在的气力做到如此地步也绝不是什么难事,可此人转眼就被杀了。

    杀他的人是个魁梧大汉,赤裸着身子比孟秋水足足高了一个头,浑身肌肉虬结,高高隆起如岩石般充满爆发力,可令孟秋水意外的是此人攻伐间的动作往往都诡异无比,寻常人难以做到,阴柔的可怕。

    直接将对手的头颅捏爆了。

    还有个一瘸一拐的跛子,这是个古武者,拳腿擒拿兵器,样样都被其练到了极为可怕的地步,浑身皆是杀机,睁眼凝目间气息如狼似虎,好不骇人,他叫封于修。

    孟秋水眼神平静无比,可他内心却做不到如此。上一次至少还按照正常剧情发展了一段时间,这一次是部打乱吗?果然没他想的那么轻易。

    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

    连续观察了三天,孟秋水终于遇到了自己的对手,因为食物和水,这里就像个荒废的世界,食物和水稀少的可怕,恐怕也是为了激起所有人的杀性吧。

    两人在一个废弃楼层相遇,看那人的装扮像极了前世的泰拳高手,肘如刀,膝如锥。

    “呜!”

    非是风声,而是对方出腿时破开空气的声音,如同一道刀光,余劲在墙壁上留下了恐怖的痕迹,如刀斩过,霎时碎石飞散,溅在人肤肉上刺痛无比。

    孟秋水身子早如猿猴般一缩,顿时矮了几分,那一脚是险而又险的擦着头皮过去。

    一击落空那人右腿顺势一收当头便如斧劈般斩下,劲风扑面。

    孟秋水身子一扭的同时袖中一道乌光自下而上赫然窜出,诡异的手段和速度令那人猝不及防,等孟秋水撤开,他的咽喉已多了一处致命的窟窿,血流不止,双眼凸出的瞬间便倒下去了。

    这里似乎只剩下他们这些武者了,也不知道有多少人。孟秋水丢掉了手里滴血的钢筋转身一个纵跃退入阴影,为了安起见每到夜晚他才会出去,白天基本上都在维持自己的状态。

    他没去尝试能不能走出这个地方,他只是想过,但没去做,怕引发出什么不可思议的惊变。

    阴影中,孟秋水一边调整着自己的呼吸,整个人也开始随着记忆中那几副简图组合成一个个连贯的动作,呼吸愈发绵长,往往一吐一吸都抵得上普通人十个呼吸。

    慢慢的,他浑身肌肉,身的骨骼亦是随之共鸣起来,周身毛孔更是随着呼吸吐纳开阖着。

    这就是他一个月摸索出来的成果。

    最开始的时候,每天如此调息后他的毛孔中都会泌出一层浑浊的汗液,而随着时间的过渡这层汗液便越来越少,他的呼吸也越来越绵长。那几天饭量大增,他一天往往都要让船老头来回跑个三四趟送鱼,差点都吃吐了。

    “快了,快了。”

    感受着身体的变化,孟秋水口中呢喃说道,他有种感觉,自己步入后天似乎只需要一个锲机。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